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Final)

青色的瓜:

让我炸让我炸让我炸!!炸我炸我炸我!!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柔情的吻在轻唤过后的下一瞬间就落在了Shaw还微启着的双唇之上。


    Root温柔而痴迷地吞下了Shaw微弱低哑的呼喊,相互抵蹭所带来的快意和唇齿间灼热的温度也使得两人的喘息变得愈发粗重了起来。


    她纤细的十指缓缓地紧扣上了Shaw的双手,细细地舔吻着她的脖颈的同时身前猛然袭来的压力却也害得Shaw的背部深深地嵌进了她身后冰冷的护栏里。


    "这里是我的。" Root开始在Shaw闷哼之余轻轻啮咬起了她的下唇又沉声这么宣布道。无论Shaw这张从没跟自己说过什么动听情话的嘴曾经与多少人缠绵温存过都好,从现在开始,Root应该再也不会让它属于别人了。


    Shaw没有说话,她只是轻而易举地就挣脱开了Root那种充满了依赖性的束缚,湿热的手掌也顺势凶狠地摩擦过了身上的人暴露在黏腻空气中的白细腰腹。Root的喉间随即漏出的难耐低喘也让Shaw的嘴角展现出了如愿以偿的弧度,一些不具名的情感却也在同一时间在她的内心深处迅速地发酵了开来。


    两人正在贪婪地呼吸着拥有彼此特殊气息的空气,潮热的香水味就犹如体内无法拔除的针刺一般令人焦躁不耐。就像是被围困在了没有出口的迷宫那样,她们无法控制脑中奔流的思绪。


    急促且短暂的火热喘息,被褥之间不断摩擦而发出的恼人声响,肌肤间毫无阻隔的碰触,甚至连窗外不可见的斑斓星光都在骚动着两人的情绪,Shaw和Root现在没有办法分清左右。


    Root的身体就好似被晚霞包围着那般温暖柔软,Shaw也不由自主地更为沉溺在了这个有她存在的静谧的夜里。她看不见她的轮廓,看不见她的身影,Shaw只能用心地想象着Root此刻略显凌乱的及肩棕发,如同自己注视着她一样的不停流转着的眼波,安静的耳畔边除了彼此的声音之外也不会再有其他。


    一点一点地更加靠近,短短的距离之中却仿佛蕴藏着无声而又极为漫长的时间,而只需轻轻的触碰便又可以让这时间准确无误地流进永恒里面,但是Shaw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


    她不自觉地轻抚上了Root含着笑意的脸,她的嘴角也逐渐弯出了一抹与之相似的弧度,即使Shaw仍然还是无法理解这种心脏快要绽裂的满足感究竟会不会只是她的错觉。


    "Sweetie——"


    可是总会有个人让她明白。


    Root的话语间开始逐渐染上了一层更为令人情动的湿气,一股能创造出一个只容得下她们两人的世界的暧昧湿气。她甜软的嗓音就犹如缤纷的细线般被一针一针地缝进了Shaw的耳内,微热的指尖也随着她唇间颤动的频率若有似无地缓缓游向了Shaw胸口。


    "这里——" 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面前的人火烫的肌肤之下流淌着的近乎沸腾的血液,狂乱的鼓动就如同翻滚不止的铁轮一样反复碾压着Root单薄的身躯。胸口迎来的几乎窒息的疼痛令Shaw不禁倚靠着Root的肩膀蜷缩起了身体,而贴在她肌肤之上的指尖有意识的重压也宛若锋利的尖刺一般,就这么笔直而激烈地随即穿入了她的心脏。


    "也是我的。"


    因为Root再也不会允许其他人占有这个位置了。


    一个星辰闪耀的浪漫冬夜,Root正跨坐在Shaw的身上严肃地宣告着她们之间不容许任何人介入的特殊关系,可Shaw却只能有些吃痛地环着Root的腰肢似笑非笑地抵着她的肩膀轻咳了几声。


