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房间的花格子床单

三日未绝:


原创/肖根/AU预警

宿管锤与少女根

第一次打脸qaq

产出很困难很糟糕的小甜饼 请大胆食用

(最近首页冷清哭了啊












正文



今天是周六,周末的第一天。宿舍里的女孩子们大多都回了家,平时拥挤喧闹的走廊里现在显得空旷孤寂。Shaw一个人从走廊这头走到那头,逐扇推门来察看粗心的姑娘们是不是落下了什么安全隐患,没锁紧的窗户、开着的电灯、插销未拔的电热宝,或者其他。

她作为这层楼的宿管,有责任这样做。

反正这个周末她也不准备回家。虽然她很想念家里的那只可爱的狗狗,但剩下的两个老男人实在闹心,他们恩恩爱爱无处不在,平日里在校园正经严肃的大学教授回了家一个个化为禽兽,让Shaw真想拍下来贴在宿舍门口,给那些捧着脸对那位较为高大挺拔的教授犯花痴的女学生看看。

所以尽管他们在餐桌上摆满了可口的佳肴,尽管Shaw只能窝在自己的床上嚼着从食堂打来的、算得上是难以下咽的饭菜,Shaw也不想回去。而且就一个周末,或者还有别的原因。

她巡视着走到靠近自己房间的201,推开门。

窗帘紧闭,在傍晚本就阴沉的天色下更显昏暗。Shaw推门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有些凉,她下意识地判断里面没人,所以当她隐约觉得左边下铺的被子里有些动静的时候,就迅速瞥了过去,没想到会对上一双狡黠的棕色眸子。那个女生把整个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令Shaw一开始以为这只不过是毛手毛脚的女生没有叠好被子就离开,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Shaw马上拉开门到了走廊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靠在墙上眯着眼睛回想这个位置是谁。从被单里露出来的几绺棕色发丝给了她一点提示,再加上这女生的个人魅力实在太大,Shaw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是Samantha Groves啊。

“嘿,Root。”Shaw用指节敲了敲门,“我不知道你在里面,不好意思。”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面朦胧的传出一个声音,“没关系的老师,你要进来么。我穿上衣服了。”

Shaw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和微妙。

“不了,我不进去了。”Shaw为自己解释道,“我刚才是想看看你们宿舍锁好窗户没有,既然你在,那就没有必要了。我不知道你周末留宿,你应该跟我说一声的。”

“这算是一个…临时的决定。”Root的声音穿过重重阻碍显得有些无力。

“那你好好休息。”Shaw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对方为什么会在床上,“那我先走了…”

“老师等等。”

Shaw停住了脚步,指尖在斑驳的木门上轻轻滑动着,等着Root的下文。

“…你不生我气了吧。”









Root的担心来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Root报到的时候伪装的很好,Shaw觉得很久碰不上一个这样乖巧的女生。但第一印象不可信任。那个软糯甜美乖巧可人,她以为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听话的Samantha Groves,在长时间的接触中暴露了本性。Root每次回宿舍的时候都会恼人的送上一个过于热切的问候,那感觉差不多像是一只金毛犬伸长了沾满唾液的红舌头在自己脸上舔来舔去。比如“晚安老师你今天又漂亮了”还有“老师你的魅力简直能媲美你手中诱人的牛排,我真的很想一起吃掉呢”。不仅如此,她和她该死的室友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三天两头的吵架打架,闹到Shaw这里来让她评理,而需要解决争端的则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

不过她刚来的第一天就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拉住Shaw的手,跟她说,“老师你可真好看。”

所以Shaw没有一眼看穿她的伪装,是Shaw自己不够敏锐。可是在相处的日子里Root得寸进尺地有些过分。

比如Root会在吃饭的时候自顾自地端着餐盘在Shaw对面的空位坐下,不顾阻拦地把勺子伸进Shaw的碗里,舀一口出来还过分夸张的夸赞Shaw的品味,即使真的很难吃。比如她经常回宿舍签到的时候,握住Shaw持笔的手让两人交握的手指一同握着笔写字。还比如在洗衣房冷不丁从层层晾晒着的衣服后面冒出来的笑脸,和在校园小池塘旁边打扰了Shaw安静赏鱼的瘦高身体。

Shaw的言语对她没有多大作用,依旧甜美地笑着出现在Shaw视线所及的地方,偏偏她一口一个老师叫的Shaw很受用,也就不再追究什么。心理系的心里都有点毛病,Shaw也就原谅她。





那天天气实在太热,女生浴室挤满了人。Shaw从门口路过的时候一眼就瞥到了围着浴巾的Root在人群里皱着眉,缩在墙角排队。她好笑的看了一会儿,没被任何人发觉。Root的室友Martine也在旁边,这个金头发的姑娘看上去抱怨的更严重,她俩一边吵嘴一边拉紧浴巾。Shaw轻笑了一下,拎起洗漱包回了自己房间。宿管是有自己的独立卫生间的。

她正往身上抹沐浴露的时候,房间门被人轻巧地推开。Shaw的警觉让她一下就意识到有人进来。宿管的门常年不锁,但也没有人敢不敲门就进来。她一把抓过旁边的浴巾胡乱裹在身上,将身体贴在浴室门上,等着来人的下一步动作。

Shaw没有想到,来人的脚步停在来浴室门外。

“老…老师?”

