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吻(短)

No.20160418:



注:AU,一个非常短的相遇片段,参考微博30cm接吻的梗。写到一半思绪乱飞自己也不知道是个啥了2333


 


 


 


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夜晚,城市某个不起眼的包场的小酒吧里,音乐声和人声喧闹嘈杂,二三十个男男女女沉醉于欢乐的气氛中。在这情况下,Root形单影只,慵懒地坐在吧台那儿,黑色的包身裙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脚上的细跟高跟鞋随着音乐节奏缓缓地晃动,在空中划着曲线,和舞池里扭动着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景象,虽然突兀,却竟有点迷人,甚至带着魅惑人心的色彩。


 


Harold不时往这边瞄一眼,当第四个邀舞的男生被Root拒绝掉之后,他忍不住走到她面前。“Ms. Groves.”


 


他脸上有酒意。“Harry,你喝酒了,不乖哦。” Root抿了一口杯里的酒,微微抬眼望他,挑眉说。


 


Harold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他笑了一下,说:“谢谢你陪我来John的生日派对。”


 


“wow~ wow,看来这个男生下一句想要邀请面前这个女生跳舞了。”Root放下酒杯,看他的眼睛也带起了调笑的意味。


 


“我可以……”


 


“不用了。”


 


“你可以过来加入我们,他们都很开心你能来。”略有点青涩的男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他诚恳地说。


 


“待会正式开始之后,我会加入你们的。还有,我就不打扰你们了,”Root稍稍向他倾过去,嘴唇在他耳边停下来,“那有人还在等你。”


 


眼前的人被最后一句话吓得往后一退,脸更红了。他慌张地说:“John和我不是那种关系。”


 


欲盖弥彰,Root撇了撇嘴角,拿食指往他后面一指,“我说的是她。”


 


Harold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刚好对上刚才和他跳了一支舞的那个红发女孩的目光,好了,这下他的脸红成了猴屁股。


 


“也许,我等的人还没有来。”


 


她低下头,不再看他。


 


*


 


从夜色中暗淡的月光下消失的Shaw一只脚踏进酒吧门口时,Root耳边还回荡着震耳欲聋的电子乐,下一秒那声音就戛然而止。


因为这场聚会的主角,那个看起来有些醉了的高个子关掉了音乐,拿起了话筒,站上舞台,指着门口大声地喊了起来——“今天的特别嘉宾!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Sameen Shaw,让我们热烈欢迎她!”


 


那一刻,Shaw突然感受到唰唰唰投射过来的十几双打在她身上的目光,不得不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作为回应。


等会儿,一定,要让John吃不了兜着走,她暗暗捏了捏自己插在口袋里的小拳头。


 


在一群脸上洋溢着醉意的家伙的鼓掌声中,作为全场焦点的Sameen Shaw走了进来,不露声色地拿黑色的瞳孔四处寻找猎物。


 


*


 


生日Party的正式开始,不过是喝醉的John Reese拿着话筒开始讲些Shaw已经听腻的总结感想。


 


Shaw站到Cole旁边。


 


“Shaw?哈哈哈。”


 


“闭嘴。”


 


一个白眼翻过去,Cole就乖乖收敛了,他低声说:“对于一个好朋友的生日聚会,你这身卫衣运动裤帆布鞋的打扮也太随便了。”


 


“我可不关心这个。”Shaw嘟囔道。


 


“好好好,我知道你关心什么。看好今晚打算带谁回家了吗?”Cole别过头,盯着Shaw的眼睛。


 


那眼神真像——带我回家。


 


“我不带人回家。”Shaw面无表情地说,“我只去别人家,方便离开。”


 


“不过,你家就不考虑了。”Shaw飞快地想了想,又挤出一个假笑。


 


Cole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对自己的小心思又被发现了感到失落。不得不转一下话题:“好吧。那你最好现在寻觅一下。”


 


“右边,红头发,身材不错,左边,蓝色眼睛,漂亮,后面……”


Shaw转身过去,目光和远远一个正在看她的人相遇。


 


距离不近,但Shaw知道那是一双漂亮而水润的棕色眼睛,不对,等等,那是一个漂亮而水润的棕发女人。


 


Shaw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冒出水润这两个字。


 


那女人看她的眼神,好像全然知道她的心思。真让人不舒服,Shaw收回了眼神。


 


*


 


游戏环节到了。


 


非常无聊的游戏环节,居然企图用发小卡片的方式给大家配对,Shaw不在乎地想,已经猜到牌上无聊的蠢事不外乎是接吻,告白,整人画鬼脸之类的。跟这相比,她更愿意多喝点酒,而且,谁都能看出John望向Jessica热烈的眼神,不如直接告白算了。


 


不如喝酒。Shaw把自己的牌翻倒在桌上,又从旁边提起一瓶啤酒。


 


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连上酒吧的大屏幕。


 


“不是吧,还用随机函数,我以为直接丢骰子。”一旁的Cole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大概是这样可以作弊。”Shaw抬起头,又对上对面一双棕色的眼睛。该死,那女人不会一直盯着自己看吧,Shaw本可以挑个眉回应一下,但她竟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Sameen Shaw竟然被盯得不自在。Shaw胡乱地摇了摇头。


 


大屏幕上数字开始飞快地滚动起来。过了一会儿,停了下来,那号码是2.


 


“谁的号码是2?”有人立刻叫道。


 


“我的。”


 


Shaw跟着声音望过去,竟然是对面那个女人。而且感觉全场有一半的人好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起来,嗯,这是Shaw的错觉。


 


“对应号码是16.”下一刻全场安静了下来,似乎没有人能配对上。Shaw脑子里只有两个字,无聊。


 


那女人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最终又落到了Shaw的身上,这一次,Shaw挑了个眉过去。不错。


 


“没有人是16吗?那是可以重新配对吗?”左边一个男生问道。


 


“等一下……”Cole突然从桌上翻出Shaw的牌,“16在这里,Shaw!”