    而Root少有的认真语气竟然也让她的模样在Shaw的心里变得有些可爱了起来。


    "Sam." 她就像是在渴望着某个答案般地将白指轻轻地伸向了Shaw柔软的唇间,渐次浓厚的眼眸里出现的也尽是Shaw无法揣测的昏暗。


    "..." Shaw没有回答,她依然还在细细地回想着刚才那些Root想要将自己据为己有的宣言,抗拒的情绪也正在因为Root贴身的拥抱而一点一点地瓦解着。她没有回答,Shaw就像凭空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一样,一动不动地,默不作声地凝视起了眼前这一片无休止的黑暗。


    "..Sam.." 此刻Root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刻意隐藏着某种情绪那样的飘忽不定,Shaw的眉头也不禁因此而显得更为紧凑了一些。




    看不见Root的脸对于Shaw来说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大多数情况下她不会去考虑Root沉默无言的时候到底在向自己渴求着什么。她单纯地欣赏着她情潮涌动时眉间难耐的褶皱和唇齿间激烈的颤抖,疯狂地舔舐着她颈间的细汗和轻嗅着她体内略带黏稠的馨香,而Root这样的表情也会促使着Shaw占有她的动作变得更像是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那样粗暴。


    但是这一刻的黑暗正在延长她思考的时间。


    Root能感觉到Shaw的双手轻轻地覆上了她的背部,双臂之间渐渐开始收紧的力度也让她不由自主地更加靠近了一点面前的人。


    她温热的呼吸轻飘飘地打在了她泛着潮红的耳面上,Root甚至都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些融进了Shaw潮热的喘息声之中的极浅的笑意,从心底喷涌而出的依赖感也使得Root不自觉地用脸颊轻轻地蹭起了Shaw的鼻尖。


    需要她,需要她。就好像需要冬日夏云那样时时刻刻都需要她。


    在无穷无尽的宇宙里,情愿抛却所有信仰与热忱,却唯独不能够失去她。


    "我在这里。"


    近乎凝结的空气也会因为她鲜有的回应而变得异常温暖。


    倾听那些Root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情意,捕捉到她惶惑时骤然停顿的喘息,这便是Shaw只愿意给予她一人的体贴。


    Root的双眼却突然开始在黑暗中产生了一种犹如火烧般的热感。


    深不见底的感情渐渐涌向了她的眼眶,她的手也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意轻柔且缓慢地触向了Shaw的眼角,而Shaw甚至都能够在这一片漆黑之中感应到面前的人眼里跃动着的光斑。


    一些踟蹰,一些犹疑,她强忍着的喘气声之中隐藏了许多许多自己从来未曾发现过的事情。


    没有什么过分温柔的语言,那双带着薄茧的手又缓缓地攀附上了Root纤瘦的身躯。它开始一点一滴地从她光裸的背脊抚向了她微微弯曲着的后颈,霎那间轻覆在她眼睑前的柔软触感却反而让Root的情绪更加靠近了崩溃的边缘。


    她在吻她。


    并不仅仅是因为Root在黑暗中细碎的抽噎声或者她呼吸间小心翼翼的颤抖,光是她的指尖在轻抚过自己的眼角时那种饱含着犹豫的细微浮动就已经足以驱使Shaw去这么做。


    低落的情绪很快也就被再次席卷而来的情欲所代替,所以当Root一边紧搂着Shaw跟她热吻一边又稳稳妥妥地被她放倒在凌乱的床单上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头昏脑胀到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难过了。


    "Sameen——" 一点点鼻音再加上一丝丝引诱,身下的人满是撒娇的语调也害得Shaw忍不住心潮澎湃地更加用力吻了吻她的唇角。


    "安静点。" Shaw轻轻地含住了Root滚烫的耳朵之后又沉声命令道,耳畔边微微有些发痒的感觉却也害得Root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心满意足地把脸埋进了Shaw的臂弯里。