Shaw狠狠的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该死的Root。

“有什么事吗!”Shaw恶狠狠的说。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浴室,因为公共浴室人太多…我没想到你在用。”Root的声音隔着水雾有一些Shaw感知不到的嘶哑和蠢蠢欲动,“…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吗?”

“谁跟你说宿管的浴室是你可以随便用的?”Shaw故意压低了嗓子。

“你不能借我么,Sameen?”

人影晃动,Root的身体已经同样贴到门上,从毛玻璃看过去是模糊但轮廓清晰的影子。她的手指抵在那块玻璃上画着圈,另一只手在自己胸前做着什么。Shaw突然想起来刚才看见她的时候她仅仅裹着一块浴巾,而现在随着一声布料的摩擦应声落地。

Shaw咽了口口水,声音大得她以为Root能够听到,因为外面的人说,“得了吧老师,我见你偷偷看过女子监狱。”

“那是我在学习管理你们的方法。”Shaw为自己解释道,连她都觉得苍白无力。

Root显然没有买账,她的手解开浴巾之后继续向门把手移动,“我知道你没有锁门,老师,你希望我们一起…你知道我会很喜欢的。”

“停!”Shaw揪紧了浴巾,咬了咬牙,“你在外面等我。”

Root满足的轻哼了一声,拉起地上的浴巾一屁股坐到Shaw的床上。浴室里的Shaw咬牙切齿地冲干净身体,快速擦干穿好衣服出去,看到Root悠闲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可以去了。”Shaw抿起嘴,“把你的浴巾裹好。”

从此以后Root就常常来Shaw的房间,像是她们共享的一个秘密,只有她们知道。Shaw严令Root不许告诉别人,她怕别的女生知道之后都半裹浴巾跑到自己房间敲门。

她又想了想,也许别的女生就算裹浴巾也没有用吧。






“我没有生气。”Shaw放缓了语气。








Root有恃无恐地利用Shaw的容忍为自己谋求了很多,不管是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

所以当Shaw在下雨天撑着伞,往宿舍楼走的路上,Root一弯腰就钻到她伞下,把这当作习以为常。Root甩了甩自己微微淋湿的头发,不出意外地甩了Shaw一脸,然后又毫无歉意地笑了笑,抬手抹去对方板着的脸上的水珠,“老师,我没带伞。”

她太多次触及Shaw曾经不敢抵达的底线,Shaw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容忍的。她是一种不可控制的诱惑,拉着Shaw的所有感官往一个她不曾跌进的深渊坠落,偏偏Shaw又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宿管这个工作一直都是孤立隔离,极少与人接触,这样刚好,她不喜欢别人的碰触。除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与宿舍女生的交流,更多的时间Shaw会蜷在木板床上看看杂志,或者去校园外面自己喝上几杯。她偶尔会答应一次邀约,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但那通常不会长久。

Root的强行闯入则给了她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让自己井然有序的生活轨迹加入一个充满活力又不会自行消失的元素,刺激着Shaw的心脏,那么源源不断的异样体验就随着渐渐炽热的血液填满了她体内的每一处缝隙,几乎无处可躲。

她只是害怕。Sameen Shaw只是害怕。

她怕这种放纵最终换来的是虚无,她怕付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

Shaw无法从愤怒中把那微小的恐惧区别开,于是她就尽情的将剩下的所有她从未感受过的感情当作愤怒宣泄出去。即使她口口声声对伞下的女生说,你能不能有一秒不缠着我,与她顺势摆出拿手的臭脸一起甩给Root,在内心最脆弱的那个角落里,她还是希望这种未知却甜蜜的体验延续下去,延续很久很久。

要不然Root低头离开的时候,那只撑着伞的手也不会朝着那方向迟疑地停留片刻。






“我没有生你的气。”

Shaw又强调了一边,隔着门明知Root看不见,还是用力地在空气中挥了挥手。

“我只是…”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那个雨天之后带来的空虚她再也不想重现,而现在是极好的机会。向Root解释,或是做一些弥补的机会。

“我明白,老师。你不用解释什么。”

是熟悉的热度包裹了Shaw,她以为会在冰凉的雨夜随着伞沿上流淌的雨水一同失去的热度。Root的手臂轻轻缠绕住她的身体,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捕获了Shaw的动作,让低着头的小个子无所适从地把头又低了低。从Root拉开门走出的那一刻,Shaw就明白,恐惧躲不掉,愤怒也躲不掉,只要和Root扯上关系,不管有没有名字能不能辨清,那些感觉都躲不掉。

这些是与幸福挂钩的情感,她要学会它们,还要用好她们。

在这方面谁也不是谁的老师。

唇齿间涌上的温暖令Shaw不可抑制的嘤咛一声,腰间的力度挟持着她踉跄走进201寝室。窗帘依旧紧闭,没有人会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因为Root在转身的时候顺手拉上了门。即使那响声都不足以将Shaw从温存缠绵中惊醒。

“我爱你。”Root抽离开自己的嘴唇,抵着Shaw的鼻尖说。

而Shaw没有说什么相应的话,因为愿意与她共同沉沦,这本身就是笨拙的情感使用者最好的答复,这一点Root将会清楚不过。





END







写在后面:

后续藏在题目里。

食用愉快。

(陷入开学恐慌症的我



评论
热度(176)
  1. 沧海轻舟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2. Ri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