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4)

青色的瓜:

QmQ特效药卡住了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你还欠我一份情人节礼物呢。"


    Root一脸委屈地拿起了手边的卷心菜突然在Shaw的眼前晃了晃。


    情人节已经过去了。


    虽然在这个情人节里除了几次亲吻和持续到这一刻为止Shaw也仍未痊愈的落枕以外也并没有什么好纪念的,但总归来说也还是会有那么几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的。


    就比如她们俩现在也依然还待在一起。    


    "拿开。" Shaw紧蹙着眉头嫌弃地挥手拍开了挡住她视线的物体,她的注意力仍然还高度集中在不远处的那一男一女身上,Shaw甚至根本无暇去顾忌身边的人刚刚说的话究竟是认真的又或者她只不过是在没事找事。


    Root笑盈盈地扬了扬眉,随手就把已经包装好的蔬菜丢进了Shaw面前的那辆手推车里。


    Shaw现在正在陪着Root逛超市。


    确切一点来说,是在一种Shaw非自愿的情况之下,她为了要继续追踪Cooper女士的行迹,所以她现在才不得不陪着Root在超市里闲逛,还得顺便替她推着手推车。


    而正如Root昨晚所说的,到目前为止Cooper女士也依然还是安然无恙,她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像是经历过任何威胁或者恐吓,欣然地挽着Cox先生手臂的画面也始终都在Shaw的眼前散发着一种温馨的气氛。


    Joshua Cox,金融公司高管,收入可观,但有长期使用假名"Albert Wood"招妓的习惯。


    虽然这家伙的相貌看上去干干净净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解决自己的私生活问题的不同方式,Shaw觉得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可取的。


    亲疏有别,Root趁着Shaw在回想的间隙偷偷摸摸地伸出了手也试图想要挽上她的手臂,可身边的人却突然一个激灵,迅速地就把自己的手撇到了另一侧。


    "干什么。" Shaw古怪地看了Root一眼,但她也只是随口问问,她当然知道Root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表现出这一幅鬼鬼祟祟的模样。


    "没干什么。" Root眼神飘忽着装模作样地摸了摸自己温热的脖子,Shaw有时候过度灵敏的反射弧也真的是让她觉得挺讨厌的。


    "想都别想。" Shaw警惕着又把手臂更加往身侧缩了缩,想都别想,她才不要跟这个家伙手挽着手在超市里装出一副热恋中的情侣的样子。


    Root微扬着嘴角颇有深意地瞥了一眼Shaw满是杀气的脸,随即就无所谓地耸着肩膀将双手插进了牛仔裤口袋里,优哉游哉地和Shaw一起跟着Cooper女士还有Cox先生来到了奶制品货架前。


    Shaw停了下来,懒散地倚靠在了推车的扶手上之后就开始进一步监视起了不远处的两人。


    "晚饭吃什么?" Shaw背过了身子假装挑选起了牛奶,然后便听见了Cooper女士一边向着自己的方向靠近一边又对着她身边的男人这么问道。


    "你决定吧。" 他温醇的嗓音之中还带着几分笑意,Cooper女士也因为他的回答而对着他"咯咯"地笑了几声。


    Shaw感觉这听起来像是那种情侣之间过于拘谨,朋友之间又过于亲密的对话。


    如果换做她来问Root"晚饭吃什么",不出所料的话,这个家伙的回答就一定会是"吃你"。


    等等,她们才不是情侣。


    Shaw又忍不住对着手里的全脂牛奶使劲地翻了翻白眼。




    然而还没等到Shaw反应过来,身后那股急速靠近的气息又突然让她的大脑处于了一片完全空白的状态之中。


    Root的身体从她的背后贴了上来,她的双手温柔地揽过了Shaw的腰肢,她轻咬过了她的后颈,亲吻过了她的脸颊,稠密的发丝细细地磨蹭过Shaw的下颚也害得她禁不住歪过头咬了咬牙。


    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而已,等到Shaw回过神来的时候,Root却已经拿着一盒牛奶站在她的身后一边憋着笑一边装傻充愣了。


    "你!!" Root不间断的骚扰终于惹得Shaw炸毛了。


    若是把"如何在短时间之内高效地调戏Sameen Shaw"作为一门必修课程的话,毫无疑问Root一定会是这方面的天才。


    Shaw愤恨地转过身狠狠地瞪住了身前的人,手里那盒无辜的牛奶也已经因为她此刻暴涨的怒气而被捏到完全变形了。


    "我拿盒牛奶都不行吗?" Root意气风发地微仰着头对着Shaw晃了晃手里的牛奶,Shaw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吃了别人的豆腐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到这种地步的人,但偏偏Root就是能够做到。 


