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脑洞】ACE(一发致胜)

正始之音:

电梯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二十章 She made me better
       在美网结束之后,美国《网球》杂志执行主编斯蒂夫·提格诺发表了一系列札记。在一篇名为《不要惊醒睡狮》的文章中,详尽描述了美网第四轮Samantha Groves和Sameen Shaw的一场大战。
       “我知道一个球员在比赛中,永远都应该去追求胜利。但彼时彼刻,站在Sameen Shaw的对面,Samantha Groves不知道她的这场胜利,实际上是摇醒了一个巨人。从那场比赛以后,站在场边的人能感觉到Shaw的变化。一种从新星到巨星的变化。不能说这种变化是一朝一夕之内就完成的,只能说是那场比赛成了命运轮盘的最后一个齿轮,安装上了那个齿轮之后,这台胜利的机器就此开启。我想,Samantha有朝一日会后悔的。”
       虽然提格诺绝对算得上网球界的资深人士,他看准过的球员不知凡几,可这一回他却猜错了。Samantha,也就是Root,她可没有感到丝毫的后悔,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美网结束之后,这一年所有的大满贯赛事也都落下了帷幕,对于很多忙碌了一年的球星来说,是时候放松一下了。不过网球赛季可没有就此结束,美网之后紧接着就是一系列欧洲室内赛。德国莱比锡公开赛首当其冲,Shaw和Root在这里又一次相遇。Shaw没有任何犹豫,干净利落地报了仇。6:4、7:5,从比分上来看并不算轻松,可Root心里明白,整场比赛自己都没有拿到过像样的破发机会,Shaw的确长进了不少。
       只有站在球网对面的那个人才真正了解你的实力,在瑞士苏黎世站上,有“Control”这个外号的斯马什诺娃算是彻底领教了蜕变后的Shaw到底有多厉害。3月的迈阿密公开赛上,Control还曾险胜Shaw。
       而这一次的苏黎世站,她们俩首轮当中狭路相逢。当初的44号种子斯马什诺娃已经成了16号种子,可却再也找不到3月战胜Shaw的那种状态,换句话说,是对方让她根本找不到打球的节奏。Shaw的发球依旧快如疾风,她的击球动作更加沉稳,她的落点更加精准。更可怕的,那个稍微有些毛躁的毛病也消失了。这就像一个秉承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理念的快打旋风,突然也能慢下来用和风细雨的方式打太极了。6:3、6:1,Shaw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而对手的眼神里,则写满了绝望。
       在Shaw退役之后,有记者曾来采访还奋战一线的Root。站在训练场边的Shaw也被记者问到了问题,“作为最亲近的人,你怎么评价Samantha?”


       Shaw依然喜欢用敷衍的态度来对待媒体,她的臭脾气一点没改,可是面对这个问题,Shaw认真思考了一会,随后她说,“She made me better.” 
       而那场巅峰之战结束之后,进步的可不只是Shaw一个人,Root对于技战术上的把握更精进了一步。这一点,仍然是对手最有发言权,这一次倒霉的还是Control。    
       苏黎世站之后紧接着的是奥地利林茨站。倒霉的Control在四分之一决赛上遇上了Root。5月的柏林公开赛上,Control曾经用跑不死的方式击退了Root。这一回Root也拿出了打不死的精神。Control觉得自己的黏字诀固然厉害,可是遇上了同样采用黏字诀的Root,却显得有些不够看。Root的绵里藏针让习惯了在底线对峙然后等待对手失误的Control有些顾此失彼。虽然比赛也打到了三盘,但Root总体而言胜的比较轻松。
       林茨站的比赛Shaw同样也有参加。当Root结束和斯马什诺娃的比赛之后,她照例在更衣室里看到了在等着她的Shaw。
       “赢了?”
       “嗯。”
       “哈哈!那我们俩都算是复仇成功了!”Shaw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之情,简直比她自己赢球的时候更开心,“接下来的年终总决赛,我们俩估计都能入围。这还是你第一次打年终总决赛吧!”
       “嗯,没错,是我的第一次。前辈可要多多指教。”Root故意摆出了一副向前辈讨教的谦虚劲来。
       “少来了你,你肯定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打。”Shaw推了一把Root,“你今年的表现这么好,估计最佳进步奖是跑不了了。去年这个奖可是我拿的!”
       “嗯嗯,那先拿到这个奖的Shaw前辈,对于像我这样不成器的后辈有什么指教呢?”Root戏谑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Shaw摇摇头,转过身自顾自整理起自己的背包来。
       “嗯哼,别生气嘛!我可喜欢你扮老师的样子了,说实在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将来转行做教练什么的?”
       Shaw看着越说越不成样子的Root,翻了个白眼,拿出一根棒棒糖,剥掉了包装纸,一把塞到Root的嘴里。
       “看这还堵不住你的嘴。”Shaw顺手也给自己剥了一根,看着Root那复杂的眼神,她没好气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不该吃这种东西,不过你都这么瘦了,吃一根不会死的。”

评论
热度(62)
  1. 沧海轻舟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