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二十三章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Shaw不知道Root是怎么了。


    安特卫普、迈阿密、查尔斯顿、阿米里亚、柏林一路走来Shaw都能在签表上看到Root的名字,她也能在新闻里频繁听到Root的名字。但她没有在赛场上和Root交过手,也没有在更衣室里见到Root几次。只有挂着她们俩名字的储物柜仍然比邻而居。


    但这怪不得Shaw。Root的状态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徘徊在各种四分之一决赛里。Shaw却是一路走高,安特卫普、阿米里亚赛打进四强,问鼎迪拜和查尔斯顿赛冠军。诚如业内公认的那样,美网输给Root之后的Shaw像一头醒来的狮子,正在急不可耐地抢占自己的领地。


    转眼又到了5月,这一年红土赛场上的重头戏马上就要在巴黎的罗兰·加洛斯球场展开。


    罗兰·加洛斯,Shaw呢喃着这几个字,神情复杂。


    去年的罗兰·加洛斯之旅,身患感冒和支气管炎的Shaw倒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对手拍下,在自己最擅长的红土场上,一轮游。虽然事出有因,但这份耻辱和溃败始终让Shaw耿耿于怀。


    不过去年的记忆并不全是灰色的,ROOT的脸,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她颤抖着的双唇。Shaw笑了笑,这好像,也算是一种因祸得福吧。


    可是Shaw脸上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罗兰·加洛斯的首轮比赛之前,Shaw在更衣室里见到了久违的Root。


    Root的脸,就这样闯进Shaw的眼眸。而随之而来,则是一阵刺痛。


    Root瘦了。


    那个高高瘦瘦的Root看上去比几个月之前更瘦了。大部分的网球运动员身材都匀称而健美,即便是瘦如Root也会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可如今出现在Shaw面前的Root已经不再像一个网球运动员的样子,她甚至称得上是……消瘦。


    而更令人担心的,是Root的神情。


    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早已不见,开玩笑时戏谑的表情已经被漠然所替代。Shaw听见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所有的声音汇成了一句话,在她的头脑中不停地回响,Root到底怎么了?


    Shaw站起身,试图伸手拉住那个女孩,可Root却选择了避让。Root低下头,Shaw看不见她的表情。Shaw点点头,她退回自己的座位上,不动声色地退开一段距离。


    对Shaw来说,面前有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坏消息是,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Root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她根本无从知晓。而好消息是,Shaw现在不在乎了。不要试图去理解另一个人类,Shaw终于觉得遇到Root之前的自己多么有先见之明。


    当Sameen Shaw再次走向法网赛场的时候,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对手。


    第一轮面对奥地利选手的挑战,Shaw没费多少力气就获得了胜利。第二轮对阵克罗地亚选手托西奇,赢得更是轻松,两个6:2之后,Shaw早早收工回到了更衣室。而更衣室里还是没有Root的影子。Shaw告诉自己,不要再去为那个女孩的事烦心。可当她回到下榻的酒店之后,她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电视,尝试从当天的法网新闻里听到Root的名字。


    这一回,Shaw真的没等多久就得偿所愿了。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巴黎罗兰·加洛斯球场,2003年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法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今天法网赛场上最引人注目的毫无疑问是女选手Samantha Groves,她在法网第二轮赛事中遭遇新星阿什利·哈克莱罗德的挑战。结果在一场马拉松般的拉锯扎之后,9号种子Samantha Groves以7:6、4:6、7:9的比分遗憾告别法网。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本场比赛中,这位美国球手一共送出了惊人的101次非受迫失误。赛后Samantha Groves的教练Harold Finch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批评Samantha的比赛态度。与此同时,这位网坛美女的体重问题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将她的照片与几个月前的进行比较后不难发现,Samantha Groves的体重直线下降。有媒体称Samantha患上了轻微厌食症。而这一切可能与她的家庭变故有关……”


    轻微厌食症、家庭变故、教练公开批评……Shaw以为自己可以不在意,可她还是忍不住。她手里捏着电话,一次一次按下号码,又一次一次消除。Shaw知道Root也住在同一间酒店里,她扔下电话,出门想去找Root问个清楚。


    Shaw只是略施小计就从前台小姐那里得知了Root的房间号。电梯门打开,Shaw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可当她站在Root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却犹豫了。她分明能听见ROOT和一个男人争执的声音。听声音,那个男人也许就是她的教练。


    还没等Shaw敲门,房门便开了。ROOT的教练面色铁青,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Shaw,紧接着扬长而去。


    Shaw看到Root泪眼朦胧,Shaw看到Root彷徨无助,Shaw看到Root的房门在她面前缓缓关上,Shaw听到隔着门的自己低声呢喃,“You are not alone.”

评论
热度(78)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