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十二章 新王登基
       对于红土场地,Shaw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她在自己的家乡西班牙,就是整日在这片红色的场地上练习。如果自己的第一个WTA一级赛事冠军是在一片红土上拿到的话,那真是太和Shaw的心意了。
       更重要的是,在柏林的现场,不仅有成千上万的观众。坐在那芸芸众生中间的,还有一个Root。Shaw上场前的最后一刻,习惯性地去摸一下自己的“幸运物”——迷你锤子。Shaw闭上眼睛,感觉自己指尖传来的这片凉意。柏林的微风轻轻吹拂着Shaw的面庞,她伸出右手将自己散落的发丝归到耳后。
       再睁开眼的时候,Shaw的耳边传来了整个网球场的欢呼。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只送给球网一边的胜利者。
       Shaw抬眼去看记分牌,阳光的折射让她感到头晕目眩。两盘的比分好像已经刻在了深绿色的记分牌上,可Shaw一时之间却看不清楚。对手小威的脸,看上去那么模糊,又是那么茫然不安。
       Shaw好像看见Root拿着奖杯向她走来,她笑了。她说,你看,我答应你的事,不曾食言。
       等那人走近了,却并不是Root。陌生的人,长着陌生的脸庞。Shaw有些惊慌,她望向四周。整个场地的人们仍在起立鼓掌,对手小威已经不再网的对面。她定定神,眼前的景致终于明朗起来。向左看,裁判和小威都站在一边,鼓掌恭喜着她。她的右前方,记分牌上的数字终于清晰起来,两盘的比分,7:6、6:4。胜利者是……Sameen Shaw。
       Shaw终于想起来过去1个多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她在自己最擅长的土地上,击败了最强的敌手。每一个滑步、每一个上旋球、每一个正手底线穿越……比赛中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一齐涌向Shaw的脑袋。她很痛楚,却很幸福。
       颁奖嘉宾把柏林公开赛的奖杯送到Shaw的手上,Shaw双手举起了这个以雄鹰为外形设计的奖杯。后来在网球著名记者里奥·施林克的回忆录里,他曾详细描述过Shaw夺冠的场面。“柏林公开赛,Sameen Shaw手捧奖杯的这一幕像极了新王登基的场面。她的表情那么严肃,仿佛她不是刚刚拿下了一场胜利,而是从教皇的手里接过了王冠。她没有惊慌,没有失措,没有掩面而泣,没有躺在场地上享受众生的祝福。她站着,她严肃着,她看着她的臣民,她伸出手,昭告天下,从此以后网球世界有了新的王。”
       “她手里的奖杯,那只雄鹰象征的正是Shaw那一飞冲天的网球生涯。从这场决赛之后,Shaw真的开始走上了网坛制霸之路。夺冠对她来说就像是捅破那层窗户纸,从那一天起,我们再也不能称呼Shaw是一个网坛新星,而是应该网坛巨星,Sameen Shaw。”
       很多年以后,有人问Shaw,她最喜欢的奖杯是哪一座,是法网沉甸甸的奖杯,亦或是其他大满贯那冠军的印记?她说,是柏林。这个奖杯一直被收录在Shaw的奖杯陈列橱中最显眼的位置。在那个奖杯的下方,Shaw还悄悄藏起了一样东西,那是她的幸运物迷你锤子。 从柏林一战之后,Shaw再也不会随身携带自己的那个幸运锤子,因为她好像找到了新的幸运星。 
       在接受了无数次的恭喜之后,Shaw终于获得了一点私人时间。她把奖杯放在更衣室的凳子上,仰着头回忆刚刚发生的一切,从第一个发球开始,到最后一个穿越结束。从主持人问她是什么感受开始,到她说感谢自己的教练、现场的球迷结束。她黑色的球服上已经沾满了红土的印记,可她没心思去整理。她想把胜利的喜讯告诉一个人,她想告诉对方,自己信守了诺言。她要把这座奖杯当做胜利的纪念品,递到她的面前。
       可是Root,Where are you?
       Shaw这才惊觉,她不知道去哪里寻找Root。她没有Root的联系方式,她不知道Root的电话,她不知道Root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除了她的名字,她的模样,她的网球打法,其他一无所知。Shaw责怪自己后知后觉,可Shaw也并不急迫,她知道,Root会找到她。
       Root在她们下榻的酒店。
       和Root在一起的,还有澳大利亚著名网球记者琳达·皮尔斯。当Shaw走向Root的时候,皮尔斯识趣地走开了。将咖啡馆里小小的空间,让给了她们两个人。
       “嘿,我说到做到。”
       “嗯,先恭喜你啦!”
       Root说着伸出手,Shaw握着她的手,心里在默念,这是她第四次,握着Root的手。
       “呼,现在你可不能再说我是一个连一级赛冠军都没有的人了。”
       “你不会满足于一级赛事吧。大满贯,大满贯,你何时才能拿到大满贯呢?(Root拿到过温网混双冠军,虽然不是单人的,好歹也算有)”
       Shaw笑了笑,抚摸着刚刚到手的雄鹰奖杯。“那么我们打个赌吧,看我们之间谁能先拿下大满贯单打冠军。”
       Root愣了一下拒绝了,“你还真是喜欢赌博呢!不过我可不喜欢,谁知道你比我更接近单打冠军的头衔。”
       “那你也不先听一下我的赌注?”
       “你的赌注再诱人,我也不可能会答应啊!”
       “那就赌我们下次遇见的时候输赢好了,输的人要回答赢的人所有的问题。”说这话的时候,Shaw还眨了一下自己的左眼。
       “什,什么?这算是什么赌注??”
       “你放心吧,我不会问让你尴尬的问题。这你都不敢玩么?”
        Root打量着眼前的Shaw,还是觉得对方就像一个玩性大发的孩子,“今天你是冠军,我怎么好扫你的兴,那我们就打赌。”
       “给我你的联系方式。”
       “什么?”
       “万一你抵赖呢?万一我找不到你呢?”
        Root笑出声来,把自己在LA的地址以及自己的训练场所写在了纸上,“这是我的地址,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或者干脆和我在比赛中见。” 
       “那我们就说定了?”Shaw脸上的笑意比从颁奖人手里接过奖杯的时候更浓烈。
       “说定了。”
       “等着我。”
       “好。”

评论
热度(50)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