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八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Samantha groves、Samantha groves、Samantha groves……又是Samantha groves。”Reese的俱乐部里订了很多网球杂志。而这些网球杂志的4月刊,可想而知都是怎样的封面,是怎样的内容。Shaw随便翻看了几本,封面都是Root那回眸一笑,里面则是各色记者对Root的各种采访。好吧,Root红了,彻底红了。
       Shaw放下那些杂志,摇摇头,自己走上训练场。虽然印第安纳维尔斯赛之后紧接着另一项重量级的一级赛事迈阿密大师赛,但在印第安纳维尔斯早早出局的Shaw还是先回了一趟Reese的俱乐部,回了一趟自己所谓的家。 
       Reese很不理解Shaw的举动,如果按照以往Shaw的性格,她应该会立刻动身前往迈阿密,为这项一级赛事中奖金数最高的比赛做准备,而不是在他的俱乐部里翻杂志。不过Reese或多或少能理解Shaw的心情,自己在意的对手踩着自己的尸体登顶,还借此扬名立万,放到谁身上都不会好过的。       


       但Reese不是女孩,他可能不太明白,平日里看上去神经如钢铁一般的Shaw,也会在心里悄悄泛起一股酸劲。很久很久以后,Root曾经问Shaw,2002年的那个春天她到底是怎样的心情,而Shaw总是假装自己没听见。       


       又过了很久,Shaw终于开了口,她说,我的女朋友长得好看,这种事情我知道就可以了。


       Root也会假装,她会假装自己没看见Shaw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怎样一副恨恨的表情。


