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小剧场

正始之音:

小剧场1 我知道(上)


时间:2010年


地点:澳大利亚




    “感谢全场的观众给我鼓励,你们永远是最棒的。赛琳娜今天打的很棒,冠军头衔对她来说是名至实归。感谢我的团队,我能够在复出的第一项大满贯赛事中就走到最后,你们功不可没。最后要感谢的,是我的家人。Root,是你鼓励我重新拿起网球拍。很遗憾,今天我没办法,再给你捧回一座大满贯奖杯。”


    在全场观众的掌声中,重新复出的网球天后Sameen Shaw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话筒,结束了她的亚军发言,把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2010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冠军——赛琳娜·威廉姆斯。


    “说实话,赛前可能没有人会想到,Shaw的表现会那么好。虽然她曾经是网坛一姐,但在远离网坛整整一年半之后再次出现在大满贯的赛场上,真的没有人会想到她能走到决赛。”澳网现场的电视解说员如是说道。


    “没错,她在对阵现世界排名第一的小威廉姆斯时也丝毫不惧,将对手拖到了决胜局才因为体能的问题而落败。我想,我们应该给Shaw送上掌声。”澳大利亚著名的网球记者琳达·皮尔斯附和道,“而且她的发言总是那么让人动容。我相信她还能为Samantha再捧回一座大满贯,说不定就是今年的法网了。”


    “话说,2008年的那场婚礼,琳达你有被邀请到婚礼现场吧。能向大家介绍一下现场的情况吗?”


    “我只能说,那是我参加过的最温馨的一场婚礼了。当天另一位网球选手米斯金娜也被邀请到了现场。你知道吗?Samantha职业生涯对阵米斯金娜可是0胜2负,从来没有赢过对方。她现在也没机会去赢了,因为米斯金娜已经退役。而Sameen Shaw恰恰是米斯金娜职业生涯中输的最多的选手。她被Shaw打败了整整8次!自从2003年之后,这两人只要在赛场上相见,胜利者必定是Shaw。”


    “现场主持人问起为什么Shaw看到米斯金娜那么来劲的时候,Shaw看着Root,笑着回答道:‘I just couldn't bear if anyone hurt you.’要我说,这可是世界上最温馨浪漫的表白了。”


    罗德拉沃尔的那抹蓝色,映衬着小威的兴奋与得意,也将Shaw的身影衬得越发落寞。要是能在复出的首个大满贯中捧回冠军奖杯,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段传奇!可偏偏就在一步之遥的地方,Shaw只能看着对手的肆意庆祝。亚军的银盘,显得是如此黯淡无光。


    颁奖典礼结束的时候已是晚上8点,就连澳大利亚的阳光都已经悄悄地躲到了云彩之后。Shaw没有在罗德拉沃尔过多停留,她知道Root正在酒店等她,一如往常的模样。


    算了,亚军也不赖,法网再战吧!Shaw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推开了酒店套房的门。


    “Root,怎么不开灯?”Shaw进了门,顺手开了灯,却不想,偌大的套房之内根本不见Root的身影。Shaw尝试给Root打电话,不过耳边传来的却是冷冰冰的语音信箱提示。


    Shaw放下自己的银盘,走进洗手间,稍作梳洗。按照Shaw的惯例,她会在比赛结束之后立刻找按摩师进行按摩放松,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膝盖伤势不再加重,也能让肌肉得到放松和保护。走出洗手间,Shaw才在桌上发现了Root留下的纸条,“我在按摩室等你。”






    澳大利亚的夏夜,总是格外迷人。白日的艳阳慢慢褪去,却给大地和晚风留下了余温。


    撩人的夜色并不如水,却让Shaw的心情有些迷醉。是要,用“按摩”来抚慰我么?Shaw笑起来,脑中浮现的是Root穿着宽大的按摩师外衣,一边轻轻按摩的样子。Root的双手,并不像一般的网球运动员那样布满了坚硬的手茧,不过长年握拍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的侧面却依然留下了痕迹。每次她的手指轻轻拂过皮肤的表面,那温良却有一些粗糙的质感,都会在Shaw的心中掀起一阵涟漪。