    "可是我只喜欢和你说话。" 她细细地舔咬着Shaw的手臂柔声反驳道。足够甜蜜也足够动人,Shaw不由地倾下身子凑近了Root白细的脖颈,她的头发上依然还飘着迷人的香水味。


    "等会儿你就别想说话了。" Shaw用膝盖恶意地抵住了Root潮湿的身体顺便中断了她在暗处的独自窃喜。


    "恩——" Root故作姿态地绕着Shaw的发尾缓缓地蠕动起了她的下唇,尽管Shaw并不能看见她这些带着挑衅意味的小动作,但她也还是没有选择给予Root开口的机会。


    温热的舌迅速地侵入了她的口腔,下腹恼人的热流也开始随着Shaw指尖过分轻柔的抚触而缓缓地流动了起来。Shaw用力加深了这个吻,Root的甜美已经布满了她的味蕾,而她在自己背上留下无数道深浅不一的抓痕的行为也确实让她在此刻变得更为性感了。


    Root也是心醉神迷地立刻回吻起了身上的人,Shaw的唇齿间不停散发着的满是爱欲的气息则更是让她觉得有些神魂颠倒。但Root就喜欢这样,喜欢没完没了地跟Shaw痴缠在一起,喜欢被她嫌弃或者疼惜,她甚至恨不得让这个吻持续到下个世纪末都不会停止。


    她能感觉到Shaw的手指正在她湿润的腿间小心地蹭擦着,缓缓地抵入她的体内,再慢慢地退出,温柔得就犹如晨间在大地上浮动着的透白雾霭一般令人觉得全身发软。


    Shaw的每一次碰触都会把Root推向一个更高的浪尖,而她的指节也开始加倍用力地穿过了Root体内汹涌火烫的洪流。她湿热的喘息近乎疯狂地缠绕住了Shaw的感官,Shaw默不作声地听着,Root就如同妖冶的星光那样承欢在她的身下,她知道她就快要化成寿命短暂的雨丝落于大地之上了。


    然而除了一些细细碎碎的低吟和呜咽,还有时不时地呢喃几遍Shaw的名字之外,Root暂时是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美梦容易消逝,美梦容易窜逃,美梦无法被困入囚牢。


    "Sameen.."


    她的吻又浅浅地落在了她濡湿的眼角上。


    可是Shaw现在是只属于Root一个人的美梦了。




    与一般那些拥有固定关系的男男女女不同的是,Shaw并不愿意把她和Root之间这种无法完全切断的联系称之为"情侣关系"。


    尽管她们总是频繁地滚在一起。


    说些轻佻的话之后再展开一场无可避免的性爱,一场不存在任何爱情细节的,但也足以激烈到令人欢愉至极的情事。而在Shaw看来这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因为Root是一个让她格外中意的炮友,她们互相牵制彼此,当中却没有任何爱慕。


    Shaw仍然还在尝试着确信这个理由对于她自己来说具有足够的说服力。


    不在乎她,不担心她,所以在等到她们滚完之后的第三天Root又再次悠闲地出现在了Shaw的化妆品专柜前面的时候,Shaw并没有表现得像个不讲理的恋人那样质问自己的另一半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鬼混。


    并没有。


    她也只是举着手里的香水试用装一脸假笑地对着眼前的人喷了至少十下。


    "Opps." Shaw有意绷着脸挑了挑眉结束了她为Root提供的"特殊服务"。


    "..咳咳。" Root忍不住皱着眉头对着Shaw挥了挥手,这很可爱,尽管她真的很想好好珍惜一下Shaw这种少有的像个幼稚鬼的表现,但过于浓烈的香味已经严重到让Root觉得有些反胃了。


    "..Honey, 我可是特地过来帮你增长业绩的啊。" 她一脸无奈地瞥了一眼面前的人,舌尖上又麻又涩的感觉和空气里刺鼻的气味也害得Root不得不摇着头不太舒服地吐了吐舌头。


