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第三十二章 计划……通?(下)


时间:2003年12月24日下午5点


地点:洛杉矶,Finch家所在街区


人物:Sameen Shaw、Finch的邻居


    问:已知俱乐部距离Harold Finch家街区7公里,Sameen Shaw骑自行车的时速是20公里/小时。请问Shaw从俱乐部到Finch家街区需要多久?


    答:21分钟


    批语:错误


    正解:30分钟


    如果上天再给Shaw一个机会,她宁可跑着去,也不会选择这辆自行车。


    先不提骑车的部分,光是上这辆车就费了Shaw的九牛二虎之力。工作人员的那辆车,可是一辆带着横杠的男式自行车,Shaw折腾了半天,才在人家的帮助下又蹦又跳勉强坐上了座椅。接下来则是第二个难题,Shaw伸直了腿也没够到踏脚板……


    这一切都不重要,不重要。Shaw给自己做了3000遍心理建设,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前方的路,而不是执着于脚下那似乎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的踏脚板。如果没有那根讨厌的横杠,Shaw完全可以采取站骑这种高端的技法,不过人么,总不能事事如愿的。


    在经历了身心都备受折磨的30分钟后,Shaw终于看到了工作人员说的那个街区。Harold Finch家就在这里了!Shaw纵身一跃,3秒之后双脚终于落到了地面上。自行车?还问什么自行车呀,早就被Shaw扔在一边自生自灭了。


    但一切的磨难根本没有结束。


    这里有那么多房子,而且都长的差不多,哪一个,哪一个才是Finch家呀!Shaw又给自己做了3000遍心理建设,才勉强压下去了想要咆哮的怒火。都到了这,总不见得再打电话给Root问吧!Shaw整理一下风中凌乱的头发,走向了右手边的第一户人家……


    门铃声响过三声后,一个探头探脑的小男孩打开了门。


    Shaw感觉自己的笑容有些僵硬,可她管不上这么许多,“嗨,你好,小朋友。”


    小男孩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一溜烟跑了,接着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了门后,“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额,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正在找一户人家,嗯,一个网球教练,Finch。请问您知道,他家具体是哪一栋吗?”


    中年妇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你是谁?你找Harold干什么?你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儿,现在找上门来了?我就知道他有问题,亏得Grace这么相信他!”


    这是什么跟什么?失散多年的女儿?


    “不是,我不是……”


    “什么你不是!我看你跟Finch长的简直一摸一样,都那么,袖珍!”


    这家男主人的及时出现阻止了Sameen·这下再也忍不下去了·Shaw的发作,“哎,这不是Sameen Shaw么!”


    “什么Shaw不Shaw的,她是Finch的私生女!不行不行,我得去告诉Grace!”


    “你别闹,人家是网球巨星。”


    “巨星?额,现在都流行迷你巨星么?”


    “Finch家在对面,右手第三家,不好意思了。”男主人连珠炮似地报出了Finch家的地址,然后趁着Shaw愣神把自己的老婆拉进了房间,一把关上了门。  


    




时间:2003年12月24日下午5点05分


地点:洛杉矶,Finch家门口


人物:Sameen Shaw、Root


    刚刚这35分钟时间,简直成了Shaw人生中最难熬的35分钟,没有之一。


    好在这再难熬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Shaw已经站在了Finch家的门口。想想Root,再想想Root,这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真的。


    Shaw整理一下自己因怒火冲天而再次变形的头发,墨镜放在口袋里,帽子拿在手上。衣角拉平,裤子拉直。随后,她在Finch家的前门徘徊起来。


    此时Shaw脑袋里想只有一件事情,等一下,要怎么对Root开口呢?她那个“完美无缺”的计划里,好像压根没有写着这一条。她到底要怎么对Root解释自己的突然出现?


