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三次机器破坏了Shaw的好时光,一次Root补偿了她

细菌研究所:

肖根,如题。


 




 


Shaw喜欢三样东西——牛排、小熊、和沾染上了火药味的Root。


 




 


——


 


  没人喜欢一位脾气不好的顾客,就算她身材火辣脸蛋漂亮也一样。


  ......或许加上她大腿上那把正硌着她的手枪情况会好一点?


  “EXCUSE ME.”


  服务生有些不耐烦的停下脚步,这是半小时之内拦住他的第四位顾客了。然而在察觉到黑发女人眉间明显“小伙子我可不好惹”的讯号之后他识趣地展开微笑,乖乖欠身——


  “能帮你什么吗,女士?”


  “是的。你能把我的牛排送来吗?”Shaw扯起嘴角,发誓这是她在目前心情状态下能够展现出来的最礼貌的微笑了,“我已经等了.....”她瞟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着她已经离开那个愚蠢的柜台一个多小时,“很久了。”


  而且还是在肚子里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


  服务生目光扫过桌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放在桌角的白色卡片转过来面对着Shaw,他确定小个子女人没注意到这个,“不好意思女士,我想入场券上写得很清楚,我们按号码上菜,您的牛排还在后面。请耐心一点。”


  Patience my ass.


  Shaw笑容僵硬地放走了可怜的服务生,她伸手拿过那张卡片,看清了号码后悄悄抬脚用十厘米的高跟鞋使劲踹了下桌脚。


  “……吃个饭都要和我念叨号码。”


  桌子在地板上滑动的刺耳声音在餐厅里有些明显,对桌一位金发碧眼的帅哥疑惑地抬头,看见对面美女发黑的脸色又赶紧把头埋了下去。


  新买的高跟鞋有些不合脚。Shaw咧咧嘴换了个姿势,在牛排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子的时候心情郁闷地决定再等十分钟看看。


  都怪Finch,先是带着他那老式风格的惊艳表情对Shaw说“哦Ms.Shaw我想这家餐厅你一定会感兴趣的”,然后他送了Shaw一张关于牛排活动的入场券。Shaw原先对这种没事儿找事儿搞活动的餐厅嗤之以鼻,直到Root对她说真的可以去试试的时候,他穿上了这家破餐厅要求的“正装”,在愚蠢的日常工作结束时,就像个中年妇女一样冲过来排队。


  蠢。


  Shaw简单地总结,藏在大腿旁的小巧手枪硌得她有些疼。希望这家牛排值得她一个多小时原本属于啤酒和披萨的美妙时光。她把牙齿咬的咯咯响。


  “76号。”


  Shaw打了个哈欠,又瞟了一眼号码牌,78。她无聊地开始把这个数字和自己的事情联系起来,七十八发子弹,七十八个死人,七十八块狗饼干,嗯。一个站柜台的化妆小姐下班以后也该享受生活。Shaw想着,喝了一口手旁放着的水——


  “如果不能享受世界,为什么还要拯救它呢?”


  至少从对面的帅哥盘子里的牛排卖相来看,这里的食物不会让她太失望。Shaw简直可以看见她可爱的牛排小姐跳着舞蹦到面前里,她将把叉子戳下去送到唇边一口咬下,齿间迸出鲜美的汁液——


  这种时候,手机震动的声音简直是灾难。Shaw把自己和牛排小姐的春宵幻想中拖出来,翻了个白眼滑开手机。


  “Ms.Shaw,恐怕Mr.Reese需要你的协助。”电话那头Finch的语气急促,和他的声音一起噼里啪啦传过来的还有键盘声,“他在处理号码的时候出了些问题——”


  “现在?!”Shaw的声音都难以置信的提高了,“Finch,你确定Reese没了我的协助就会死吗?”


  Finch显然没料到Shaw会这样说,他有些疑惑地停顿了一下。“......我查到了你的位置,Ms.Shaw,John就在下个路口,请你尽快赶过去。”


  “78号的牛排。”


  Fuck。


  Shaw深吸一口气,起身拿包然后冲到端着牛排的服务生面前抢过盘子,一气呵成。


  在一店子人惊讶的眼神中她转头耸了耸肩,“抱歉。”她眯着眼睛,一手拿着包一手端着盘子,果断地踹开了门。


  “你们上菜太慢了。”




  Shaw斜着眼睛看了下放在一旁不断振动的手机,接起电话之后她迅速把手机放到了一旁,继续嚼着口香糖擦拭自己的枪,任凭那边声音不断传来。直到一分钟后她才拿起电话,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道歉:“抱歉Finch,下一次我绝对不惹人注目地踹门了。”


  那边的小个子老板沉默了几秒钟,“......刚才我并没有在说昨晚处理号码之前发生的小插曲,Ms.Shaw。不过你能真心诚意的道歉也不错,鉴于你被取消了那家餐厅的VIP资格。”


