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Roundabout

三日未绝:

*511之前。


*不甜。




正文





Shaw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正是放学的时间,熙熙攘攘的小孩子们从她身边过去,喧腾的欢笑声一下就将Shaw包裹,太过真实,Shaw反而分不清是真是假。她经历过太多如此热闹的场面,而醒来总是一片冰冷,她分不清。

 

所以她就在原地站着。太阳温暖的余热烘着她黑色的外套,温度积攒在身上,也是过分真实。Shaw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然后抱住手臂,继续安静地站着。

 

直到一个金黄卷卷头发的小姑娘站在她面前,Shaw才抬起头。

 

“Gen。“

 

Shaw说完这个名字,叹了一口气。她没有笑容,头脑一片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但小姑娘十分开心的一把抱住她,“Shaw!“

 

很久不见,Shaw感觉Gen长高了不少。第一次见面时她才堪堪到自己肩膀,而现在再也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她搂进怀里。Gen快同Shaw一般高,细长的胳膊轻松一环,就反而把Shaw抱在怀中。女孩脸颊贴着Shaw的脖颈,带着青春气息的呼吸扑在Shaw的耳后,久违的拥抱­——不管是来自于谁——都让Shaw微微的放松下来。

 

她没有回抱,只是静静地容许Gen抱了一会儿,然后说,“你弄疼我了。“

 

仿佛是一句暗语,当然Gen知道她不可能弄痛Shaw,但她还是放开手,开心地拽住Shaw的袖子,“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了!“

 

“最近有些事,“Shaw眨了眨眼睛,“我挺忙的,去出了个差,你知道,大家都忙着拯救世界呢。”

 

“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加入你们。“Gen低下了头。

 

“会的。“

 

Shaw在心里补了一句,如果他们都还活着,如果他们依然胜利。

 

Gen背起书包,拽着Shaw的手往校外走,“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来看看,“Shaw说,摸了摸左耳后面,”经历了这么多,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就走到这里了。“

 

“我很高兴你能来。“Gen停下脚步,回头看着Shaw,“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

小间谍带着Shaw来到了学校里的一处高地,她们在台阶上并肩坐下,手里拿着Gen跑去买来的冰激凌。

 

Shaw沉默地一勺一勺填进嘴里,她能感受到Gen探寻的目光,然而这仅仅使她更加确信模拟的真实性。她也不清楚Gen是怎么被扯进来的,她用尽理智将无关的人尽可能的扯远,比如Fusco,比如Gen。

 

看来她失败了。

 

“Shaw?“

 

Shaw闻声看向Gen,女孩把塑料小勺咬在嘴里,说的话含混不清,“你不太开心。“

 

但Shaw听出来那是个陈述句。

 

“我没有感情。“她说。

 

“就象我说过的….”Gen的话头被Shaw惊异的目光打断,她咽了一下吐沫,“怎么了?”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我怎么不知道?“Gen笑得开心,“那是我说的啊,你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你心中的声音调小了,你需要一个人去倾听,调大那份声音…”

 

“没有人了。“

 

Gen安静下来,不敢出声,只是小心翼翼地攥紧了手。Shaw摇了摇头,手掌抚上那个毛茸茸的脑袋,“至少是这一次没有了,不意味着下一次她不会回来。”

 

“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了。“Gen懊恼的躲开了Shaw的手,”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抱歉。“

 

Shaw吃完了最后一口冰激凌,然后站起身,“我得走了,还有事要做。”

 

“我可以翘课,想让我陪着你么?“Gen提出了请求。

 

“不用了。“

 

突然Shaw弯下腰,抱了抱Gen。她任凭Gen的卷发蹭过她的脸颊,手掌压在了女孩儿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

 

“抱歉将你搅进这一场战斗中,孩子,真的对不起。你没有利用价值,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不会来找你。但是你还是要自己小心。“

 

“Wow…”Gen感受着Shaw温暖的气息,“这真是…你最近说过的最长的话。”

 

