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二十五章 最糟糕的时机


       黑色,黑色,还是黑色。2008年Shaw搬进Root家之后,Root无奈地发现在Shaw的衣橱里似乎很难找出第二种颜色的衣服。


    “Sameen,你到底有多少黑色的衣服……”


    “额,我喜欢黑色不行么。”


    “我记得,2003年法网,你好像就是穿着这一身去埃菲尔铁塔下合影的吧?”


    “又提这一茬!不是说好不提的么?”小个子一阵旋风似地赶到自己的衣橱前,却看见Root举着一件黑色的衣物笑吟吟的样子。


    “Sameen,Sameen,已经过去了,真的过去了,我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


     Root收起脸上的笑容,把衣服放在一边的床上,“那件事真的不能怪你,不要自责了好么?”Root的手指慢慢抚摸着小个子的脸颊。


    “答应我,以后不提了。”小个子仍然没有退让,Root笑着低头,轻轻在Shaw的脸颊边留下一吻,“好,我答应你,以后真的不再提了。”


     Shaw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她揽着Root的腰,她能听见Root的呼吸声,能听见Root的心跳声,她想,她已经经不起第二次失去。


     还是将时间的指针拨回2003年吧。


     早晨,法国巴黎的明媚阳光照耀着埃菲尔铁塔。站在塔前的Shaw一身休闲打扮,在她手边放着的是象征法网女单冠军的苏珊朗格朗杯。一阵微风拂过Shaw的脸庞,吹起几许秀发。照相机的快门声此起彼伏,镜头中的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刚刚问鼎法网的Sameen Shaw。


     镜头中的Shaw依然镇定,她脸上的这份平静让人很难相信21岁的她竟然只是第一次登顶大满贯。在众人的要求下,Shaw终于举起了这座奖杯,轻轻送上了自己的唇。一位来自美国的摄影师分外满意自己的作品,在他抓拍到的这个画面里,近景处的Shaw正低着头看自己的奖杯,似乎在说,“小东西你终于归我了”,而已经目睹无数位王者先后诞生的埃菲尔铁塔则在一片虚幻中默默不语。


     当Shaw正在享受巴黎早晨的微风时,Root却在LA的家中辗转难眠。


     Root的床头柜上放着自己与父母的合照,但如今破碎的相框玻璃撒了一地,合照却已不知所踪。Root很想命令自己自己的大脑停止回忆,可她不能。她无数次回想起母亲的手指在那黑白键盘间自由游走,她闭着眼,似乎耳畔还能回想起母亲指点自己弹琴时的那份微笑,只是那时的欢乐颂,早已变了调,成为了一曲悲怆。谁又知道身为计算机学者的父亲其实热爱德国文学,她还记得父亲坐在她的床头,一遍一遍为她念着歌德的诗歌……     


    Root曾经以为,幸福的婚姻,就应该是自己的父亲与母亲那样。可谁曾想,这一切竟然只是水中月镜中花。面对Root,她的父母难以启齿,可Root还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一切的恩爱只是他们为了稳定自己的心神,不让自己在球场上分心作出的假象。


    假象终究只是假象。当真相的面纱一朝揭开,便成为了早已沉迷假象的Root那难以承受的痛。Root知道自己深陷泥沼,可她根本无力抵抗。


    


    而Shaw在巴黎的一张照片却成了压倒Root的最后一根稻草。


    香榭丽舍大街一端的协和广场附近有一家举世闻名的法式餐厅里,新科法网女单冠军Sameen Shaw正在享受属于她的美食。结束了在埃菲尔铁塔的拍摄活动之后,Shaw就来到了这里。但她在大快朵颐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位意外来客。


    “Sameen?”来人正是新科法网男单冠军西班牙人胡安·卡洛斯·费雷罗。


    Shaw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到了遥远的西班牙,眼前站着的费雷罗比她大两岁,是她的师兄。作为网球学校里同一年龄段最为拔尖的选手,彼时尚且年幼的Shaw早就听说过这位师兄的大名。虽然两人交集不多,但Shaw倒是对费雷罗印象颇深。


    “先恭喜你啦!拿下了第一座大满贯奖杯。”身穿蓝色衬衫的费雷罗一派休闲的模样,他和Shaw一样,刚刚在凯旋门附近完成自己冠军拍摄活动。


    “你也是!”Shaw伸手邀请费雷罗坐在她的对面,而服务生立刻会意,将菜单递给了费雷罗。


    听见费雷罗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西班牙语费力地点着单,Shaw忍不住为他解了围。


    “这么多年了,师兄你在语言上可是一点没有长进。”


    “嘿,我是西班牙人么,只要掌握这一门语言就够了。”被称为“红土之王”的费雷罗身材瘦削,他在红土场上的一切表现都堪称教科书一般,那优雅的滑步技巧甚至能让人感到赏心悦目。不过在场外的费雷罗少言寡语,奉行着要用实际行动征服球迷而不是靠一张嘴。  


    “在瓦伦西亚的时候,我说不好英语,现在依然说不好,早就放弃了。”


    “多说多错,不如还是闭嘴吧。”Shaw用叉子指着盘子里的蔬菜,用实际行动演示着标准的“闭嘴吃菜”。两人相视一笑,开始聊起了当年在瓦伦西亚的共同岁月。


    如果两个同样不善言辞、奉行着“沉默是金”的人突然坐在同一家餐厅里有说有笑,大家会怎么想?


    如果这两个人还是“青梅竹马”,来自于同一家网球学校,又同时在今年登顶法网,大家会怎么看?


    当Sameen Shaw和费雷罗在马克西姆餐厅共同用餐的照片一经公布,全世界的网球记者都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就连最愚钝的那一位,都已经拟好了明日头条的标题,“法网情缘——网球界金童玉女情定巴黎”、“Sameem Shaw、费雷罗共进午餐尽显浪漫(图)”、“冷艳冰山Sameen Shaw的白马王子竟是他!(图)”


    第二天网球世界就被这条令人震惊的消息炸开了锅,几乎所有的体育主流媒体都报道了Shaw和费雷罗共同进餐的消息,消息灵通的小报记者们甚至找到了Shaw和费雷罗用餐的小票,好事者还在分析Shaw和费雷罗这顿饭到底吃了什么、花了多少钱……


    从巴黎到LA有9个小时的时差,不过在网路信息时代,所有的爆炸性新闻可不会再有任何时差。当Root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走向自家前门的时候,等待着她的正是一份份写着法网男女单冠军情定巴黎消息的报纸……        



评论
热度(86)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