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十四章 更衣室危机
       法网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Root都没能和Shaw说上几句话。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场奇怪的更衣室危机。
       每年夏天到来的时候,温布尔顿的草场就成了全世界网球迷们最关心的地方。在温网开始之前,诸位选手也会奔波在热身赛的场地上。Shaw选择前往荷兰的斯海尔托亨博斯,而Root则在英国的伊斯特本。没想到,就是这短暂的分离,让Root遭遇了人生中第一场更衣室危机。
       以往Shaw在的时候,Shaw的储物柜总是在Root的旁边。而在伊斯特本,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却是俄罗斯姑娘安娜斯塔西娅·米斯金娜。
       其实米斯金娜对Root来说并不陌生,柏林之后的罗马公开赛上,正是这位俄罗斯姑娘在首轮中把Root送回了家。出生于1981年的米斯金娜年龄上来说只比Shaw和Root大一岁,不过资历却要深了不少。1995年这位俄罗斯球星就已经征战职业赛场了。不过她的发展并不十分顺利,在罗马相遇的时候,米斯金娜的世界排名还只排在第30位。 
       不过今年春天之后,米斯金娜好像突然之间开了窍,意大利罗马站短短1个月之后,她的世界排名就来到了第19位。这种蹿升的势头,真是堪称火箭一般。
       这回在英国,米斯金娜又和Root狭路相逢。只要两位选手都发挥正常,那么她们就将在半决赛中相遇。
       不过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可不是在比赛场上,而是在更衣室里。
       米斯金娜的英语并不怎么好,但这没有阻碍俄罗斯姑娘的热情。首轮比赛结束之后,鏖战3盘才战胜对手的Root在更衣室里发现自己旁边的位子上照例有人在等着她。 
       “Samantha,你好。”
        米斯金娜向Root问好,Root则报以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你还记得我吗?上次在罗马?”
       “这么惨痛的失利,怎么会这么快忘记?”
       “欧,我不是故意提这一茬的,对不起,你可别放在心上了。”
       Root没回答,她微笑着示意没关系,就拿着衣物进了浴室。
       米斯金娜耸耸肩,站起身来准备拿着东西就走。她注意到几位同样在更衣室的女选手正在窃窃私语,一边说一边还朝她的方向看过来。不过米斯金娜丝毫没有在意,她拿着自己的球包离开了更衣室。
       等Root洗漱完毕之后,同样来自美国的选手艾米·弗雷泽尔突然靠过来,低声对Root说,“小心点米斯金娜。”
       Root一头雾水,困惑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艾米看着不开窍的Root,只能把话说破,“听说米斯金娜是个双性恋。”说完这句话,艾米顺势坐在了Root的边上,“你和另一位选手,Shaw,走得很近。大家都看在眼里呢。”
       艾米说着说着故作玄虚起来,Root也明白了七七八八,肯定是自己前一段时间和Shaw比较亲密,还在法网的医疗中心里上演了一出……估计米斯金娜是误会了吧。(米斯金娜内心OS:我误会?当我是瞎还是傻?)
       这回Shaw不在,米斯金娜大约是动了“乘虚而入”的心,开始向Root示好。不过米斯金娜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Root觉得大家不过是传闻听的太多了。艾米看到Root好像没放在心上的样子,也不好再相劝,她拍拍Root的肩膀,留给Root一句意味深长的话,“Don't forget.People talk.”
       Root明白,艾米这句话是善意的提醒,更衣室的确是流言蜚语的温床。多克奇的父亲曾经在公开场合说在女子网坛40%的女选手都存在着百合的意向。而这毫无疑问是多克奇的“见闻”。
       此言一出,多克奇之后在更衣室一下子就被孤立起来了。本来更衣室里就有格局,关系较好的几个总是会坐在一起,储物柜的位置也比较近。多克奇把更衣室的传言一曝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球员也不动声色远离了多克奇。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秘密会突然被公布在媒体之上。而多克奇的状态也深受影响,她甚至还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
       现在Root和Shaw走得越来越近,其他球员也是看在眼里的。Root可不想在一切都还没有敲定的时候,突然在报纸上读到自己和Shaw“情定一生”的新闻……看来以后和Shaw,在更衣室里要低调一些了呢,Root想着。
       到了伊斯特本的半决赛上,她的对手赫然就是米斯金娜。这次对阵,Root明显感觉对手的球风发生了改变,今天的米斯金娜进攻欲望极强,处处压制着Root。而在此之前,米斯金娜可是以“黏字诀”闻名的球手啊……
       没有做好准备的Root以2:6、1:6败下阵来。米斯金娜微笑着在网前等待着和Root的握手,身高1米74的俄罗斯姑娘看上去和Root一般高,她说:“Nice game.”
       Root听到这句话,没来由地想起了Shaw,她也曾站在网前对自己说过这样一句话,可眼前的人只是米斯金娜而不是Shaw。“Congrats.”Root没有多说什么,匆匆离开了球场。看着Root远去的背影,米斯金娜叹了一口气。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重新换上笑容向观众致意。等到米斯金娜回更衣室的时候,Root早已不见了。米斯金娜看着挂着Root名字的储物柜,心想这可真是只容易受惊的小兔子呢。

评论
热度(36)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