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翻译】【AU】Etched(Chapter 2)

Blancaaa、:

是否原创:否

作者:justanexercise原文地址;已授权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T

特殊题材警告:灵魂伴侣AU,不知道不影响阅读/有Pedophilia情节

上一章戳这里→ Chapter 1

------

Chapter 2


概要

这一章是Root视角。


正文

Samantha Groves在三岁的时候获得了灵魂印记。小字母们挤成一团,难以辨认。它们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大,不过至少现在她能认出她灵魂伴侣名字的首字母是S。

她的母亲对她有了一个灵魂伴侣感到相当欣慰,那意味着会有一个人愿意为Samantha无条件地付出,对她倾注自己全部的爱意。但事实如何她也不尽然清楚。她不曾有过灵魂伴侣。

------

当Samantha终于可以看清她灵魂伴侣的名字时,她怔怔地盯着那行字看了很久。

那上面写着Samantha。

她的灵魂伴侣的名字是Samantha。

Hanna笑着说可能她就是她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Sam用枕头打在了她身上,开心地大笑。不过她有想过她确实不是一个值得拥有灵魂伴侣的人,或许她的另一半就是自己。

也许她比灵魂印记仍然没有显现的Hanna好那么一点?

------

但那一天她发现印在腹部的Samantha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Sameen。

她笑了。

她的灵魂伴侣是真实存在的。

显然有人很有先见之明地改了她的名字。这样她们就不会都叫Samantha。

她一头埋在图书馆索引是名字的那一栏的书里,阅读着她能找到的关于Sameen的一切。

这是一个起源于波斯或者阿拉伯的名字。

她那一整叠印着密密麻麻的代码的书上又有了一堆波斯语和阿拉伯语教程。

------

Hanna失踪的一个星期后,Root停止了跟踪Trent Russell。

她的朋友永远地离开了她。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Hanna没有灵魂印记。

一年又一年,Hanna的灵魂印记依然没有出现,他们开玩笑说Hanna的另一半想来是比她年轻上很多的小帅哥。

她没有印记不是因为她的灵魂伴侣还没有出生,而是因为她活不到与灵魂伴侣相遇的那一天。

Root狠狠地在用指甲刮着印在腹部的那个名字Sameen,直到那里变得血肉模糊。

在伤口愈合,痂查脱落后,Sameen却没受到丝毫影响,就像以前一样清晰可见。

最后Root用绷带包住了那片地方。

------

在Trent Russell死后,Root去圣安东尼奥见了一位皮肤科医生。

只跟他在一起待了一小会儿,Root已经完全证实了自己的怀疑。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让她躺下,说有方法可以减轻她的痛苦。但Root拒绝了任何形式的麻醉。

他把酸倒在她的印记上,让它们和她的皮肤充分接触。她紧咬着嘴唇直到鲜血渗出,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不断冒泡的皮肤。她想目睹Sameen被灼烧,然后消失。

她捕捉到了那个男人看向她薄薄的一层长裙的眼神。

那时的Root仅仅只是个孩子。

就像他最喜爱的她们一样。

手术结束的一个星期后,Matheson医生被他之前一个病人的父亲杀害了。当局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的关于儿童色情的收录——很多都是在他的病人们失去意识后拍下的。

那位愤怒的父亲说,那个禽兽在候诊室的钓鱼杂志里夹了一张她的女儿被猥亵时的照片。

Root叠上报纸,露出了愉快的微笑。

她摸了摸腹部那块被烧毁的皮肤,伤口已经愈合。现在那里变得过分地光滑。

只有三个人曾经见过她身上印着的Sameen。只剩下一个人还活着。

------

她的母亲最终还是过世了。这或许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好的——她的健康状况一直很不好。

Root没有请来神父为她祷告,只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出席了葬礼——因为他们需要把棺材运到墓地。

在最后一铲土填进墓穴后,Root离开了Bishop。

所有见过她皮肤上那行字的人都死了。

------

一个陌生人在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在她的身上,而他们身上又有她名字的那一刻就完全卸下了自己的心防,这一点真是有趣。

她现在是一个技艺精湛的伪装者了。她从来不做没有十足把握的事。她学习她的目标和他们的灵魂伴侣的书写习惯,直到可以完美重现他们的笔迹。

他们还全心全意地信任和爱着他们真正的灵魂伴侣吗?

