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十七章 巅峰之战
       后来Shaw和Root复盘过无数次这场比赛。这可是她们俩在球场上相遇,打的最荡气回肠的一场比赛。
       Shaw无数次问过,Root赢球的秘诀到底是什么。Root始终笑而不语。Root的笑容,就和Shaw比赛那天抬头看见的云朵一样,干净而从容。
       Shaw还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风从她的耳边拂过,她看到了Root的裙边轻舞飞扬起来。Root站在球网的对面,面对Shaw的1区发球,Root异常镇定。
       Shaw的左手轻轻把球往空中抛弃,她的目光追随着这颗小小的球,右手猛然拉开角度,Shaw的身体前倾,脚下的重心悄然向前移动。击球的那一瞬间,Shaw感觉到这一定是一个绝妙的发球。
果然,Root伸出的球拍根本没有碰到那颗高速弹起的网球。但底线裁判不合时宜的叫声影响了Shaw的心情。
       出界了?Shaw看着主裁,主裁随即作出了判断,出界。
       Shaw伸手梳理一下自己发带之外的头发,改换了发球的角度。上一个是大外角,那么这一个就偷中路吧!Shaw主意打定之后继续发球,却没有注意到站在球网对面的Root已经悄悄改换了接球的姿势。Root没有像一般球员那样在接二发时候选择靠前的站位,她的右脚只向前迈了小小的一步,为自己的反手接发球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Shaw的发球如期而至,是中路追身球。其实Shaw在这个发球上的处理已经非常到位,毕竟作为一个二发,她能选择对手接起来难受的追身球,同时还能保证球速已是不易。但Root早有准备,她右脚轻轻踮起,双手反拍选择极具进攻性的接发球,直接借着力送出一个斜线。Shaw回头不及,只能目睹这个球落在界内之后再从自己手边溜走。
       Shaw暗叫可恶,这样的开局和上一次输给Root时如出一辙。Root这一年,在球场上实在是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印第安纳维尔斯之后,Root打球的自信更足了,虽然在随后一段时间里她受到体能制约连续“一轮游”,可她打球的气场更强大了。就连以往以防守为主的打法中都加入了许多进攻的元素,真正做到了“绵里藏针”。


       就在7个月前,Root还断然打不出这样有速度有角度的接发球制胜球来。7个月过去了,Root已经能在实战中用这种技术给世界排名前十的选手一个下马威。
       不能说Shaw在过去这一年中没有进步,她的单手反拍技术趋于完美,她也打入了温网半决赛、拿下了柏林站的冠军。可她在战术层面上的进步的确有限,面对以球路多变著称的Root,她那些简单的战术有些不够看。
       Shaw感觉自己的发球的落点一直能够被对方成功预测,不得不选择更加冒险的打法,那就是加快发球的时速。而时速上升的同时,迎来的也是一发进球率的直线下降。当一个以发球见长的选手,一发进球率不足40%,一发得分率都不足50%的时候,她还怎么赢比赛?
       Shaw只在自己的第一盘最后一个发球局里象征性地拿下了一局,剩下的局数全都被球网对面的Root拿走。1:6的比分让Shaw感觉格外刺眼。局间休息,她忍不住在喝饮料的时候偏着头,观察自己的对手。刚刚那一盘对体力不怎么样的Root来说都是轻松打,她根本没有出多少汗,就调动着Shaw满场飞奔,满场送失误。
       这种时候,Shaw下意识地想去摸自己的迷你锤子,却发现那个小物件已经不见。阳光的直射没有让Shaw感到心烦,她知道第一盘自己丢掉的太快,她知道Root对她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说不定已经能够准确推断出自己的球路。可那又怎样?Shaw感觉只要是和Root隔网相对,她总是会变得患得患失,她会不自觉地去揣度对方的想法,可这真不是Shaw的长处。她握紧自己手里的球拍,为什么不发挥我自己的特长呢?就用更快的球,就用更势大力沉的击球击溃你。我不用落点,不用变化,就用最传统的东西,难道就不能赢球么?难道这些东西可以赢别人,就不能赢你么?Shaw问完自己这些问题,和Root交换了场地,开始了第二盘的征程。
       Shaw看着Root,心想上一次好像也是这样,第一盘是自己速败,第二盘则是对手崩盘。Root先发球,Shaw扬起右手,那么就让历史再一次重演吧! 
       网球比赛永远是那么得此消彼长,当Shaw开始找回状态试图压制Root的时候,Root也很快改变战术,试图用防守反击的方式拖垮Shaw。可是今天的Shaw竟然比Root更有耐心。Shaw的击球越来越深,Root早就退到了底线以后固守。可是这一大片场地,哪里是跑动速度不快的Root守的住的?
       Root勉强保住前两个发球局之后,Shaw连续破了Root两个发球局。Root奋起反击也完成一次回破,不过比分还是定格在了3:6。Shaw把所有的悬念都留到了决胜局。
       坐在场边休息的Shaw长出一口气,好歹自己赢了第二盘,球场上的气势依然站在自己这边。而另一边的Root丝毫没有慌乱,实际上她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在两盘之内结局比赛的能力,第三盘早就在她的计划范围之内。这第二盘之所以没有和Shaw过多纠缠,也是出于合理分配体能的考虑。一想到第三盘之后,就能看到Shaw气鼓鼓的样子,Root就觉得打完了两盘球也并不算太累。
       Root仅仅预测到了比赛会需要三盘才能决出胜者,但她决计没有想到沉下心来的Shaw那么难对付。Shaw一上来还是延续了第二盘的战术,主动采取进攻战术,可是在进攻中又带着一份保守。能一拍打死的球,Shaw不介意收起自己的冒险精神,让Root苟延残喘一拍,再用更保险的方式解决。
       Shaw拉开了架势,摆明了要和Root打消耗战。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比分交错上升。Root咬牙坚守住底线,Shaw则是一改往日稍有些毛躁的性格,和Root打起了拉锯战。谁也不肯让的结果就是残酷的抢七局。
       7个球,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决定谁能晋级8强。
       风一样还在吹。Shaw定定神看着对面的Root,看着她扬起的手,发出的一个上旋球。Shaw把球回到了对方的正手,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Shaw在心中默念,这回就让运气来裁决吧!

评论
热度(42)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