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十一章 复仇?复仇!
       “对手斯马什诺娃来自以色列,非常擅长红土赛事,虽然身高有限,但在红土上有着号称‘奇幻舞步’的移动步法。在比赛中非常擅长使用黏字诀,心态非常稳定。至今为止在职业生涯中参加的所有决赛中无一败绩……”教练Finch正在对自己的得意门生Root做着最后的讲解。
       Root一边点头一边出神,在教练的影响下Root也养成了每场比赛分析对手的习惯,而斯马什诺娃早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她击败Shaw的时候。
对于这个对手,Root已经提前侦查过。而且这回,她还有了Shaw的“鼎力相助”,想必拿下比赛问题不大。Shaw,Shaw,Shaw……Shaw的名字一旦出现在Root的脑海中,她就会情不自禁勾勒出对方的样子。那个在球场上一丝不苟的小个子,那个在更衣室里温柔地握着自己双手的小个子,那个小个子的黑色运动衣,那个小个子的手臂肌肉……
       Root那精确的大脑没有阻止自己的遐想,实际上她也不想阻止。Root看着自己脑中的小个子满不在乎地说着自己曾输给过那个绰号叫“Control”的家伙,Shaw不经意间撅起的嘴实在可爱极了,Root忍不住笑出了声,引来了Finch不满的眼神。Root向Finch示意抱歉,一边在心里想着,既然Shaw输了球,那么就让我,为她复仇吧!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看的是WTA一级赛事柏林公开赛女子四分之决赛,对阵双方为11号种子Samantha Groves与35号种子安娜·斯马什诺娃。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网球专家巴里·福莱特曼。巴里,你对这场比赛怎么看?”
       “Samantha在笑。”
       “什么?”
       巴里·福莱特曼对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主持人非常不满,“刚刚镜头给的非常清楚,Samantha Groves在准备活动的时候一直带着笑意呢,显然是对这场比赛做足了准备。虽然斯马什诺娃也是红土场上的高手,但这一次我相信状态回勇的Samantha。”
       主持人显然没想到这回请到的专家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只能自己干巴巴地分析了双方的数据。而不尽兴的巴里还打断了主持人的话,“这两位之前没有过交手记录,所有的数据分析都只是纸上谈兵,还是要看这两位目前的状态。”
       主持人放弃了抵抗,直接将镜头接到了现场,直接看场上的情况。
       第一盘比赛的确如巴里的推断,Root顺风顺水,6:1轻松胜出。而对手的弱势让Root在第二盘中进攻越发凶猛。想赢的念头占据了Root的整个头脑,她清楚自己的体能情况,要想赢,最好就是速战速决。Root的进攻开始失去耐心,她每一拍都想送出制胜得分,恨不能直接让对手俯首称臣。而斯马什诺娃的实力这个时候才开始体现。
       球场上的每一寸土地上似乎都有这个以色列人的影子,寻常的进攻根本打不穿对手的钢铁防线,而Root又不是以强攻著称的选手,对手防守起来显得游刃有余。
       为了尽快结束战斗,Root的进攻越来越急,下网和裁判的“Out”叫声越来越多。Root坐在场边,看着记分牌上第二盘的比分,2:6。
       Root知道自己想赢的情绪实在太过明显,让对手抓住了机会。第三盘比赛开始,Root首先发球,她不能再重蹈覆辙,每一球Root都打起精神,开始和对方上演了一场冗长而沉闷的拉锯战。
       不过Root到底是体力不济,双方战至3:3平之后,那个好像精力无限的小个子突然开始发威,连破发带保发。解说席上的巴里脸色铁青,主持人简直不想再和这个伦敦来的记者有任何对话,自顾自开始解说起了比赛。“现在已经到了Samantha Groves必须拿下的一个发球局,目前她在第三盘中3:5落后,形式对她来说可谓是相当不利。之前一直缠绕着她的体能问题又一次出现,看来她和她的教练必须在力量、体能发现有所注意,不然她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网坛的超一流巨星。”
       奇迹最终没有上演。
       红土飞扬的场地上,Root落寞的影子只能作为对手肆意庆祝的注脚。
       她默默收拾着球包,时不时揉着眼睛。当镜头扫过来的时候,Root甚至躲让起来。眼尖的巴里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Samantha显然也没想到这场比赛她会输,你看她的眼睛里已经冒起了水汽。”Root没做任何逗留,直接离开了场地。
       赛后的更衣室里,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四分之一决赛上横扫了德切的Shaw一直没有离去,她在等Root,想亲耳听到对方把胜利的喜讯告诉她。
不过等来的却是一脸失魂落魄的Root。面对收拾停当的Shaw一脸期待的样子,Root甚至不知如何开口。而Shaw看到Root的表情便明白比赛的结果一定非常苦涩。
       Shaw不知道Root是为什么输球,是不是因为自己给的建议反而打乱了Root赛前的布置?还是因为自己在热身的时候打扰Root了?Root,Root这是要哭吧,看这小眼神。Shaw不忍看下去,但她压根不会安慰别人,只能笨拙地坐在Root的身边。
       “哎呀,没什么,就是输一场球么。是我不好,赛前给你乱支招来着。”
       Root挤出一个笑容,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这么想赢一场比赛,结果,这最想赢的比赛恰恰就输了。
       “哎,我不该在你热身的时候打扰你。是我不对,不然你会赢的。”Shaw说来说去,反正意思就是一个,Root输球都是她的错。    
       Root看着一脸紧张的Shaw,终于忍不住破涕为笑。Root歪过头,看着认真的Shaw,说道:“既然是你不对,那你要怎样补偿我呢?”
       “啊?”Shaw没想到Root就真的顺着她的杆子爬了下来。“嗯,我记得你还没拿过一级赛事的冠军吧?”
       Shaw听到这句话,脑袋都耷拉下来了,“提这个干什么!”
       “既然如此,那你就拿下柏林站的冠军吧,算是给我的赔礼,行不行?”Root的眼睛里恢复了往日的神采,Shaw也被这句话激起了斗志,“好,我说到做到!你也答应我,你要在现场看我夺冠!”
       “好,我也答应你。”
       Root没有食言,她回去之后就告诉Finch自己希望在德国多待两天。Finch再三提醒Root不到一周之后罗马公开赛就要开打,现在在德国多做逗留根本没有意义。不过Root主意已定,她让Finch和团队先行去了意大利,自己则留在了柏林,一心一意看Shaw的比赛。
       不知道是不是看台上的Root给了Shaw额外的动力,Shaw开始了柏林大闯关游戏。第一个拦路虎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卡普里亚蒂,在澳大利亚问鼎冠军的卡普里亚蒂可不是软柿子,但第一盘过后,面对Shaw必胜的决心和犀利的进攻,卡普里亚蒂很快缴枪投枪。
       接下来,距离柏林赛的冠军只剩下唯一一个对手了,那就是世界排名第5位的赛琳娜·威廉姆斯。小威的实力无须赘述。赛前预测的时候,超过7成的专家都把票数投给了小威。
       柏林决赛的那天,风轻云淡,可视度极佳。Shaw站在柏林的中心球场举目四望,她没看到Root的身影,可她知道答应了她的Root一定就在观众席的某个角落。Shaw深吸一口气,走向网前,裁判问她,“花还是字?”
       “花!”Shaw的口气一如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决赛上那样。
       裁判把手中的硬币高高抛起,Shaw不去看硬币,她知道她一定会猜对,就像她知道,自己今天一定会赢一样。
       银色的硬币掉落在红色的土壤之上,朝上的那一面的,赫然是花。

评论
热度(53)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