    Shaw的嘴角突然冒出了一个得逞的弧度。


    眉笔,眼影,眼线笔,睫毛膏,Root一边坐在高脚椅上随意地挑选着柜台前的化妆品一边又对着眼前的人有些委屈地皱了皱鼻子。虽然她的最终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过来让Shaw帮她涂个口红而已,但是对她来说让小女友的销售业绩名列前茅也一样很是重要。


    "用不着。" Shaw又逐一地将Root挑拣好的化妆品放回了柜台里,看似赌气的模样却反而让Root眼角浮现出的笑意变得更浓了。


    "我喜欢。" 她微仰着头夺回了Shaw手上那支她唯一认真挑选过的唇膏,接着便颇为神秘地对着眼前的人这么笑道。


    "你还要继续查我的岗吗?"


    Shaw有些不耐烦地拿着包装好的口红走到了Root面前。 


    "无论你用香水怎么喷我都行。" Root低下头温柔地撩起了Shaw额前的碎发,凑近耳边的暧昧热气开始令Shaw的脑袋有些嗡嗡作响。


    十次而已,呛不死人,可以接受。


    "..." Root又自觉地在Shaw准备动手推开她之前与她稍稍分开了一些距离。


    Shaw有些无可奈何地翻了一个白眼。


    "拿着这个。" Root笑盈盈地接过了Shaw递来的口红之后又把手里的大型纸袋交给了她。


    "什么?" 有些重量的袋子,白色的衣架和透白的防尘衣罩,仔细看了看之后Shaw才意识到这是Root上次送给她的那件紧胸白裙。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它从自己的衣柜里拿走了。


    "明天记得穿上。" Root对着Shaw晃了晃手里的口红示意着她准备要离开了。说实话这件裙子确实让Shaw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但她知道Root不是在开玩笑。


    "又要干什么?" 她看了看袋子里的衣服又抬起头对着眼前的人一头雾水地问道。


    "听话,Sam." Root忍不住凑上去点了点Shaw的鼻子,她的眼角开始微微地浮动了起来,逐渐在面部形成的那种表情也自然是Shaw最为熟知的模样。


    "明天早上我会去接你的。" 


    她笑得柔软。




    "又怎么了?" 


    Shaw一脸不爽地回瞪起了眼前目瞪口呆的三人。


    第二天早上。


    她确实乖乖地遵守着Root的指令穿着那件紧胸的白色连衣裙出现在了地下铁里。


    而Shaw此时焦躁的语气也并非是因为她自身脾气暴躁的关系,Finch和Reese至少已经一声不响地盯着她足足看了五秒钟了。电脑散热的声音正在地下铁里嗡嗡回响着,甜甜圈上的巧克力正在融化,煎茶正在变凉,Bear仍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安睡在桌脚旁。


    Root合乎时宜的加入却反而让这场莫名其妙的对峙更加漫长了起来。


    "Sameen." 她甜腻的声音又突然闯进了Shaw的耳朵里,Root慢慢吞吞地走向了面前的人懒洋洋地环住了她的腰肢,Finch和Reese在她身后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惹得Shaw更火大了。


    "我可真喜欢你穿这件裙子的模样。" 身前的人宠溺地感叹道。Shaw满脸不自在地瞟了Root一眼,袖口不规则的黑色连衣裙和耀眼的红唇让她看起来突然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但是她那种眼神在自己身上乱飘的模样也害得Shaw掏枪的欲望越发强烈了。


    "别说得好像你没见过似的。" Shaw稍加用力地拍开了那双停留在她腰间的不太安分的手,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面前笑得无辜的人之后便也随即收敛了自己的怒气。


    "能走了吗?" Shaw套上了那件她刚才随手扔在椅子上的白色大衣后转身问道,Root的身影却又开始缓缓地向着她凑了过来。


    "看来你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跟我去参加婚礼了。" 她认真地替眼前的人整理好了衣领,指尖无意间与她脖颈周围的肌肤相摩擦时的冰冷触感也让Shaw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什——" Shaw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处在了完全空白的状态里。