  “真可惜,那家牛排真的还不错。”Shaw面无表情。牛排小姐被她送入嘴中的样子算不上优雅,可她几秒钟前才用牛排盘子撂倒了妄图用枪指着她的可怜抢劫犯,大块的牛肉吃起来还算可口。至于会员什么的嘛,Whatever。


  “我想我们还是以后再慢慢谈论关于牛排的事情吧。”Finch的声音有些无可奈何,“Mr.Reese告诉我他答应了你一件事。”Finch顿了顿,Shaw也停下了擦枪的动作,饶有兴趣地等待着Finch的下文。


  “.....我想他们已经到楼下了。”


  Shaw把枪放在床上,抓起外套就往楼下走。




  “我来这百分之八十的原因都是因为狗狗。”


  Shaw记得她刚加入图书馆小分队时对Finch说过的话,这句话在当时简直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实。另外百分之二十?大概是想毙了Root的强烈愿望吧。


  不过现在Shaw顾不上这些——她正忙着揉着狗狗的头,欣赏它呼噜呼噜地吃东西。


  她最近和Bear相处的时间出奇的少。拜她愚蠢的日常工作和累人的“兼职”所赐,她连地铁都很少去了。经常是一下班就抓着手枪往倒霉的号码面前跑。Reese和Finch非但没有在Bear这件事情上帮上忙,还经常牵走Bear去出任务,还冠冕堂皇说是号码需要。


  Shaw已经不止一次地表达过自己的不满,她觉得Bear完全只是起了个卖萌的作用。“这种事情明明Reese都能做。”她对着老板抱怨,Finch只是推了推眼镜。


  Finch似乎对Shaw照顾Bear很不放心。Shaw觉得即使是Finch,这个造出了让Root五体投地的机器的(前)亿万富豪,有这样的念头也蠢毙了。如果Bear是人的话——她曾经信誓旦旦地对Reese说,他们会成为绝佳的拍档。而Reese——他会担忧Shaw不小心多揍了号码几拳,但他不会担心Shaw照顾Bear。他自己都喂Bear剩饭吃呢。


  Reese交过狗绳给Shaw的时候有些无奈:“别给它吃太多零食。”Shaw挑挑眉,“......然后呢?”


  “Harold重复了十遍。”


  Shaw同情地拍拍Reese的肩膀。Finch让Reese来送狗简直是个明智的决定。


  其实Shaw想和Bear独处的原因很简单——“给Bear洗个泡泡浴”不久前被她正式加入了遗愿清单。


  在给Bear洗澡之前,Shaw又塞了一大块狗饼干在Bear的嘴里,在狗狗粗粝的舌头舔过指尖的时候因为痒麻的感觉微笑。拜托,及时是身为特工的她也不能抵御住多汁鸡块和牛排的诱惑,更何况Finch自己都有被Reese的甜甜圈养出来的小肚子。Shaw翻了个白眼。


  热水放好了,Bear欢快地跳进去溅起水花。它总是很喜欢和Shaw呆在一起,虽然Bear也很喜欢Finch的高级狗粮,但牛排和鸡腿总是更合它的口味。Shaw一点也不在意地胡乱用光裸的小臂擦了擦沾上水珠的脸,伸出手揪了一下Bear湿漉漉的黑鼻头,惹得军犬甩头打了个喷嚏。Shaw看着Bear咧嘴的样子勾起嘴角,用热水沾湿它之后然后用香波揉搓着Bear的皮毛。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她喜欢狗。Shaw一边与Bear疯玩一边放松地想——它不在乎这个“浴缸”是不是在Shaw客厅中间临时搭成的,也不在乎Shaw穿的多还是少,它们就是单纯喜欢和你待在一起,然后用亮亮的眼睛看着你,你愿意告诉他一切不开心的事情,心甘情愿地抱着它感受它温暖的皮毛和呼吸。


  Shaw发誓对着Bear微笑的次数绝对和她平时翻白眼的次数一样多。


  “你可是特例中特例啊,小帅哥。”Shaw一本正经。Bear呜呜地叫了两声,凑上去舔她的脸。


  “嘿,甜心,和Bear约会得还开心吗?”


  Shaw真是越来越讨厌自己不取耳机的习惯了,“什么事?”


  “我不能只是想你了吗?”


  Bear歪着头看着Shaw一边翻白眼一边对它说的唇语“Liar”。


  “还有,The Mechine 给了你个任务。”


  Shaw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现在满手泡泡地蹲在客厅中央,有些滑稽,“现在?”


  “恐怕是的,Honey。”Root仿佛没听见Shaw声音里的杀气一般,语气轻快,一点也没感到抱歉:“我很想陪你一起,不过现在我正在处理Larry的事情,他今天是我的巴士司机。”Root那边传来钝器敲击的声音,一阵嘈杂,“快去吧亲爱的,别让你的约会对象久等了。”


  Shaw扯下耳机,在扔进水里和直接踩烂之间选择了后者。Bear对着地上的耳机残骸呜呜两声,顶着满头的泡泡看着Shaw,舔了舔嘴巴外沿。


  “……别让Reese他们给你洗泡泡浴!”


