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友好相处法则「短/完结」

哈默:

Mors吃了个木瓜:










「1」
Shaw庆幸自己活着。
她半躺在病床上,抬起一根手试图去搅动收音机时不时传来滋滋拖长的音调。一抹暮色染上了她的眉梢。这时Shaw总是微微皱皱眉,将视线转移到腿上缠绕的绷带上来。
她恐怕这几周是走不了路了。Shaw伸出几根手指弹了弹绷带,带起一阵灰尘。
门被敲响了。
华夫饼的妙曼香味便钻进了她的鼻腔。Shaw看到黑客将头探了进来,目光快速黏上自己,便咧开嘴唇冲自己笑了笑。
“华夫饼。”Root将门推开,便迈开纤长的腿踏了进来,一边向她展示着手中的袋子。上面印着个过分夸张的笑脸,正如Root在她房间的隔离玻璃上贴着的贺卡一般让她感到莫名好笑。她只是认为黑客有时候偏执的有些……可爱罢了。
Root进门便将华夫饼塞进Shaw的手里,然后自顾自的抱怨着工作太多,一边除下皮外衣,接着毫无形象可言的躺倒在了Shaw旁边的另一张病床上。
“加了奶油,”Root转过头来,棕褐色如巧克力般的头发蹭在她柔软的面颊上,“下回加冰淇凌?”
Shaw点了点头。她将盖在腿上的毛毯扔给了Root,然后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准备享受餐后甜点。
但她发现了有些不对的地方。
“你偷吃了我的华夫饼?”Shaw有些恼怒的转过头,却发现黑客小姐抱着一团柔软的毯子静静的躺着,闻言后睁开一只眼,搓了搓脑袋,懒懒的翻身坐了起来。
“Sweetie,室友之间要乐于分享嘛。”
Root头头是道的说着,一边站起来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Shaw。
Shaw抬头瞥了眼Root。她穿着松垮的黑色上衣,脖颈大片露着,让人响想轻轻咬一口她的锁骨。也许她洁白柔软的皮肤会透出鲜奶油般的香甜。
Shaw有些惊讶,她没有生气。她只是对Root招了招手,要求她再靠近一些。
Root怯生生的缓缓靠近Shaw,仿佛已经知道Shaw要如何揍她。
她走到Shaw的床边,弯下了腰。良久后,传来的不是鼻梁骨碎裂的声音,而是鼻尖传来的温热触感。
是的,她把小团奶油黏到鼻尖上了。
“也许下次你应该加冰淇淋。”Shaw用指腹刮了刮她的鼻尖,然后将指尖的奶油抹到了嘴唇上。
“我同意。”
她贴上Shaw的唇,灵巧的勾着舌头。
“那你打算拿什么补偿我?”
Shaw的声音从喉咙里断断续续的钻了出来。她真是喜欢Root唇上的果香。
黑客松开唇,她苦恼的耸了耸肩,在Shaw挑眉的同时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了几个纸杯蛋糕。
“那,Sameen,现在原谅我了吗?”
Shaw翻了个白眼,咬下一口温热的华夫饼。
“看在这几个纸杯蛋糕的份上,今晚能让我睡你床上吗?”
Shaw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拒绝不了的。
狡猾的黑客。她看着Root笑意盈盈的黏在她身旁,然后将手覆上她手背的疤痕。接着她看到装华夫饼的袋子上那个大号笑脸。
也许每天能吃到餐后甜点,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2」
Shaw搬到一个安静的小镇子住。她的腿伤基本好了,所以特工每天早上5点准时醒来早锻炼。经过街头的唐奈儿餐厅,字母样式的暖黄色灯隔着玻璃散发着暖意,每天变换的文字内容让路过的Shaw心情好了不少。
这里有最好吃的爆浆鸡排,还有芒果布丁。她可以带一小罐芒果布丁一直跑到小山丘,然后就着那股凉意将玻璃罐贴到脸颊上,舒服的呼气。这时她便想起Root做的草莓布丁。
她还是医院里那个靠着甜甜圈度日的颓废病人时,室友黑客小姐经常把小碟草莓布丁放进小冰箱里,她只要伸长手就能拿到。虽然她很想告诉Root她的布丁尝起来简直就像酸奶,但她每次还是会将那个陶瓷小碟舔得干干净净。
她坐在小山丘上又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黑客了。每当想到这儿,Shaw烦躁的打开布丁的盖子,恹恹的用小勺舀起一些。
黑客并没有来看自己。
Shaw捉摸着哪天应该告诉Root其实她的布丁还是挺好吃的,否则她就完全与芒果布丁坠入爱河了。
但今天当她打开门时,毫无预料的和门口的人儿撞了个满怀。
哦不,Root。
她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怎么样。
“嘿,sweetie,你看起来真好。”
Root亲昵的搭上她的肩,然后去吻了吻她的嘴角。
Shaw怔了怔。
“你凌晨5点站在我家门口是想干什么?”Shaw对着Root抽着眉角。
Root拍了拍她的肩,退了一步,借着路灯幽幽的暖光从包里掏出一小罐东西。她将那个凉凉的瓶子塞进Shaw的手里,调皮的掐了掐她的肱二头肌,然后手便覆上了Shaw的耳朵。
她的手接着掠过Shaw的脖颈,将她带进怀里。
Shaw的耳尖开始发烫,她暴怒的推开Root。
“跑步去吧。”
Root难得的没有纠缠。她如往常般笑嘻嘻的将Shaw推下台阶。
“好啦。你真烦人。”Shaw最后回头看了Root一眼,又折回来给了Root一个意料之外的吻。最后暴脾气的小个子耸了耸肩,飞快的跑过去推开了花园的铁门,掏出了耳机。
“承认吧,你想念我。”Root的声音顺着若隐若现的曙光钻进Shaw的耳朵。她的声音在寂静的暗中显得更加清晰,甚至那份暧昧也被无限制的加大。
Shaw嘴角含着笑意慢慢跑着。黑客的话似乎渗进了她有些冰凉的嘴唇。路过街角的唐奈儿餐厅,她愣了愣,然后将黑客给她的东西仔细拿起来看了看。
一罐草莓布丁。严格来说更像是草莓酸奶。
Shaw心一暖,却非要违心的去感概一下Root的少女情结。
不过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唐奈儿餐厅的芒果布丁,是要被她抛弃一段时间了。