    "什么?!" 她有些无措地注视着Root洋洋得意地披上黑色大衣的背影倒吸了一口冷气,"婚礼"这两个字所带来的超出预计的影响也同时刺激到Shaw几乎失控地朝着Root大喊了一声。


    "别紧张,Sam." Root有点好笑地看了一眼身边急急忙忙追着她离开地铁的女人。


    "还不是你和我的婚礼。" 


    "我只是答应了Cooper和Cox要——" 人畜无害的笑意突然在Root的脸上转瞬即逝,Shaw只能带着一脸憋屈却又不知所以地表情被她猛地搂进了怀里。


    独特的香气和体温,Shaw并不觉得讨厌。


    "..." Root开始一边把她护在身前一边怒视起了那些不断地将好奇的眼光投向Shaw的路人。不管他们是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或是无意的,也无论他们是男是女,Root都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拧断这些人的脖子。


    "不许把大衣敞开了穿。" 她迅速地替Shaw扣好了白色大衣上的所有纽扣皱眉警告道。


    "..答应他们什么?" Shaw无所谓地将双手插进了上衣口袋里,同时又一边摇头轻笑着一边懒洋洋地任由Root推着她走向了那辆正停靠在马路对面的黑色轿车旁。


    "去做他们的证婚人。" 她在要关上副驾驶座的车门之前对着Shaw弯腰说道。


    "我们一起。" Root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挑了挑眉。


    "听起来可不怎么有趣。" Shaw有些失望地撑着头注视着挡风玻璃外的女人自言自语道。


    "我可以再陪你去一次迈阿密。" 听上去就像是在讨价还价,Shaw不太满意地对着坐上驾驶座的人一脸无趣地垂下了眼睛。


    "不过也许这次你会更想让我陪你去圣路易斯吃爽过Sex的牛排?" 她仍然还在一声不响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发言,但是Root知道Shaw会喜欢这个筹码的。


    "或者我们也可以做一些——" 她开始渐渐伸出双臂倾身将Shaw牢牢地环进了她的控制范围之内,Root有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维持着这种暧昧的姿势,含情脉脉的凝视最终也顺利地让Shaw不太自然地把眼神移向了别处。


    "..比吃牛排更爽的事。" 


    她悄悄地在Shaw的耳边柔声低语道,捉摸不透的笑意就如同在Shaw的心上擦亮了一根火柴。


    Root十分贴心地替Shaw扣上了安全带,将面前的人略显腼腆的反应尽收眼底之后便轻快地对着她继续抛出了筹码。


    "..." Shaw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胜算可能不会太大。


    "是我陪你去。" 她回神倚靠着座位断言道,窗外的阴天看上去分外敞亮。暖气和广播声开始随着轿车的发动传进了Shaw的耳朵里,她也只好投降似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仔细想想又能偷飞机又有爽过Sex牛排,何乐而不为呢?




    一场安静的婚礼。


    空旷的教堂里只有一对新人,两位见证人以及一位牧师,简洁的布置还有来自三五好友的为数不多的祝福,但真正相爱的人也许并不会在意这些。


    老牧师低沉的嗓音就这么温和地飘荡在这个偌大的空间里,带着些许庄严和谨慎,教堂里不算太明亮的光线却照得Cooper女士和Cox先生的背影格外得令人注目。


    不可思议。


    无论这个世界是不是充满了谎言与欺骗,至少他们现在就站在彼此的身边。就在这里,承诺一些从未对他人说出口的誓言,决心从此以后要全心全意包容对方的缺点。


    尽管越是庄重的承诺就越是难以兑现,但未来始终都会是甜蜜的。


    即便生活总是会穿插着些许犹豫和怀疑,未来也依然会是甜蜜的。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不可思议,Shaw有些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对上了远处的人向她投来的视线。


