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Fire【眉老师生贺】

社会你八耻:

姨妈眉毛子生日快乐!

——

事情发生的时候Shaw正结束了手上的一个任务,她正打算抛硬币决定是先热水澡还是先去新开的墨西哥餐厅,但硬币抛起的一瞬间,她得到了第三个答案。

Root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走进了她对面的一家酒店,而她恰好知道这家酒店的餐厅品级在附近的几个街区都是倒数,而刚好她也知道现在并无其他号码任务,所以除了开房——Shaw暂时不能作他想。

身体先行一步做出了反应,至于理由——就像往常一样,她知道自己总能找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原因。

 

唯一令她感到不满的是当她确定了他们入住的房间之后却发现左右上下的房间都住了人,她不敢保证这不是Root的阴谋,但这难不倒她。

事实上Shaw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好的飞起,电梯门刚刚打开,迎面就走出了Root楼上的住客,这下她连撬门的力气都省了下来。

Shaw一到房间里就打开了窗户,她探出半个身子向下看了看,虽然看不到房间内的情形,但她确定他们并没有拉上窗帘,而已经沉下去的夜幕给了她最好的伪装。

Shaw用线拴着窃听器往下顺去,她猜测TM应该不会提醒Root这个来自同事的善意玩笑,但河道旁边的风并不像TM那么听话,风吹起了几乎毫无重量的窃听器,差一点就砸到了Root房间的玻璃上。

Shaw立刻把手里的线扯了回来,她觉得自己狼狈极了,虽然刚刚那一会她听到了一些东西——但几乎都是组不成词语的音节,她现在要么继续从这儿监视,要么入侵到酒店的监视器里找到那个男人的脸,而她的决定是双管齐下。

她一面在窗口往下吊着窃听器,顺手点了一根烟——至少当再出现刚才那种情况的时候还可以伪装一个没有公德的楼上住户。

这次的过程要比刚才顺利一些,但她很快的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在她浑身汗味饥肠辘辘的情况下。

Shaw只能祈祷无论如何都快一点得到结果,但比刚才更令人痛苦的是现在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她烦躁的吸了一口指尖快要燃烧殆尽的烟——住在这儿的那个男人品味不是一般的差劲。

 

耳机里突然冷不丁的传来了一声枪响,Shaw第一反应是这枪已经加了消音器,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无论开枪的人是谁,Root都有麻烦了。

Shaw立刻丢掉了手里的烟头和窃听器冲出了房间,烟头穿过了黑暗往下掉落,直到触及了河道的水面才熄灭。

在下楼的过程里她至少犯下了七八个白痴的错误,这让她跑到楼下的时间至少用了半分钟,但就在她端着枪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她忽然收到了一条来自Root的短信。

Shaw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收好了枪,慢悠悠的走回楼上去收拾自己刚才留下的烂摊子,她想她得找个机会让Root请她吃顿大餐。

 

“我刚才看到了流星:)”

 

——

 

最后Shaw的热水澡和墨西哥餐厅还是得以实行,她心满意足的回到地铁站,毫不意外的看到Finch一张苦大仇深的脸。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搜索尼斯先生的照片?”

“那是谁?”

Finch先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Shaw,“你不知道?”

“不知道,”Shaw坦然的令Finch察觉到无语,“他是谁?”

“……尼斯先生35年前曾被指控为一件杀人案的嫌疑人,但是最终没被起诉,”Finch盯着Shaw,“我们有理由相信尼斯先生杀的人是Root的父亲。”

……去他妈的流星。

 

Shaw无意成为Root的帮凶,但她还是编造了一个骚扰的谎言,Finch看起来不太相信,但也并无追查下去的意思。

“请把这个包裹转交给Root,”Reese风尘仆仆的走进来,递给Shaw一个盒子,“今晚,注意轻拿轻放。”

“为什么是我?”Shaw反问道,“我今天——”

Reese微微一笑,“因为我们现在要去遛狗。”

Shaw注意到Finch离开地铁站的样子,活像一只受了惊的仓鼠。

 

无论如何她还是联系了Root,那个刚刚手刃仇人的家伙听起来并无惊慌的意味,甚至还有心情同她调笑,当然Shaw觉得这事儿一点都不好玩。

Shaw驱车来到约定的地点,等了有两三分钟Root就敲了车窗,Root绕到另一侧上车的瞬间Shaw又收到了来自Reese 的短信,“记得说句生日快乐。”

Shaw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但毕竟——举手之劳。

Root对于Shaw的生日快乐和蛋糕有显而易见的惊喜,Shaw发誓自己有个瞬间看到了Root的眼泪,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Shaw很想解释一句自己并不知道这事儿,但想来Root也知道这一点,因为她根本没开口感谢她居然知道她生日这件事,她只是要求Shaw帮她点燃蛋糕上的蜡烛,而Shaw——她确认只是礼貌。

生日快乐歌在点了蜡烛以后突然从车里响了起来,想来也知道这是TM的功劳,所以Shaw本能上对于Root那个充满感动的眼神有着万分的抵触,当然,Root还是不打算给她解释的机会。