 


Shaw转头打算拿目光杀死Cole,对方却把牌凑了上来,“你会感谢我的。”


 


那张牌上赫然写着——给对方一个热情的吻。


 


好吧,可以接受,Shaw想,对方还算迷人,回过头去对着那女人弯了弯嘴角。


 


配对的女人递给Shaw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她慢慢把自己的牌翻过来。


 


上面写着——站着不动。


 


*


 


很快,Shaw就和那个女人面对面,不,准确地说是Shaw的脸对着她的胸,等等,这是胸吗?Shaw一脸疑惑地仰头,暗暗地没好气地想,这么高要怎么亲。那女人盯着她,嘴唇微微张开。


 


“Root.”软软的声音传过来。


 


Root. 一个奇怪的名字。


 


“Whatever.” Shaw立刻回嘴,拿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对上去。这有点反常,因为一般来说,Shaw撩人的时候也可以是很性感和妩媚的,只是她现在看起来是被撩的那个,而且,毫无准备,滑稽地要给对方一个吻。


 


人群开始起哄了。


 


Shaw微微踮起脚,试着去够Root的唇。太远了。使出全力踮起脚尖,似乎还是差那么一点。Root没有动,只是微微低头,眼神甚至有点玩味的意思。


 


Shaw有点尴尬了,自己真像个急着踮起脚跟妈妈要糖吃的小屁孩。


 


Root. Root. 一个像木头一样站着的女人。


 


Shaw摇摇头,最后一次踮起脚,眼睛直直盯着那双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嘴唇。她大概有点微微地跳起来了,这一次,她碰到了那个人微凉的唇,却来不及吻上去,而是失去重心差点一头撞到Root的胸口。对方下意识地抓住Shaw的两条胳膊,让她保持平衡。


 


尴尬死了。


 


Root. Root. Root. 




“我认输。”Shaw站稳了,没好气地对着Root的眼睛说。说完转身要走,对方却不放手。Shaw疑惑地看着她,这会儿Root给了她一个奇怪的表情。


 


等等,她的表情。


 


Shaw还没反应过来那个表情的意味,对方就低头轻而易举地封住她的双唇,抓着Shaw胳膊的手也移到背后,使出力气让Shaw更贴近自己。


 


Shaw有点懵了,可这个吻竟然,有点儿甜。


 


本着不亲白不亲的想法,Shaw非但没有推开对方,在察觉到Root的唇舌要离开自己的时候,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回吻过去,双手绕到Root身后,环着她的腰,加重了这个吻。


 


耳畔传来更激烈的起哄声,让他们羡慕去吧。


 


对方似乎被吻得喘不过气了,不得已按着Shaw的肩离开Shaw有些依依不舍的嘴唇。


 


Shaw的目光随着她过去,Root的脸竟然被吻得微微发红了,Shaw撇了撇嘴,自己只是不想给她喘息的机会而已。


 


“这是认输的惩罚。”Root眼角笑弯起来,拿食指勾勾Shaw的鼻子,气息不稳地说。


 


*


 


Root穿着个高跟鞋,啪哒啪哒地走着,幸好因为腿长优势可以紧紧地跟在Shaw后面。她前面的人从酒吧出来就没有回过头,也没有放慢过脚步。


 


她是听力不太好?还是生气了?显然两者都不是。


 


“Shaw.” 


 


Root累了,一声轻唤,前面的小个子就转头过来,左右瞅瞅,然后对着Root咬牙切齿地说:“你叫我?”


 


真是像极了一只小松鼠,她怎么这么可爱,Root不由喜上眉梢。


 


“以我为圆心,一千米为半径画圆的话,似乎只有你姓Shaw,是的,我叫你。”


 


“你怎么知道……”


 


“Sameen Shaw.”Root打断Shaw的问题,看着Shaw快要炸毛的表情,她竟然觉得很好玩。


 


“21岁,大三学生,一人独居,嗯,要是没记错,你住那儿。”Root轻飘飘地说,指着街角处。


 


Shaw顺着Root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了看,接着上前来抓着她的大衣领口让她靠自己近些。


 


“暗恋我?跟踪狂?”


 


Root水汪汪的眼睛坦诚地看着Shaw,听见这些话脸上却忍不住浮起一抹笑。“你真是可爱。”


 


见对方一副寻根究底的态度,Root只好收敛起夸张的笑意,拿性感的小眼神和小声调敲打Shaw。


 


“你不请我回家喝点东西吗?也许我就会告诉你答案。”


 


“哼。”Shaw一把放开Root,径直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Root也跟上去,走到楼道口时,她却停了下来,毕竟要假设自己是一个有礼貌和原则的人。


 


那人上去开了门,砰的一声关上之后,好一会儿,整个街区都显得特别安静。Root有点百无聊赖了,突然门一开,一个小脑袋从门后探出来。


 


Shaw嘴里还含着奶油蛋糕,胡乱不清地叫到:“你到底上不上来?”


 


“当然。”Root含着笑回答道,门口的小脑袋便消失了。


 


楼道口左边的摄像头的红点不寻常地闪了几下,Root朝着它眨了个眼睛。


 


“上钩了。”上楼之前,她对着摄像头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


 


(完)




PS:带着恶趣味写着写着写成了一个阴谋。



评论
热度(129)
  1. 沧海轻舟No.20160418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