    那是一种毫无保留并且不加掩饰的细腻神情,就如同在对着自己无数次重复着某个问题的答案一样,Shaw突然就明白了一点这瞬间的意义。


    虽然永恒不会是只属于她们两人的永恒,况且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永恒。


    但是Root的模样却依然柔软得让她的心滚滚发烫。


    "嘿,等等。"


    Cooper女士在仪式结束后找到了正站在教堂门口的两人。


    "虽然也只是走个形式——" 她低头傻笑着将垂在耳边的头发撩到了耳后,长长地透了口气之后便尽量冷静地抬起头左右看了看眼前的两人。


    "祝你们好运。" Cooper女士将手里的捧花迅速塞进了Shaw的怀里又转过头对着Root这么说道。


    这是Root和Shaw第一次看见她笑得这么天真烂漫。


    "看来下一次就会是我们的婚礼了。" Root笑望着Cooper女士渐渐远去的身影脱口而出道,不远处身形高瘦的男人仍然还撑着那把蓝色雨伞在等待着他的新娘。


    Root也喜欢等待,不需要绳索也自愿成为她的俘虏,即便被Shaw抓捕也仍然会对此引以为豪。


    Root也喜欢等待。


    "梦话还是等睡着了再说吧。" Shaw懒散地倚靠在了教堂的墙壁上,晃了晃手里的捧花之后就对着眼前突如其来的雨幕百般无奈地感叹了起来。


    整场婚礼也随之结束在了一场细密的春雨里。




    "觉得怎么样?" Root仰头伸出手让雨水微微打湿了她的指尖。


    新的季节开始了。


    温柔的细雨也暂时将她们两人挽留在了教堂正门的屋檐下。


    "无聊。" Shaw随着雨落将手里的捧花轻轻地放在了地上,她真的觉得这东西太不适合自己了。


    "是吗。" Root的目光又开始聚集在了Shaw的身上,她安静的眉眼还有湿热的呼吸,雨中泥土和草木混合而成的特殊香气也让她突然想要好好记住这一刻的光景。


    而Shaw决定了要陪着Root直到这场雨结束为止。


    "Sam."


    整个世界忽然就陷进了纷扰的气氛里,成千上万的雨滴每划过一回树叶就会发出一次沉闷的碰擦声,积水重叠在草坪下潺潺地流动着,但是Shaw不想说话。


    一旦给予回应便意味着又要开始失去,她不想说话。


    "我得走了。"


    Root旁若无人般喃喃自语道。春雨开始下得更加绵密,草木在含着湿气的微风中失序地飘摇着。


    "需要我。" Shaw的目光又变得更加黯淡了一些。


    是Root在给这场意料之内的分别平添伤感,Shaw紧皱着眉头惘若有失地直起了身体。没完没了的雨滴和浓重的湿气都在扰乱她的心智,下雨天很糟糕。


    下雨天很糟糕,她们之间本就为数不多的话题也正在随着冷雨悉数瓦解着。


    Shaw之前从没觉得下雨居然是如此令人心生厌烦的一种天气。


    "所以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Root却突然在眼前的人准备踏入雨幕之前生硬地抓住了她的手臂,飘零的雨点意外地沾湿了Shaw鼻尖。


    "还在下雨。" Root有些紧张地扯着Shaw的手臂让她面向了自己。


    "无所谓。" 从表面看上去Shaw的态度依然还是像往常那样过分地趋于冷静,但是Root能够看出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从她那双不愿意朝向自己却又忽闪不定的眼睛里。


    "我还有时间。" Root温热的手轻轻地抚上了Shaw的脸颊,而Shaw的呼吸也在她为自己抹掉鼻尖上的水迹之时骤然停止了。


    "..." 下雨天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糟糕的。


    "你就不准备好好跟我告个别吗?" Root又开始懒洋洋地把头搁在Shaw的肩膀上搂着她撒娇了。


    "告什么别?" Shaw有些不适地歪了歪脖子之后又放弃了挣扎。


    "Sam." 耳边沉闷的喘息声不知为何令Shaw的脑海中突然产生了即刻阻止Root说话的念头。


    "万一我们以后再也——"


