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番外篇

正始之音:

番外2 最长的一天


    2008年5月14日,美国,纽约。


    年仅25岁的当今世界女子网坛第一人Sameen Shaw即将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超过100家全球知名体育媒体齐聚这里,只为第一时间向世界报告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是的,就在这一天,Sameen Shaw要向世人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


    其实在此之前,有关Shaw即将离开的新闻早已满天飞。但这个震动网坛的新闻却引来了粉丝们的一派混战。不少人斥责无良媒体捏造假新闻,在他们的眼里,Shaw永远都是那个不会倒下的战士。她会对着摄像机镜头说:“I will be back.”她会摆脱一切伤病的困扰,然后像旋风一样再赢下几座大满贯冠军奖杯。


    而另一派的粉丝则忧心忡忡,他们担心25岁的Shaw真的会厌倦了无尽的征战,7座大满贯、41个公开赛冠军、年终总决赛冠军……除了温网那片草场之外,Shaw还有哪一片场地不曾征服过?粉丝们自发开始了一项叫做“Shaw Stay”的活动,挽留这位世界第一。


    当Shaw慢慢步入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喧哗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一下子寂静无声。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鼓掌,两三声零星的掌声很快就变成了如雷鸣般的声响。看着台下这些记者、摄影师熟悉的脸庞,听到这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Shaw的眼睛突然闪动了一下。可她很快控制住了情绪,她清清嗓子,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了会场的一处角落,倚在墙边的ROOT正在对她微笑。


    Shaw点点头,示意记者们安静。


    “这是一场奇妙旅程的终结,这是一个童年梦想的终结。”Shaw的退役宣言,就这样开场了。


    “从我踏上我的家乡——西班牙瓦伦西亚的红土场开始,对网球的热爱一直支撑着我走到现在。但现在,严重的膝盖伤势让我无法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以世界第一的身份离开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意味着,在我的人生中,我一直处于顶峰。”


    “我的离开不会带有任何遗憾。我知道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竟然成了Shaw职业生涯中面对媒体记者说的最长的一段话。而这最长的一段话,也许,就将成为Shaw留给网坛的一段绝唱。


     在接下来的记者提问环节中,大家都在关心Shaw退役之后的生活。


    “请问你做出退役的决定和Samantha有关吗?你们会在今年完婚吗?”


    “请问你是因为在更衣室内被其他选手排挤才选择退役的吗?”


    “请问你未来会成为Samantha的教练,或者成为她团队中的一员吗?”


    虽然这是Shaw的退役新闻发布会,但几乎所有的问题中,都绕不开ROOT。不过Shaw已经习惯了,2004年奥运会夺冠之后,Shaw便公开了自己和ROOT的关系。而半决赛赢下米斯金娜之后,Shaw和ROOT在看台上的那忘情一吻,也成了当年整个体育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现在,世界各地的彩虹大游行上,你总能看到许多手举ROOT和Shaw照片的人们。


    “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有关ROOT的事,那就让她自己来回答吧。”说着,Shaw站起身,对着远处的ROOT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ROOT从阴影中走出,快步走到Shaw的身边,握住她伸出的手。已经有细心的记者发现,Root的左手无名指上闪耀着别样的光辉。


    “戒指,戒指!”现场一下子陷入了疯狂,这,这是要宣布婚讯了吧?


    ROOT看着身边的Shaw,低下头,轻轻送上一吻。尖叫声和口哨声顿时淹没了整个会场,快门声此起彼伏,还有好事者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Shaw从来没有这样配合过媒体记者的要求,但今天,还是破例一回吧。


    她牵着Root走到空旷处,单膝下跪,说出了4个单词,“Will you marry me?”她手中拿着的不是戒指,戒指已经戴在了ROOT的手上。她拿的是,自己的幸运物,迷你锤子。


    ROOT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着那个被Shaw藏在柏林公开赛雄鹰奖杯下的迷你锤子,眼中忍不住泛起了泪花。她接过那个锤子,口中重复着英语中最简单的那个单词,“Yes,yes,yes……”


    Shaw站起身,迎接ROOT的拥抱。她的拥抱永远那么温暖,那么令人安心。ROOT低下头,Shaw亲昵地亲吻着她的鼻尖。现场礼花筒的声响此起彼伏,漫天飘舞的礼花飘落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会在近期完婚。至于婚礼的地点,恕不能告诉大家,这会是一个小范围的婚礼。”Shaw紧接着又给记者们扔了一枚“炸弹”,“我只能说,我们已经筹划这场婚礼很久了!”


    退役、求婚、婚礼……天哪!到底该用哪个做头条?记者们立刻陷入了一阵狂躁之中,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Shaw才不会管这些,她牵着ROOT就这样走出了会场,留下仍然有一肚子疑问的记者们。


    “喜欢这个惊喜吗?”


    “当然喜欢。你之前一直在筹划的就是这个呀!”


    “嗯。”


    “Sameen……”


    “嗯?”


    “¡Te Amo!”


    “我知道。”


    纽约那浓重的夜色也无法遮掩Shaw脸上的笑意,今天将是她住在纽约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她会和ROOT一起飞往洛杉矶,正式和ROOT一同居住在LA。这一回,她不会再急急忙忙赶往纽约肯尼迪机场,她的交通工具,就是她为ROOT亲手挑选的结婚礼物——一架私人飞机。这个秘密要不要现在告诉ROOT呢?还是不要了吧。今天可真是漫长的一天,明天再给ROOT这个惊喜吧!




--------------------------------我是感冒了的分割线---------------------


米斯金娜:你们欺负人!你们欺负单身狗!我07年退役的时候记者们在哪里?


ROOT:米酱不生气,我们婚礼会请你哒!


费雷罗:我也要来!


SHAW:师兄你别闹!


费雷罗:不行,我不管,米斯金娜能去,我也能去!我也是助攻手。我也会说TE AMO。


米斯金娜:呸,费雷罗,不要以为你和我小弟莎拉波娃传绯闻就能乱说话。我才不是助攻手!

评论
热度(128)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