Root耸了耸肩。

如果他们还能跟以前一样,那他们真的是彻头彻尾的蠢货。

------

Root在看到代号为催化剂靛蓝的特工真名时心跳漏了一拍。

Sameen Shaw。

她读着她的个人资料,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绽出了一个微笑。

不得不说Shaw的履历真是令人惊叹。

Root溜进当地的枪械店,弄到了一盒弹药。她在放有自卫武器的玻璃橱前停了下来。

她还偷了一个泰瑟枪。

------

尽管Shaw对黑背心和短裤有着特别的偏爱,Root还是没有见到过她的灵魂印记。

那上面写着的会是Samantha吗?还是Root?

她身上的Shaw的名字确实有变过。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或者说,Shaw的身上还有她的名字吗?

甚至是在Root烧掉过她的名字之后?

Root摇了摇头。在灵魂伴侣的事情上纠结真是相当的没有意义。

Shaw看上去可不像适合当灵魂伴侣的类型。

她也不像。

------

距离Shaw在证券交易所失联已经过去了三天。

Reese在外面收集着信息以确定他们下一站的位置。

Root待在淋浴间里,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摸着腹部的疤痕。Sameen应该被印在那里。

她本可以知道的,无论Sameen是死是活。

但她不会知道了。

Root对抹去她的名字感到前所未有的后悔。

又或者这才是最好的吧。

薛定谔的猫。

在她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她都会一直找下去。

------

每个人都放弃了。

Root不会。

她不能。

Root换下沾满血迹的衣服,乔装成了机器为她提供的新身份。

机器给了她一个新的任务,希望她能别再继续寻找Shaw的下落。Root忽略了

她脱掉衬衫的那一刻突然愣住了。

Root抬起手臂,目光落到了二头肌上。

她又看向镜子,死死地盯着那片地方。

这是真的。

Root刮着手臂上的印记。它没有褪去。

笑意缓缓爬上了她的脸庞。她哽咽了一下,把啜泣咽了回去。

Shaw还活着。

------

Root正优雅地从一根薯条上咬下一小口的时候,Shaw把刀插进了面前的牛排里。

“你需要吃点东西,”Shaw说,把碟子推到她的面前。

“我在吃,”Root把整根薯条塞进了嘴里。

“这是神户牛排,你不会想浪费它的。”

“Well,你总是能...”

“吃了它。”

Root还是作出了让步。她难得地像正常人一样用了一回刀叉,而不是把它们插进某人的身体。她切下一半的牛排,把另一半又倒回了Shaw的空盘子里。Shaw只是耸了耸肩,一下就清空了碟子。

“是谁把你的名字改成Sameen的?”

“什么?”

“你的母亲?父亲?还是你自己?”

Shaw的眉头皱了起来。“我的父亲。为什么要问这个?”

Root发出了低哼,若有所思地嚼着牛肉。“他为什么不给你取一个全新的名字?你跟Sam有什么特别的联系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

Root眨了眨眼。“你知道你以前的名字是Samantha吗?”

Shaw翻了个白眼,抿了一口水。“你现在还希望我们的名字一模一样了?”

“Sameen。你曾经是Samantha。”

“不我不是。”

“但你的确是。”

Root拿起手机,轻松地黑进了Shaw出生时的医院的数据库。信息数字化真是上帝的馈赠。她得意地把手机推到了Shaw面前。

Shaw咬紧了牙关。“好消息是你现在是Root。”

“是你先改了名字。”

“是我的父亲。”

“是你就不会?”

“不会。”

“那我们就都是Samantha。”

Shaw耸了下肩。“你可以改。”

“我的确改了。”

“我也一定会让你改的。”

Root拧紧了眉毛。“你当然会,Sam。”

“不管怎么说。”Shaw拨弄着她的刀。“还是比原来的印记好看。这真的是你的笔迹吗?还是你已经忘了怎么写字所以这其实只是一种字体模板?”

“我不知道呢Sameen,”Root说,脚尖滑上了Shaw的小腿。“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好看看上面的字。也许你应该再给我看一次。”

Root的脚尖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大腿内侧——Root的名字就印在那里。但Shaw没有阻止她。


Fin.

------

很抱歉在上一章把rib(腹部的肋骨)误译成了背部的肋骨,现已更正。

据作者说第三章即最后一章会是肉…出于担心因为自己的水平问题译文会和原意有较大偏差,近期应该不会翻这一章…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看原文哟~(虽然暂时还没更)

迟到的中秋节快乐~!

评论
热度(119)
  1. Blancaaa、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Blancaaa、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Blancaaa、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Blancaaa、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