    "温柔点,Sameen." Root故意对着Shaw舔了舔下唇然后拿走了她手里那盒不成样子的牛奶,仔仔细细地将它恢复原样之后,Root还是把它给丢进了手推车里。


    "你给我老实点!" Shaw边走边躁怒地抹了抹自己的脖子又对着Root抛出了一句没什么威慑力的警告,而她身后的人却仍旧欣欣然地跟着她的脚步,一边看着她叹气的背影一边就开始回想起了刚刚那盒牛奶的保质期。


    结完账之后Shaw就和Root一起跟着Cooper女士走出了超市,她不明就里地看着Cooper女士和Cox先生又走进了他们昨天去过的那间家居店里,端着刚买的热咖啡就和Root一起站在街对面等待起了店内的两人。


    Shaw决定了就要这么干等着,她再也不想制造任何可以让Root偷袭自己的机会了。


    "..搞什么?" Shaw一边抿着手里的咖啡一边嘀咕道,没有任何端倪可察,Cooper女士每天固定的行程难道就是和这个男人逛超市逛家居店然后回家或者去工作吗?


    "你猜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Root交叉着双手又有些无聊地用鞋跟踢了踢身后的墙壁,她的眼神正来来回回地穿梭在眼前形形色色的路人之间,手臂上还依然挂着从超市里买来的那一袋子牛奶和蔬菜。


    "鬼知道。" Shaw不满的语气里还充斥着那些在物理作用下而形成的白烟,她眯着眼睛拉了拉头上的毛线帽看向了玻璃橱窗后面的一男一女,简直就幸福得好像他们的人生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什么遗憾似的。


    "也许就像我们一样?" Root满是笑意地对着Shaw歪了歪头,闪烁的目光也是早就已经将身边的人的衣服从上到下给扒了个精光。


    "我们?" Shaw满是犹疑地转过了头,尽管她的神情丝毫不像面前的人那样含情脉脉,但她也总算是愿意转过头来看她一眼了。


    "我们。" Root肯定地重复道。她的眼神也渐渐开始随着那几缕从她单薄的肩膀上滑落下来的长发而变得温情了起来。Shaw斜过了眼睛又慢慢地回过了头,愣愣地咬了几下咖啡杯盖也就当做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了。


    我们。一个听上去不足为奇的人称代词。


    不需要明确的解释,不需要多余的揣测。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却也已经足够容纳下这两人的世界,并使得她们全身心地投入在了当下温暖暧昧的气氛之中。


    能够真心投入一件事情的人是幸运的。


    Shaw没有回答,没有反对,她本来就不擅长去争辩那些她自己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尽管Root已经明摆着给了她抗议的权利。


    而她的不回答对于Root来说,大概也就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眼看着他们俩走出家居店之后又准备要分道扬镳,Shaw决定了要紧随着Cox先生去确定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可能是"行凶者"或者"受害人",而Root决定了要继续跟着Cooper女士,以免她真的遭受什么突如其来的不幸。


    "..等会。" Shaw却在Root刚要动身的时候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Root有些惊讶地转过了身,她还以为拉手臂这件事是只有她才会对Shaw行使的特权呢。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还得继续.." Root感觉到Shaw手上的力度又不由地收紧了一些,她回头看了一眼还等在红灯前的Cox先生,随即就转过了头对着自己发出了那种听上去极为焦躁的声线。


    Root默默地扬起了嘴角。


    "Honey, 我当然要去赚钱养你了。" 她低下头轻佻地笑了笑又故意皱着眉头戏言道,Root喜欢看到Shaw说话支支吾吾的时候脸上那种复杂的神情,她不停颤动的长睫毛也总是会让自己愈发柔软的心萌生出一股莫名的暖意。


    "..." Shaw有些尴尬地咬了咬唇没有说话,Root倒是趁机拿走了她手里的咖啡就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眼前的人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低下了头不再看着自己,但Root能感觉得到Shaw正在生气。


    "哪都不能去。" Shaw像是快要无法抑制住心中的不适那般对着Root严肃地警告道,她轻推开了方才自己紧握着的那只手臂,留下了这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地朝着Cox先生的方向追了上去。


    Root一边直视着Shaw快速消失的背影一边又下意识地咬了咬咖啡杯盖,她的眼角已经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而且嘴里的咖啡也已经远远甜到超出她的预计了。


    Shaw耸了耸肩打起了精神跟在了Cox先生的身后,Root近期的行为确实令她感觉到心神不宁,Shaw不得不承认,从情人节开始,她待在这个女人的身边就没有一刻是真的冷静下来过的。


