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小剧场

正始之音:

小剧场:我知道(下)


    Shaw有个习惯。


    每当她感到紧张的时候,她会用数心跳的方式来镇定自己的精神。当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时,似乎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回归到了原位,静静等待来自主人的召唤。


    这一招帮过Shaw很多次,第一次站上大满贯决赛场地时,第一次在罗兰·加洛斯捧杯时,单膝跪在Root的面前,拿出自己的迷你锤子向她求婚时,以及……现在。


    1、2、3……4


    5……6……


    7……


    等等,我数到哪里了?For God's sake!心跳声明明就在耳畔,每一下深深的震击,都好像要贯穿自己的耳膜,可偏偏,可偏偏,就是数不清。Shaw感觉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马上就要弃她而去,好像她的一切挣扎,都是那样徒劳无功。


    不如,就这样吧,就这样沉醉。这是Shaw闭上双眼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Root的双手此时正在她的背部游走,她的右手五指并拢,手掌用力贴在Shaw的腰部,慢慢向上做着直线推动。而左手则轻轻附在右手之上,重叠着,抚摸着,与Shaw近近距离的“亲密接触”着。她的手掌,每及一处,便带来一阵直击内心的畅快淋漓,每到一所,便引起灵深处那连绵不绝的悸动。


    Shaw很快就觉得有些口渴。


    她说不清这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别的。她是那样渴,好像置身在撒哈拉大沙漠的艳阳之下,四肢已经快要失去知觉,口干而舌燥。她举目四望,远处的绿洲景色是那样的迷人,湛蓝色的湖水,绿草成荫……


    “嗯,渴。”那沙哑的喉音,让Shaw自己都有些惊讶。不过却让那人停下了那双充满魔力的手。


    “想喝水么?”Root净了净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水来,扭开盖子。


    但她却没有把瓶子递到Shaw的手上,反而自己抿了一口。


    Shaw久等不至,终于翻过身来,撞上的却是Root似水的眼睛。下一秒,这双眼睛便近在咫尺。


    Shaw又在耳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她感觉嘴唇上覆盖着另一层炙热,但舌尖却流过了丝丝凉意。不过迎接她的唇的,很快又变成了空气,还有Root那似有似无的笑意。


    Shaw不知道怎样应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是恼怒?她不知道。随即,她笑起来,大概是在笑Root的大意,要知道,玩起“口舌之争”来,她Sameen Shaw还未曾输过呢!


    下一刻,攻守势异,主攻进攻的变成了Shaw。她一把拉过那个调皮的按摩师,双臂紧紧箍着对方的腰际,Root原本盘着的秀发立刻倾泻下来,发梢绕在Shaw的脸颊之上,可她却无暇顾及。她的眼里,只剩下对方那澄澈的双眼,和那红色的唇际。Shaw的唇瓣,流连着对方那棱角分明的鼻尖、凝脂般的肌肤,半响过后,才向自己的目的地进发。


    这一次终于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唇齿相依。


    绵长的吻,清泉般的细流,香甜的空气。Shaw的双手,学着刚才Root的样子,从腰际渐渐向上推进。恼人的白衣,悄无声息间坠在了床下。顷刻间,另一件黑色的内衣,也加入了白衣的行列。


    Shaw的眼中,倒影着那个人灿若星辰般的棕色眼眸。Shaw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她的手搭在那人的颈间。网球这项运动给Shaw的手指留下过层层叠叠的伤痕,如今每一道伤痕,每一处粗糙,Root都能感觉到。这是她的Shaw,伤痕累累的,Shaw。


    Root将身体放在按摩床上,一手拿过Shaw的右手,清晰的指茧蔓延在Shaw的每一根手指的根部,食指侧面的茧尤为明显,那是长年采用单手反拍留下的“遗产”。Root亲吻着这些痕迹,唇瓣顺着Shaw伸出的右手而下,从锁骨到腹肌,从耳垂到手臂。


    Shaw撇过头,给Root留下了一个完美的侧颜。Root的手指拂过Shaw的眉间,英挺的鼻、翘起的唇,还有那宛若雕塑般的精致下颚。紧接着的,是Shaw那些富有弹性的肌肉。长年的运动让Shaw周身没有丝毫的赘肉,紧致的肌肉绵延起伏,似乎在自主呼吸着,又好像在争前恐后地呼唤与渴望着什么。


    对于Shaw,Root一向予取予求。


    Root的指尖,滑过Shaw那快要沸腾的皮肤表面,一路向下挺进,在热与炙热之间反复徘徊。Shaw不自觉地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对于Root来说,那可是再过熟悉不过的信号。她的Shaw从不喜欢出声,即使是在兴致最浓的时候。Root终于决定不再拖沓,她的双手划过Shaw的双腿,摘下单薄的黑色布料。调皮的手指在腿部自由自在地行走,仿佛是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里做着冒险游戏。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这场探险似乎永远不会穷尽。而勇敢的探险者却还不知足,偏要那森林的尽头玩起追逐的游戏。Shaw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明明是安静的夜,却好像万籁有声。她的肌肤在叫嚣,她的腰肢在呐喊,她的喉间,终于发出一声轻叹。


    而这声轻叹,最终为Root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Root的声音仿佛远处那渺远的歌声,绕梁三日,才终于抵达彼岸。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但Shaw还是听懂了,她说,“Dont worry.Just Give it to me.Just……Trust me.”


    Shaw睁开眼,两声心跳终于融为了一体,以相同的频率起伏着。


    而这相同的心跳声,好像把全身的力量重新还给了Shaw,她一翻身,将Root拉到刚刚自己躺着的位置,她抚摸着Root散落的秀发,俯身在Root的耳垂边呼吸,Root听到Shaw说,“This could take all night.”


    在Root的眼中,星汉西流俱抵不过Shaw此刻的笑颜,Root听见自己说,“Stay the course.Sameen……”


    


  -------------------------------我是夜深了的分割线----------------------


我已经尽力了,就不放米斯金娜酱出来了……


米斯金娜:终于让我松了一口气。


粉丝A:哎,我查到了米酱的裸照!


粉丝B:什么?裸照?


粉丝C:对对对,裸照!


粉丝A:甩出一张裸照。


粉丝B:什么东西?人家裸照都是用手遮住一点好么?你看看米斯金娜……


粉丝C:小拇指的一截就够她遮掩了……完全不露好么?严严实实好么?


粉丝A:你们懂不懂比例?米酱这么高,手指也长么!手也大么!


粉丝B&C:米酱1米74……高在了哪里?


粉丝A:这个身高很熟悉啊~好像有一个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粉丝A&B&C:呵呵呵呵……今天月色真好~ 



评论
热度(107)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