“我没有在开玩笑,Gen。“Shaw直起身,双手抵在Gen的肩上,”我知道你听不见,但是他们会听见的,他们会知道你没有用处,于是你就不会有危险。“

 

“你在说什么呢,“Gen笑了笑,“你过分紧张了,我可是个间谍。”

 

Shaw点了点头。

 

“还有,“Gen的声音停下了她的脚步,”你出差的时候,Root经常过来看我。当然她没有很明显的来‘看’我,她只是远远的瞅一眼,我宿舍里经常会有送来的东西,我知道是她或是你。“Gen偏头笑了笑,”她真的很好,你们很幸福。“

 

Shaw机械地点点头,想着该死,这次模拟过分真实了。

 

“但她走了,不是么?“

 

Gen的话就像一把热腾腾的匕首划过Shaw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Shaw试着不去在意,但事实是她只能强忍住眼睛的酸涩,不让某些液体流出。太真实了,Shaw想,她真的无法承受。

 

“她会回来的,很快。“Shaw用力眨了眨眼睛,”我去把她找回来。“

 

说着她离开了Gen,甚至忘记了空荡荡的冰激凌纸盒,留下小姑娘一个人攥着两个纸盒叹气。

 

 

***

 

 

可是,Shaw不知道该怎样把Root找回来。

 

大概是她知道找不回来,所以她诅咒着这该死的模拟为什么还不结束。

 

就像她无意识的走到Gen的学校一样,她的脚步带着她来到了一个公园。Shaw一眼就看见了草坪中央那个铁质的玩具。小孩子们在旋转轮子[1]上面翻飞,欢腾的喧嚣又一次将Shaw包裹,所以她像是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走过去。小孩子们看到她都欢笑着四散,让Shaw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抢小孩子玩具的大人。她无辜地站在铁轮旁边,只来的及拽住两个小孩子。

 

”嘿,“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友善和蔼,从口袋里摸出两根能量棒,”这个给你们,你们推着我转一会儿,好么?“

 

两个小男孩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从Shaw手中接过能量棒,分给另一个。

 

“谢谢。“

 

Shaw踏上了转轮。

 

 

***

 

 

她站在上面,一圈又一圈,卑微而又欣喜地,在不明显的晕眩中认清了这次模拟。更多的是,她说服了自己这次仅仅是又一次Samaritan为了套出机器下落的模拟。Gen是从她记忆缝隙不小心露出来的幻影,而Samaritan抓住并以此威胁。Root…也是Samaritan不择手段套问下落,却屡屡不成而想出来的计策。在模拟中,什么都有可能,但万幸,也都不是真实的。

 

她一度以为自己能分清现实与虚拟,可现在区别两者的标尺不见了,她弄丢了自己的锚,于是她只能自食恶果,在虚拟之海中溺亡。

 

只是这一次,她无比希望推翻这次模拟,快点进入下一次。

 

那么无论怎样,她都会先于那人放弃生命。

 

 

***

 

 

Shaw看见撑着黑伞的Reese,知道他是从哪里来,却没了杀死他的兴趣。在模拟中朝他开枪已经不是一件新鲜的事,她只是想快点结束。

 

亦或是不管不顾抛下一切,回到那个能够给予她沉醉的虚拟的地方。

 

Shaw扔下帽子,对着摄像头喊叫,借此以回到一切开始而结束的地方。

 

她做好了重来一次的准备。

 

***

 

但她听见Reese对她说,我们需要你。

 

于是她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那个熟悉的地下通道,那个简易的自制焊枪,那个铁质栏杆,那句,“我需要你。”

 

那个人。

 

她调情时带着浓浓情欲的声音,她满不在乎的表情,她越来越认真的话语。

 

她的尖叫,她的泪水。

 

她的鲜血。

 

她苍白的轮廓,她毫无起伏的身体。

 

她的声音。

 

这不是一次模拟,Shaw现在知道了,可她情愿这是一次。

 

***

 

但无论怎样,Shaw都会为了她,为她的未竟之事,为她的心愿,做下去。

 

 

 

END.

 

 

评论
热度(93)
  1. 沧海轻舟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2. 满满的粮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