    按摩师的房间,在这层楼的尽头。几乎每一场比赛结束之后,Shaw都会来到这里接受按摩师的服务。不过今天的这间房间,似乎有些别样的魔力。半掩着的房门内,一片漆黑。Shaw在门口思忖了半刻,伸出右手推开了房门。吱呀的开门声似乎没有惊醒梦中人,影影绰绰中,藏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倏忽间亮起的灯光,照映在那个人的身上,白色的外衣,若隐,若现。


    Root站在房间的中央,那一头棕色的秀发已然盘起,眉间藏不住的,是几许的担忧,是无限的温柔。


   “Sam……”Root才一开口,Shaw就感觉自己的一切付出仿佛都得到了满分的回报。奖杯?相比起这份浓得化不开的柔情,冠军也只能算是一种附赠品。


   “Sam,你的膝盖,还好么?”Root让Shaw坐在按摩床上,自己却蹲下身,揽过Shaw那脆弱的膝盖。谁能想到,独步世界的Shaw式滑步,是由这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一双半月板支撑着。膝盖处蔓延着深褐色的伤疤,仿佛在倾诉着自己的主人到底因为手术承受了怎样的伤痛。    


   “我没事,真的没事……”


   “Sam,我知道,我都知道。”


   “Root……”


   “你还记得去年我在温布尔顿输给小威的时候么?Sam,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生气。”


   “我知道,25岁,世界第一,7座大满贯,你还没有赢够。我都知道。”


   “所以我陪你去找德国的名医,所以我鼓励你再次拿起球拍。可是Sam,我也知道你的膝盖,医生说的很清楚,再继续这样高强度的比赛,甚至会影响你未来的生活。”


   “可这就是你,不是么?永远不愿意放弃,即使是输,也要站在球场上的你,才是那个我喜欢的,你。”


   “Root……”


   “没关系的,在我面前,你可以说疼。”Root将自己的唇印在Shaw的伤疤上,那样的轻柔,那样的温婉。


    Shaw望着眼前的Root,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似乎任何的语言在此时都是苍白而无用的。


   “Root……”


   “你躺好,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Root站起身,拿起按摩用的毛巾。Shaw褪去自己的上衣,等待着属于Root的那双手。


    “Root……”Shaw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怎么了?”


    “我没有对你生气。我是对自己生气。”


    “是说去年的温布尔顿么?”


    “嗯。”


    “我知道。我的Sameen,才会不会对我这样凶呢!”Root的声音里有些俏皮,Shaw听得出,那是Root在调动她的情绪呢。


    “你知道,你知道,你总是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嗯,我还知道,我的Sameen喜欢吃牛排。等我们回LA了,我再陪你去斯台普斯的露天餐厅吃饭好么?”


    “还有呢? ”


     Root突然俯下身,在Shaw的耳边耳语道,“我还知道,Sameen sweetie喜欢做按摩,嗯,就像这样。”Root加重了自己手上的力量,沿着Shaw那完美的背部肌肉曲线一路往下,每一寸肌肤都受到了来自的Root的照拂,每一丝肌肉都在连绵起伏,无声却有力地回应着Root的指尖,像是在奏响一曲和谐的交响曲。


    “那Root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呢?”


    “嗯,我猜猜?”


    Shaw忍住心中的悸动,耐心等待着Root那微微带有些颤音的回答。


    她听见Root的声音如涓涓细流,拨动着她的心弦,“kiss kiss to you too.”




TBC




---------------------------我是米酱一定会出来的大家放心的分割线--------


《米斯金娜日记》


日期:我太生气了,记不清是哪天了,反正那天Shaw那个杀千刀的结婚了


天气:我女神Root结婚,天气当然好的一腿,等等Shaw好像是和我女神结婚……


今天我在女神的婚礼上露脸了。


本来我就很不开森,女神结婚,新娘不是我,伴娘也不是我。


后来Shaw说我情场失意,球场也失意,我就更不开森了。


再后来女神悄悄告诉我花束要往哪里抛,让我去抢。结果花束被费雷罗这个白痴摘走了。


再再后来,我就一个人在角落里吃东西了。有一个姑娘走过来说,米斯金娜,我是你的粉丝,能给我签个名么?


我一下子觉得太阳都出来了!我特别认真给她签了名。后来我在EBAY上看到我那个亲笔签名了……上面标的是阿纳斯塔西娅·米斯金娜(俄罗斯九球天后)


你妹啊!我叫安娜斯塔西娅·米斯金娜!我是俄罗斯第一个拿网球大满贯冠军的人!!!!!



评论
热度(111)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