       好了,让我们言归正传。
       3月份的天气并不算太热,不过Shaw已经汗流浃背。在大赛前训练的太狠,这可不是聪明的球手应该做的事情。在Shaw准备开始另一轮体能训练的时候,Reese站了出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过两天,我们就要出发去迈阿密了。”
       “好吧。”Shaw拿起毛巾,擦拭止不住的汗水。Reese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大概就是这个时候,18岁的Shaw开始名声鹊起。这个看上去颇有异域风味的年轻少女闯入了女子网坛的最高殿堂,没有人敢看轻这个技术尚显稚嫩的年轻人。在堪培拉,她拿了冠军。澳网止步第四轮,柏林站挺进4强,然后法网同样也是四强。在温布尔顿的草地上,Shaw杀进了决赛,只是最后惜败给了如日中天的大威廉姆斯,就连大威赛后都对Shaw赞不绝口。那时也有许多杂志社打电话来希望能采访Shaw。想想也是,Shaw有实力,有美貌,虽然总是一副谁都不想理睬的面孔,但这恰恰还为她增加了神秘感。 
       不过Shaw就真的谁的面子都没给。摄像机、话筒这些能让她迅速走红的东西,她一样也不喜欢。没人知道这个从西班牙来的女孩到底有怎样的身世,没人知道她的故事。赛前赛后那些逃不过去的采访,Shaw也尽量用简短的句子来回答所有的问题,只要和网球无关的问题,Shaw的回答永远都那么简短有力,“那不重要。”
       是的,那些都不重要。Samantha groves上了封面,这不重要;Samantha groves比她先拿到了一级赛事的冠军,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Samantha groves还会出现在迈阿密的签表上。Shaw已经开始盘算,自己要怎样才能把“重要”的事情做好。
       带着这样的信念,Shaw出现在了迈阿密。
       在那里,Shaw又一次见到了Root。不过不是在赛场上,而是在更衣室里。实际上,她们在不同赛场的更衣室里相遇过很多次。不过这一次有点不一样。
       许多球手都在恭喜Root,恭喜她刚刚收获了自己职业生涯迄今为止最大的突破。Shaw看到人群中间的那个带着笑脸的Root,就不由自主走了上去。Shaw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干巴巴,“Congrats.”Shaw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没头没脑这么蹦出了一个单词。Root歪一歪头,看着Shaw的眼睛,真诚地说着谢谢,仿佛刚刚Shaw送给她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Shaw转身,落荒而逃。如果她能再坚持多一秒,或者是悄悄回头看一眼,她一定会发现,其实Root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她。
       可是她没有。
       此时此刻的Shaw,正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正常一点说话有那么难么?这么半天就说出一个词来……更关键的是迈阿密大师赛才刚开始,所有的女子选手都还在,此时的更衣室里人头攒动,偏偏就在这种时候出洋相,旁边的球手都快看呆了,这下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不过她很快又获得了在更衣室里和Root相处的机会。她和Root的第二轮比赛(首轮不用出战)同时开打。Root的对手是75号种子卡拉·布莱克,三盘鏖战的比分是4:6、6:4、6:2,胜出的是75号种子。Shaw的对手是44号种子安娜·斯马什诺娃,三盘鏖战的比分是6:7、6:3、6:4,胜出的是44号种子……
       正在现场采访的记者们早已跌破了眼睛,本来在电脑上写好的“迈阿密首轮赛风平浪静”这种稿件已经彻底进了回收站。不过他们也面临着一个幸福的烦恼,头条是写刚刚创造的奇迹美女球手Samantha groves意外出局呢,还是写世界排名第八的Sameen Shaw连续两站比赛表现低迷呢? 
       不少人选择为Samantha groves的失利粉饰太平,“这个女孩在印第安纳维尔斯消耗了太多体力。而背靠背赛事本就极为考验球员体力,为了观赏性考虑,WTA是否应该改变赛程?”而选择了Shaw的记者们则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球场上的Saemeen Shaw没有丝毫的表情,不过现实比她的冰山脸更加冷酷。连续两站赛事,Shaw都没有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准,世界8号种子会不会只是一颗流星?毕竟,在女子网球界,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流星。”
       Root的比赛更先结束,她先一步回到了更衣室。洗完澡的Root安安静静地坐在她的储物柜前面,手里经常拿着的数据也不见踪影。她的唇有些颤抖,实际上每次脱力,她都会感觉自己全身在颤抖。
       Shaw洗完澡回来的时候,脸上阴云密布,一看就是输了球的模样。她看到Root安静的脸庞,下意识坐在了她的身旁。
       “比赛怎样?”趁着人少,Shaw终于一次多说几个单词了。
       “输了。”Root的样子还是那么平静。
       “嗯,我也输了。”Shaw打开一瓶运动饮料,咕咚咕咚起来。
       Root抬头看一眼Shaw,“这回我们一样了。”
       Shaw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继续喝水。沉默在她们之间弥漫开。Shaw在心里暗叫不好,Root好像是在难过吧,她好像是有难过吧。有吧?有吧。
       Shaw决定打破沉默,可说话真的不是她的强项,“嗯,我的对手,斯马什诺娃,对,她挺厉害的,44号种子什么的,完全就是在蒙蔽别人,听说她有个很霸气的绰号,叫‘Control’什么的,你下回遇到了,可要小心。”
       Root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听到了Shaw那磕磕巴巴的句子中传达的意思,这家伙是在安慰她吧!明明Shaw自己也输了球,竟然会在这时候主动关心别人,看来也是个面冷心热的主。
        另一边的Shaw差点就要炸毛了,她说的话哪里好笑了?Root把身体直起来,“嗯,谢谢你了,我会注意的。我的对手布莱克没什么厉害的,就是我累的很。”
       Root伸出自己的手,“你看,我现在手还在抖呢。”Shaw握住Root的手,这好像是她第三次握Root的手。现在这双手有些微凉,抖动并不剧烈,但看得出,这个女孩的体能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Shaw就这样一直握着Root的手,除了这样,Shaw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接着,更衣室里有更多的选手回来了。Root的手挣扎了一下,Shaw才意识到,立刻松开。Root起身,准备离开。不过长时间坐着的她起来的时候有些晕眩,眼疾手快的Shaw立刻扶了Root一把。Root报以一个甜美的微笑,不过昔日那红润的嘴唇,此刻却有些白,显得格外脆弱。看着Root的离开之后,Shaw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她现在才想起来自己的教练Reese肯定有“很多话”想要和自己讲。

评论
热度(48)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