令Shaw感觉到不解的是那家伙居然认认真真的许了愿,她以为像Root这种家伙从来都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愿望这种东西下一秒就会变成可达成的目标。

蜡烛的光映在Root的脸上,Shaw坐在一边都能感受到蜡烛的热度,这场面让Shaw觉得有些难堪,她不得不转过了脸好让自己觉得凉爽一些——这场面太温情,她天生对这种事过敏。

Root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用刀切了一块蛋糕递给Shaw,Shaw对乳酪和奶油通常没什么抵抗力,所以她唯一的讽刺也不过是问了一句Root许了什么愿。

Root并不说话,只是看着Shaw,Shaw被盯得感到别扭,她下意识的打算继续出言讽刺,但就在出口的一瞬间,她意识到这难堪给的并不是Root,而是她自己。

她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奶油似乎甜的有些发腻。

 

——

 

新的号码解救了这一切,两个人迅速的分掉原本就不大的蛋糕开车上路,一路上Root都在查找资料,Shaw也得以安心开车。

资料显示号码每周这个时候都会组织一个聚会,她们现在正要赶往那里,但到了地方之后Shaw和Root都有些无语,她们没想到所谓的聚会是一群人围在篝火边上哭成一团,参与者一共有十几个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孩儿,Root重新翻了眼资料,骂了一句Oh shit.

显然暗恋同盟这种名称已经揭示了这个聚会的本质,Shaw不无得意的看了Root一眼——有的时候二轴还是能带来一些实质性的好处,比如现在。

于是Root不得不去扮演那个苦苦暗恋而不得志的角色而加入了她们,Shaw听了几段故事后果断的关了耳机,开始观察附近墙上的涂鸦,这可比听女生们磨磨唧唧有意思得多。

但当她从瞌睡中醒来的时候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篝火旁围着的那群家伙已经倒下去了不少,而Root正在望远镜里对着那堆火焰傻笑着。

早知道有酒她就去编段故事了,Shaw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一群白痴。

不过马上就有一辆红色的巴士开了过来,那些倒下的人们步履踉跄的上了车,到最后只剩下号码和Root,号码似乎想要搀扶Root上车,但Root指了指自己的车。

号码女士朝着Shaw的方向走了过来,Shaw只好下车迎接她。

“你是Sameen?”

Shaw猜测自己大约是被编进了Root的故事,所以只好点了点头。

号码看着Shaw的目光阴晴不定,这让Shaw有些局促,她并不晓得自己在那个故事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号码——爱伊洛斯继续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Shaw,“她喝的有点多,请把她送回家,如果可以请离开的时候帮我们把火灭掉。”

“哦,好吧……我是说好的。”

爱伊洛斯和Root挥了挥手,登上了那辆车。

 

Shaw不得不走到篝火旁边,Root还坐在地上。现在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篝火也快要烧尽了,地上全是酒瓶子,很有些悲凉的意味。

Root看起来比刚才要清醒一点,Shaw试图把她弄起来,但Root却要求Shaw也坐下。Shaw看到了一瓶还剩一半的芝华士,但她要开车。

“你到底和她们说了什么?”

“随便编了个故事,”Root打了个呵欠,“爱伊洛斯本身也有暗恋的人,不妨从这个方面找找看。”

但Shaw现在不觉得是个说号码的好时机,她更好奇Root编的那个故事,但显然Root决定守口如瓶。

Shaw确实对自己在她故事里的样子好奇极了,但她没什么勇气开口询问两次,她只能让Root回到车上去。

“让我再坐一会。”Root嘴上这么说着,但直接躺在了Shaw的小腿上,Shaw觉得骨头被硌的生疼,但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她没有抽出腿。

篝火发出了不规律的噼啪声,Root睁着眼睛望着天空,她闻到自己浑身的酒气,但并不想动。

Shaw劝了她两次,但都被她固执的打断了,所以Shaw只好不再开口。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Shaw感觉到有点冷,她把那点威士忌都洒进了酒里,火舌蹿了老高,这多少缓解了一点Shaw的困意。而Root坐了起来,换了个姿势靠在Shaw 的肩膀上。

Shaw多少有些抗拒的躲了一下,但被Root的手钳制住了,Shaw不觉得和一个喝多了的女人拉扯是件明智的事儿。

“我说我暗恋我的上司,但我的上司喜欢你,”Root梦呓一般的说着,露出了一个极浅的笑容,但Shaw没有看到,“他们劝我路上把你杀了。”

至少后面那句是真的——“如果她这样都不喜欢你,不如路上把她杀了。”

Shaw哼了一声,“现在我知道她为什么是号码了。”

“也许。”

她用很浅很浅的声音回答。

Root阖上了眼睛,像是睡了。

 

Shaw坐在那儿看篝火熄灭了,最后的烟也冒完了,就把Root叫了起来。

“我们得回去了。”

Root点了点头,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跟着Shaw走到了停车的地方,她想她今晚可能喝的太多了,因为她感觉到这个过程里Shaw一直是牵着她的。

“生日快乐。”

Root靠在车座上对自己说。 

THE-END

评论
热度(222)
  1. 沧海轻舟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Ri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