    她不慌不忙地穿越过各式各样的人群依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跟在Cox先生的背后,阴沉沉的天空却突然飘落起了迷蒙视线的毛毛细雨。Shaw眯起了眼睛扯了扯自己头上的毛线帽,周身的行人都不自觉地渐渐加快了脚步,她却又莫名其妙地开始担心起了Root身上那件单薄的皮衣是不是真的足够她用来抵挡彻骨的寒气了。


    Cox先生在街角的转弯处拿出了上衣口袋里的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雨势开始逐渐加大,Shaw能够在迎面而来的车辆大灯投射出的光影之中看见下得极为细密的雨丝。焦急地躲在屋檐下的路人开始擦拭起了他们的背包还有外套上的水渍,谁都无暇去注意身前那些依然还行走在雨中的男男女女。


    绵长的雨落在了人行街道的灰色石砖上,雨丝渐渐染湿了冰冷的墙面还有住宅的阳台上那些来不及被女主人收进屋里的衣物。冷雨斜斜地下着,水滴环绕着钢制楼梯倾斜的栏杆泛起了一层又一层极浅的波浪,进而又缓缓地淌向了更加遥远的地方。


    Shaw的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个让她觉得有点印象的声音。


    "下午好,Mr. Wood." 她太熟悉这个声音了,就是那个够胆在Root面前对着她大喊大叫,最后却被她一枪顶在了喉咙上的中间人。


    "今晚还是要指名我们的Millie Cooper对吗?" 这家伙语气虽然友好但话语间却依然充斥着一些嘲讽的意味,Shaw看着Cox先生突然停滞在雨中略显落魄的背影,他的身影在雨幕的遮挡之下也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但Shaw也还是注意到了他的左手正紧握着拳头在细雨里不住地颤抖着。


    "是的。" Shaw看着他身上的淡蓝色毛衣在雨水的浸透之下慢慢地变成了蓝灰色,他深色西裤的裤脚也被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水迹。可他依然还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这场不知道何时才会停止的绵绵细雨里,路灯开始犹如星辰般渐渐亮了起来,可他的眼睛现在是不是也会和星辰一样火热?


    Shaw无从得知。


    "不要让她知道是我。" 但是她能听见他嘶哑着声音过分冷静地说道。




    不明白,完全不明白。


    Shaw站在了Cox先生的家楼下紧紧地交叉着双手反反复复地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思绪,准确地来说这里并不是他家楼下,这间屋子只不过是他长期租用的一个地方。


    他为什么不回家反而要来这间出租屋?中间人在电话里说的"还是指名Millie Cooper"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用"Albert Wood"这个假名长期招的就是Cooper女士吗?可为什么他不想让Cooper女士知道他的假身份?那他们两个又为什么一整个下午都黏在一起?


    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只是肉体或者金钱交易的关系,还是真的存在着什么爱情?


    雨已经停了,Shaw抬起头注视着那扇紧闭着的窗户烦躁地晃了晃脑袋,她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时间,已经19点50分了,她决定了要把这些问题先抛在一边不管或者找个时间亲自去审问一下这对行为怪异的"情侣",但现在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


    Shaw快步从出租屋的楼下走向了大路,一边小跑着一边就拨出了那个通话记录里排在第一位的号码。


    "你在哪?" 而电话接通后还没来得及等到某人说出那些满是爱意的问候语之前,Shaw就迫不及待地抢先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这样问了出来。


    "我在——" 她卷了卷修剪过的发梢,在昏黄湿润的路灯下又轻轻地扬起了红唇。


    "等你。" Shaw一声不吭略显急躁地挂断了电话,她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开始赶往了昨天去过的那家位于市中心的酒吧,一如既往的缠绵而又令人摇摆不定的语气却依然还回荡在她的耳畔深处久久未能散去。


    Shaw并没有让车停在酒吧门口然后急速穿过这里去往后巷,她反而让司机沿着酒吧外围绕了一大圈,最后才在后巷前的十字路口附近下了车。


    她不出所料地看见了Root正一幅浓妆艳抹的样子和Cooper女士并肩站立在街角的转弯处,Shaw定睛看了看远处高挑的身影之后放心地叹了叹气,尽管她又穿走了自己的大衣外套,但这家伙也总算知道要遮一遮她那一身极易引人遐想的着装了。


    "你的小跟班又来了。" 薄烟在Cooper女士略显调笑的语气之中缓缓飘散了开来,Root皱了皱鼻子笑看着原本还伫立在路口的人慢慢地移动到了对街的人行横道上,Shaw背靠着墙壁把双手伸进了大衣口袋里,就这么隔着这一小段不算太远的距离将对面的人完完全全地锁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然而除了Root和Cooper女士之外,今天街对面又出现了第三个女人。