    说话一直不是Shaw的强项。但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根本容不得她再想下去。她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走向前去按下门铃。3米、5步,这是她和Root之间的距离。


    然而还没等Shaw跨出第一步,门就突然开了。


    Root站在门前。


    Root穿着紫色的毛衣,棕色的秀发披在肩膀上,门后黄色的灯光,给她的人影打上了金黄色的轮廓。她歪着头,嘴唇有些微颤,眼睛里悄悄浮起了一层水雾。


    Shaw看到那个人影奔向了自己,随即重重撞上了她的身躯。那个人是那么用力,以至于Shaw的心,在那一刻都仿佛在颤动。那人的双手抱得那样紧,那人的嘴唇靠的那样近。那一瞬间,Shaw终于为自己的双手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她慢慢张开手,环着那人曼妙的腰线。


    “Sameen……”


    Shaw已经记不清,上一次Root这样叫她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只知道,这一声Sameen,她真的期盼了很久。




时间:2003年12月24日下午6点30分


地点:洛杉矶,Finch家


人物:Sameen Shaw、Root、Finch、Grace


    Finch家的圣诞大餐简洁却不失温馨。Shaw与Root并排坐在Finch与Grace的对面。对面两位的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那有些暧昧的眼神。Shaw只能低下头,猛吃起来。


    “哎?这道牛排的味道真不错!Grace是你做的吗?手艺真不错。”


    Grace望了一眼Root,笑着说,“这可不是我做的,那是Root的拿手菜呢!”


    Shaw看着自己左手边的Root,心中泛起了别样的涟漪。同是21岁,Shaw自己基本不具备任何烹饪技能,她是运动员也不能随便乱吃,一般情况下都在俱乐部里解决了。但Root却能烹调出如此精致的餐点,想必是经常为别人下厨。     


    “Sameen,喜欢吃吗?那就再来一点吧。”


    “嗯。”


    Shaw拿着手中的刀叉,看着Root为她张罗,突然心生感慨。一个人过,的确很好,但是两个人?会更好吧!不对,是和她,那个特定的人在一起,会更好吧。


    晚餐过后不久,Shaw就起身告辞。她手里的那张机票,是23点30分从洛杉矶飞纽约的。Root也跟着起身,她说,“我送你,我开车了。”




时间:2003年12月24日下午8点30分


地点:洛杉矶,Finch家门口


人物:Sameen Shaw、Root


    洛杉矶的冬天,比起纽约来可算得上温柔和煦的多了。晚间的风虽有凉意,却并不刺骨。


    Shaw戴起自己的帽子,正要走出前门,却被Root叫住了。


    Root走到Shaw面前,双手搭在Shaw的手臂上,她的眼睛里仿佛都带着丝丝笑意,她说,“Sameen,抬头看!”


    Finch家的前门上装点着圣诞节常见的植物——槲寄生。


   “槲寄生下的亲吻,Sameen,你可不能拒绝哟。”Root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像是在等待着圣诞礼物的小孩那样。


   “Sameen,听说,要是一对情侣在槲寄生下亲吻了,他们就可以白头偕老厮守一生哟。”


   “Root……”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Shaw声音中的犹豫不决Root都听在耳中,不过Root一点不灰心,谁让她喜欢的,是21年来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不知道恋人为何物的Shaw呢?


    Root伸手正了正Shaw的帽子,“这样才好。”


   “Root!”


   “嗯?”


   回答Root的,不是Shaw的声音,而是Shaw的左手。她掌心的温度一点一点传进Root的手掌,一点一点传进Root的心间。


   牵着Shaw的手,Root故作神秘状,低下头对着Shaw来了一番耳语,“Sameen,我还听说,谁要是拒绝了槲寄生下的吻,可是要倒霉整整一年哟!”


   


时间:2003年12月24日下午11点30分


地点:洛杉矶国际机场


人物:Sameen Shaw


    这一次,飞机总算没有再晚点。Shaw准时登上了飞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一直在回想过去十几个小时里发生的故事。从倒霉的自行车,到槲寄生下的Root。想起月光下Root的脸庞,Shaw不禁笑出了声,你看,我的计划果然很成功!




-------------------------我是榭寄生的分割线---------------------------


Rootの诅咒,很准的!


今日加更~庆祝本人粉丝数超过350啦~


Shaw:你才袖珍!你才迷你!你们一家都迷你!


Finch:你才袖珍!你才迷你!你们一家都迷你!


Root:小小的多可爱?


Shaw:汪?

评论
热度(119)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