  Shaw挫败地牵过水管,让水流浇到Bear头上冲掉泡沫。Bear委屈地叫了两声,甩掉身上的水珠。




 跟着Root准没好事。这是Shaw经过了被电击枪电晕,还差点用熨斗和Root玩了场不合时宜的SM后得出的结论。但是Shaw——她就像一只猎豹,不停追寻着血腥味,刺激和危险就是她的猎物。


  所以Shaw喜欢和Root一起,她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是不错的搭档。Root火辣又会用枪,当然还有在她耳朵旁边一直念念叨叨的小上帝,这些特质放在战斗里面,简直是炸弹般诱惑的存在,能把Shaw刺激地跃跃欲试,哀嚎抱膝盖的人只增不减。


  前特工一直是喜欢找乐子的物种,特别是在刚刚经历过生死战斗的时候。火药味和血腥味更容易点燃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她在这一次的战斗之后把Root按在了墙上。


  Root的反应让Shaw感到很满意。在第一次的擦枪走火之后她们俩都喜欢上了这种充满了及时享乐与能量释放的方式。说真的,比起让两个人分别出去找人释放压力这种一点也不专业的方式,还不如物尽其用。至少Shaw是这样想的。


  更何况Root还他妈是个棒透了的床伴。


  Shaw向下扯着Root的内衣,手塞进Root凸起的肋骨和黑色胸罩之间的缝隙。Root正忙着对付Shaw塞在她嘴里的两根手指,双手在Shaw的腰际暗示般上下抚摸。两人的喘息在没灯的小巷里甚至有些回音。


  Root在最后一个威胁解决后甚至连气都没喘顺就被Shaw压制在了墙壁上——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枪战,她深知自己和Shaw一样向往着刺激,而她真是爱死了Shaw掠食者般深沉粗暴的眼神。


  Shaw在动情的时候眼睛的颜色甚至会变得更深一点。当然,这黑漆一片的巷子里Root可看不见。可这并不影响她想象小个子女人锁定猎物般让她颤抖的眼神。Root抬起脖颈让Shaw更方便在那片区域舔吻,气息沉重地落在她的耳边,颤栗从耳垂蔓延到全身。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Root也对于耳边出现的声音而感到一丝遗憾。


  “我想你需要先停下,Shaw。”


  Root的声音带着糖果的甜腻味,这位可可泡芙小姐同时还在用舌尖轻舔着Shaw的耳廓,根本没有自己的话里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Shaw放在Root胸前的手陡然加重了力道,Root愉悦地由着Shaw的动作从喉咙间哼出呻吟。


  揉搓挤压着手掌里的软肉,掌心中另一具身体的温度和自己下腹陡然涌上来的温度让Shaw的声音沙哑而恼怒:“所以呢?现在机器小姐还在你的耳边催促吗?”


  Root只是勾起嘴角,抓住Shaw的手,带着它刮擦过因为Shaw的粗暴对待而挺立的尖端,因为指尖的枪茧而发出一声介于痛苦与愉悦之间的喘息。她眨了眨越发湿润的眼睛:


  “Sameen,再过十秒钟,这小巷了路灯会亮起来,住在楼上的一位老先生会被吵醒,看见我们的动作之后会报警,而刚好经过的警察会把我们抓起来。”


  Root的手指拂过Shaw已经停下的手腕,眼神在黑暗中对上Shaw的。


  “现在,为何不帮我再救一个号码呢?”



  在酒店房门打开的时候,Shaw迅速走了进去,一点也没因为桌子上散发着热气的牛排而感到吃惊。Shaw从容地坐下,用叉子叉起牛排就开始吃起来。


  Root坐到桌子对面,托着腮看着手臂上还缠着刚才匆忙包扎的纱布的Shaw。


  “好吧。”Shaw大概是被Root的眼神盯毛了,她放下叉子,回望面前展开微笑的女人,“我承认,这牛排不错。”


  “别对我说Sameen,”Root眨眨眼睛,“机器自有她的安排。”


   “对哦。”Shaw翻了个白眼,“所以机器在我帮你救了号码之后,大发慈悲地把我失去了资格吃的那家牛排打包回来给我?”


   “谁让你抢别人的盘子呢?”Root微笑,起身往储物柜走去,“明天上午Harold和他的Helper Monkey将把Bear送到你公寓去,你可以重新给它洗个泡泡澡了。”


  Shaw有些疑惑地看着在储物柜里面不断翻找的Root。


  “机器说打扰了你的兴致三次,她很抱歉。所以,她让我补偿你,”


  Root拿着一副手铐走回来站在Shaw的面前,然后啪的一声把它扣在了自己的手上——


  “还记得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吗?”


  Shaw挑起眉,她觉得这是学Root说话的绝佳时刻——


  “Absolutely.”




——END——

 
 

 


 



评论
热度(466)
  1. 佚名啊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细菌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