    Shaw仔细地瞧了瞧站在Root身边的那个女人,和她差不多的身高,但过肩的金棕色秀发又比Root的头发稍微短了一些,一袭红裙和正对着化妆镜抹唇膏的模样也让她此刻看上去变得格外亮眼了起来。


    Shaw刻意避开了红裙女人无意间向她投射过来的朦胧眼神,她低下头无所事事地用自己右脚的鞋后跟敲了敲左脚的鞋尖,心想着这个红裙女人等会应该是要被招去陪某个老板参加晚宴才对。




    "她真可爱。" 


    Root突然一脸莫名其妙地皱了皱眉。


    很显然刚刚那句话不是她说的,因为Root通常只会带着似笑非笑地暧昧表情这么夸赞她的甜心。


    Shaw确实很可爱,而Root也的确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一般情况下,她并不会允许其他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此刻正站在她对面的那个女人。


    Root略显不满地把头转向了站在她身边的人,金棕发色的女人却在顷刻之间就提着红裙迈开了步子,Root甚至都没来得及伸手阻止她。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等到Shaw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个红色的身影就已经来到她面前了。


    "嗨。" 女人低头轻笑道,Shaw也微微愣了一下,她望了望女人锁骨前的白金项链,昏暗的灯光下她迷人的酒窝一时间也让Shaw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应。


    大方得体?亭亭玉立?Shaw紧靠着墙壁思考了一会儿,眼前的人确实长的很有魅力,但这些形容词都不对。


    ..风情万种,Shaw直视着她这么想到。


    大部分时间里Shaw对其他女人的评价都是毫不吝啬的,但Root对她来说也许有些不一样。


    Shaw没有办法用一些美好的词语来夸奖或者称赞Root,即使是在她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些时间里,又或者也不见得The Machine真的会把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完完整整地传达给Root。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Root在Shaw的眼里不够妩媚不够动人,尽管傲娇的性格确实驱使着她不断地去否定Root的存在对于自己有着难以抵抗的吸引力,但这也无法有效地解决Shaw一旦待在她的身边就会逐渐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的问题。


    而这也是Root为什么会觉得Shaw很可爱的原因之一,口是心非被她当成了Shaw喜欢自己而又不敢表现的理由,但不得不说,她确实没有猜错。


    "我叫Nichole." 耳边的热气突然间就斩断了Shaw的思绪。


    现在Shaw真的觉得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陌生且柔软的触感突然贴上了她的唇角,浓烈的香气又直冲进了她的鼻腔,女人高过Shaw半个头的红色身影还有突然停靠在自己眼前的黑色面包车完完全全地遮挡住了Root看向Shaw的视线。Shaw在中间人打开车门之前猛地推开了身前的人跑向了马路对面,Root惊愕地望着Shaw在她眼前渐渐放大的脸,十秒钟之内整个世界都像突然炸开了锅那样地哄乱了起来。


    只有Cooper女士悄然熄灭了自己手里的烟卷。




    "怎么又是——" Shaw挡在了Root身前狠狠地瞪了一眼刚从车上下来的棕发男人,他用力地砸了一下车门,又只好把还没抱怨完的话全部都咽了回去。


    "行了,她今晚归你了!" 男人像是顶不住Shaw凶恶的眼神那般象征性地甩了甩手大喊道,一只纤细的手却突然搭上了Shaw的手臂,轻轻一推便让她自觉地向着旁边挪了几步。


    "用不着。" Root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又淡淡地说道。


    Shaw二话不说扯着Root的手臂就又把她给拽回到了自己的身前,Root一脸不情愿地挣扎了几下,Shaw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眼里越烧越旺的怒火也逼得Root只能乖乖地重新回到了她的身后。


    "好吧,你赢了。" 她站在Shaw的身后不甘心地喃喃道,这种行为也理所当然地又为她自己招来了一记凶狠的白眼。


    "我今晚也能归她吗?" Nichole意味深长地笑着漫步到了Shaw的身边,Shaw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上衣口袋动了动,这个女人有可能塞了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上,但Shaw现在也没空去管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在一个晚上失去两笔生意!" 男人拉开车门以后Cooper女士摇了摇头率先坐了上去,Nichole一脸玩味地侧过头看了Shaw一眼,肆意放电的行为却也让Root此刻的脸变得更加黑了。


    "..." 她依然还一声不响地站在Shaw的身后。


    "什么叫用不着?!你疯——" 车辆的轰鸣声渐渐远去,Shaw迅速地转过身之后就对着眼前的人低吼了起来。Root却突然使劲地捏住了她那张暴躁的脸,咬唇怒视着自己的模样一时间也让Shaw忘记了她接下来应该要说些什么。