    "闭嘴,Root." Shaw咬牙切齿地厉声道,她的视线也不知为何就倏然停滞在了Root身后的某一块墙砖上。


    "我都还没有说完呢。" Root把脸埋进了Shaw温暖的颈间有恃无恐地抱怨道。


    "给我闭嘴。"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再一次重复了她的回答。Root扬了扬眉毛之后便带着一脸心知肚明的模样起身定睛细看起了眼前的人,她肩颈处的肌肤也因为自己刚才的压印而微微的有些泛红了。


    "那你以后不可以再随便收下别人的纸条了。" Root突然一本正经地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字条,Shaw几乎难以置信地睁眼看向了那上面已经糊成一团的字迹,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Root居然还像个小气鬼似的对着这一张破纸耿耿于怀。


    "要不是你来阻止——" Shaw趁机从Root手里夺过了那张纸条,得意地在她面前晃了晃之后就又一次将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也许我真的会跟Nichole度过一个很美妙的夜晚的。" 她貌似坦诚地对着眼前的人耸了耸肩,而更让Root没想到的是Shaw居然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


    "所以跟我在一起让你觉得不够美妙?" Root有些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低头问道。


    "不够。" Shaw倒是一脸配合地撇着嘴摇了摇头。


    "那看来是我的能力还不够满足某些人的需求了?" 她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看似安心又担忧的笑容,鲜艳的红唇也在她的手轻搭上Shaw的腰部的时候缓缓地前倾向了她的脸颊。


    "确实不够。" Shaw惋惜地点了点头,极度甜蜜的气氛却也慢慢随着Root愈发暧昧的举动应运而生了。


    "真的不够?" Root脸上的笑意开始变得更为浓厚了,Shaw的脸上却渐渐显露出了一种既尴尬又为难的神情。她们都很了解对方的脾气,这也是为什么Root能够放心地去调戏Shaw的原因之一,她喜欢让她觉得头疼。


    当然即便她现在开始反抗,Root也一样喜欢。


    "..不够。" Shaw有些焦虑地伸出手轻抵住了Root的肩膀打算稍稍后退几步。


    "那不然我们今晚再试试看?或者你觉得开着灯会比较好?" 只可惜Root那双不太规矩的手早就已经将Shaw牢牢地锁在了自己的身前,Shaw现在哪儿也不去了了。


    再说Root也舍不得让她的小女友无缘无故淋雨啊。


    "..." Shaw开始有些后悔把她们两人的话题带到了这个不正常的方向了。


    "别问了。"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Root那张近在咫尺的讨厌的脸。


    "..你很烦。" Root有些无辜地对着Shaw撇了撇嘴之后又蜻蜓点水般地吻过了她隐含着不满的唇角,淅淅沥沥的雨声开始在Shaw的耳内逐渐转变成了微弱的耳鸣,她耳后的肌肤也因为此刻屏气敛息的原因而变得更加炽热了。


    "那你到底还要不要陪我去迈阿密?" Root紧贴上了Shaw的额头憋着笑声最后这么问道。 


    "废话!" Shaw也终于气急败坏地抓住了Root的衣领用力地将她扯向了自己。


    一个吻大概也足够用来回答她所有的问题了。


    


    大部分人的一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做梦,一些光怪陆离的梦,一些稀松平常的梦。


    梦着他们丢不掉的过去,或者梦着他们理想中的将来。


    但是Shaw和Root很少做梦。


    不去缅怀生命中必然会流失的美好,也不向上帝祈求任何的幸运与恩赐。


    不需要在黑暗中唯唯诺诺前进,也不必在午夜里惴惴不安惊醒。


    因为她们早已在与各自的美梦并肩同行。


    甘愿为其赴汤蹈火,披荆斩棘。


    刺眼得犹如熠熠星斗,未离开过。


    


    Fin.

评论
热度(553)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