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二十二章 You are not alone


    “2003年,注定是属于Sammen Shaw的一年。”每当人们提起2003年的女子网坛时,美国《网球》杂志主编提格诺的这句话总是会被人们引用。的确,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Shaw的2003年,那这个词大约就是“无与伦比”了。两座大满贯冠军奖杯、年终世界排名第一、366万美元奖金,在参加的19项赛事中起码有18项跻身半决赛……低调的Shaw用不着自吹自擂,她在球场上的表现自会为她正名。


    属于Shaw的这一年,照例由澳大利亚和煦的阳光开启。


    度过孤单的1个月冬训之后,Shaw和教练Reese重新集结,准备参加1月5开战的悉尼公开赛。悉尼公开赛虽然级别不高,不过这可是不折不扣的“澳网风向标”。能在悉尼赛上折桂的选手,十有八九能在之后的澳网上大展宏图。


    有了这层涵义,悉尼公开赛也变得意义非凡起来,无怪乎许多选手会将悉尼当做是自己征战新一年的第一站。Shaw和Root也不约而同选择了悉尼作为自己的“开年大戏”。


    再次踏上澳洲的土地,迎接Shaw还是那阵熟悉的热风。不过这回,空气中的那阵燥热对Shaw来说都是那么“可爱”。她那“冬眠”了整整1个月的身体急需澳洲的热风来唤醒。她想要站在球场上,用奋力的回击换回胜利的滋味。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再见到自己在意的那个对手——Root。


    从去年11月的总决赛之后,Shaw已经快2个月没有见过Root了。虽然期间她们也曾通过电话,但通过信号传来的声音让Shaw愈发想念赛场。她想念在更衣室里,写着自己和Root名字的储物柜比邻而居。她想念,在球场上那个女孩扬起的裙边。她想念,在医疗中心里,那个微微冒着汗的女孩用关切又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问她为什么不爱惜自己……


    Shaw不知道自己和Root之间的这种情感到底应该怎样归类。在此前21年的岁月中,她实在没给自己留下多少与人交往的经验。不过Shaw一向不喜欢庸人自扰,对她来说,她只要知道自己喜欢待在ROOT身边,喜欢和ROOT打球,也喜欢和她一起走在洛杉矶的街头,这就够了。


    现在,一切终于要重新回到正轨。Shaw抬起头,天空中的云彩也被夕阳染成了金黄色,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对身边的Reese说,“看来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悉尼的天气没有辜负Shaw的期望,可这份好天气却全然没有带给Root什么好心情。


    出现在更衣室里的Root周身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疲惫感,她伸手把自己棕色的长发扎了起来,看上去仍然年轻靓丽,不过眉眼之间却藏着深深的忧愁。面对这样的Root,Shaw不知如何开口。


    “额,新年快乐。”


    Root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你也是,Sameen.”就连那口气中的调皮也一去不复返。


    Shaw有些担心Root的状态,可她全然不知该如何安慰,“你……你还好吧?没有发生什么吧?”


    Root摇摇头,“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可你这样,真的不像没什么的样子啊!”


    “Sameen,你说,孤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Root答非所问。


    “孤独?”Shaw沉默着思考了一会,“我不知道。Root,我不知道。我不觉得,我是孤独的。”


    Root点点头,“你这样可真好,不觉得自己是孤独的,这样多好?”


    “Root!”Shaw突然提高了音量,让一边的Root吓了一跳,她转过身看着Shaw,小个子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心。


    “Root,You are not alone!”Shaw抓住Root的手,虽然是夏天,可Root的手却意外地冰凉。一丝一丝的暖意从Shaw的掌心源源不断涌向Root那纤长的手指。


    “起码,起码,我会陪着你。”


    “谢谢你,Sameen.真的,谢谢你……好了,我们该去热身了。”Root说着就起身要走。Shaw坐在椅子上,看着Root的背影,生平第一次想要搞懂另外一个人类到底在想什么。


    牵挂归牵挂,只要走上了赛场,Shaw还是那个一心一意只想赢下比赛的Shaw。悉尼公开赛上,Shaw一路闯入了半决赛,败给了老对手克里斯特尔斯。而在澳网上,Shaw和克里斯特尔斯则是携手晋级了半决赛。不过她们俩分别输给了大威和小威。而这也成就了大小威的一段佳话,分别闯入了澳网女单决赛的大小威还在女双比赛中走到了最后。这样一来,2003年的澳网女子赛场上捧起奖杯的都是威廉姆斯姐妹。


    而那一边的Root似乎也从阴霾中走了出来,她在澳网上也闯入了四分之一决赛,不过是不敌大威出局。在热身场上看到正在认真和教练Finch研究战术的Root,Shaw也慢慢开始放下心来。殊不知,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我是啥也不知道的分割线----------------------


 我今天早上梦到双马尾AA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想到了《西线无战事》所以决定开一个有关二战的肖根脑洞。内容差不多是肖根都是英国派往德国的间谍。其中肖是德国军官(上尉),根则身份多变。


脑洞名称:《Not Death But Love》(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不过po主某一段时间内只能干一种考据的活(二战不熟,考据会死),请问有没有熟悉二战的大手可以予以支援?或者说我乱写其实也不会有人知道?


  


    


    



评论
热度(43)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