    "把你嘴边的唇印擦干净了以后再跟我说话。" 她咬牙切齿地用拇指的指腹狠狠地蹭过了Shaw的唇角,Shaw微微怔了一下之后把手缓缓伸地向了自己的嘴角,Root却又在同一时间用力地将她的手拍回了原位。


    她紧蹙着眉头恼怒地捧着Shaw的脸继续擦拭着其他人在她唇边留下的红晕,手上的动作比起一开始的时候却已经明显温柔了许多。


    Shaw一脸尴尬地闭上了嘴,虽然只是唇与唇之间的简单碰触,但她也的确是被除了Root以外的人吃豆腐了。


    "啧.." 燥怒地哀叹了一声之后Root忽然就低下头猛地咬住了Shaw的下唇,她像是发泄般重重地喘着粗气,齿间咬合的力度更是让Shaw极为吃痛地紧皱着眉头闷哼出声。Shaw死死地钳住了Root的双臂试图挣脱开这种暴行,唇间的痛楚开始逐渐减弱,但她整个人却突然又陷进了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之中。


    Shaw有些无奈地用下巴抵上了Root的肩膀顺便又舔了舔自己嘴上带着刺痛的咬痕,她安安静静地感受着Root深长的呼吸之中那些略显激动的抽搐,Shaw轻轻地抚了抚Root稍稍弯曲着的瘦弱背脊,她当然知道她现在是为了什么在生气,可是Shaw并不擅长辩解。


    改变会令人不安,沉默也会令人不安,屋檐上还未完全干透的水珠悄然无息地滴落在了Shaw的手背上滑入了她的衣袖,眨眼之间Root却又把眼前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好了,Root,我们得——" Shaw晃着头轻推了推Root的手臂,还有一大推烂摊子等着她去收拾,她可不能真的站在这里跟这家伙上演什么"拥抱到天亮"的戏码。


    "..再等一会儿。" Root紧贴着Shaw的脖子撒娇似的摇了摇头。


    "就一会儿。" 她的鼻尖轻轻地蹭过了Shaw肩颈处温热的肌肤,湿热的喘息也同时缓缓地渗进了Shaw的衣领里。喜欢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女人真的是很麻烦的生物,无可奈何之下Shaw也只好让自己的双手再一次覆上了Root的背部。


    "一会儿了。" 锁骨上方突如其来的舔咬刺激得Shaw的体内迅速攀升起了异样的快感,这下她真的是毫不犹豫地就把Root从她身前给推开了。


    "你说了算。" Root轻挑着眉眼一脸窃喜地点了点Shaw的鼻子,身前的人却嫌弃地翻着白眼拍开了她手,整理了一下衣领之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自顾自地朝着路口走了起来。


    Shaw的电话突然振动了一下,她面色疑惑地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率先摸到的却是一张不知从何而来的纸条。


    这应该就是刚刚那个女人上车前塞进自己口袋里的东西,回想了一下之后Shaw又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纸片上的内容。


    "明晚22:00,W酒店,2513房间,等你。"


    它看上去应该是临时用口红写的。


    "什么?" Root的头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搁上了Shaw的肩膀,Shaw急急忙忙地揉起了字条又将它塞回了口袋里,但她并不敢确定身后的人是不是已经看到了其中的内容。


    "没什么。" Shaw有些心虚地回答道,她实在是不想再惹Root发火了。 


    Shaw掏出了口袋里的电话依然保持着匀速行走在了Root的前面,心不在焉的状态也让她完全没有意识到Root跟着她的脚步已经渐渐地放缓了下来。


    "明晚22:00,W酒店,2515房间,等你。"


    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条与刚才那张纸片上的内容几乎没有差别的信息,Shaw紧盯着显示屏上的亮光却不禁皱起了眉头。她带着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下意识地注视起了远处街角边那盏正对自己闪着红光的摄像头,Root则是默默地伫立在她的背后有些失落地望向了那个被Shaw收藏进了上衣口袋里的秘密。


    她的脚步开始变得愈发沉重了起来,Root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去接受Shaw模棱两可的态度,纸面上的每一个红字她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不是她的错觉。


    "Root?"


    Shaw终究还是不放心地回过头对着身后的人轻唤道,Root却也只是凝视着自己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她高瘦的身影在阴暗的灯光下渐渐模糊了起来,也许只是Shaw的多心,但她却觉得Root苍白的脸确实比之前看上去更为削瘦了。


    两个人都有些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315)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