「3」
Shaw跑步回来时,便看见桌子上的炒饭和牛奶,还有一张Root“不走心”留下的字条,大概内容是她要离开了,让Shaw好好吃饭。
虽然特工对黑客留字条这种方式嗤之以鼻,但她还是乖乖端起了早餐准备上楼吃。今天是难得一见的晴天。Shaw盘腿坐在床上,目光快速掠过窗外。邻居家的屋顶是好看的朱红,也许在阳光下显得更像是水果糖的水润色泽。
但昨天,那个屋顶还是蓝色的,不是么?
Shaw抬手将窗子打开,看了眼正好在自己对面的那个房间。
白色的墙纸。她似乎看到墙上贴了些照片,还有错综复杂的线连着照片。
她隐约记得,邻居是唐奈儿餐厅的主厨。但为什么邻居有种变成了中情局特工的蜜汁感觉。
Shaw蹙了蹙眉,刚想转回头,就看到了她人生当中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是的,那个黑客。她希望自己没有瞎。但出现在对面房间的,不正是那个女人么?高挑的个子,抹胸裙子拢着的平坦胸部,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锁骨。她抬着电脑,在窗边坐下。
Shaw感觉五雷轰顶。
她以后去唐奈儿餐厅吃爆浆鸡排要怎么才能获得折扣!
而那个天底下最讨厌的烦人精就这样成了自己的邻居!
她们连床都默契的一起放到了窗子边上。
而Root适时的转过了头,她柔软的头发在肩头跳跃着,肩膀上只松松垮垮搭了根细线,看起来下一秒裙子就要滑落似的。Root嘴角漾着一抹笑意,目光直直黏上Shaw,用嘴型拼凑出“很高兴见到你”的句子。
Shaw不可置信的微微张了张嘴,接着毫不犹豫的将窗子拉了起来。
Root,邻居。邻居,Root。
简直坏过冰淇凌掺辣椒酱。




「4」
Root在她每天晨跑回来必定做好早餐等她回来。Shaw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但她承认草莓松饼很好吃就是了。
第一天,草莓布丁。
第二天,草莓松饼。
第三天,布朗尼,撒了核桃。
第四天,舒芙里。
第五天,牛排和煎蛋。
第六天,荞麦可丽饼。
第七天,Root。
特工成功被黑客拐跑了。




「5」
Shaw习惯了每晚Root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来到自己门口,找出各种借口要来蹭Shaw的窝子。
她们挤在Shaw有些狭窄的小床上看忽明忽暗的路灯和月光,然后在床上争夺着夜宵。
Root自然不是存心要和Shaw抢食物的,她只是在Shaw炸毛的时候将甜腻兮兮的宵夜塞进她的嘴里,然后从后面揽住她,去嗅她的脖颈。
每当她的手移到Shaw胸部时,都会被不解风情的拍掉。Root遗憾的哼唧了两声,腿上一用力,将Shaw压到了床上。
一秒。
两秒。
三秒。
“Root,我想你把面包给压扁了。”




「6」
最后Shaw把隔在两人房子间的木质围栏拆了。
嗯。
对此Shaw的解释是,
“去她吃饭就可以节省20秒的路程了。”







END







旁友们,窝今天下午要体考了,就匆匆忙忙码了个小篇ʕ•ﻌ•ʔ


评论
热度(205)
  1. 沧海轻舟哈默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要清新的世界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