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1)

青色的瓜:

这将会是一个包揽四个季节的情爱唤醒故事


(这里依然将大锤设定为还未暴露身份但有事没事就旷工老板却拿她毫无办法的化妆品专柜小妹


(我已一心决定要化身为连载狂魔也仍望与君共勉


(°皿   °#)我这颗按耐不住的心已经不能等到情人节再发了有意见尽情提有问题只管问不然就开始了!!!


PS: 在此跪谢 @下個雨季_tyrrell 半夜三更的居然还为了那些我莫名其妙的问题如此用心且耐心地帮我截图!!


You're soooooo sweet!!! (QwQ)rz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今天是情人节。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对于Shaw来说有没有都无所谓的,毫无意义到甚至有些可笑的情人节。


    这也许是一个适合对仍然还处在暧昧阶段的同性或者异性告白的大好时机,也许也是一个适合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的情侣之间互相倾诉爱意,并且小心翼翼,也有可能嚣张跋扈地或询问或质问对方是否愿意让其这一生都陪伴在她左右的大好节日。


    但这些对Shaw来说都没有意义。


    该发生的事情也还是在继续发生,有人会在今天因为工作上无法弥补的错误被老板炒鱿鱼,也有人会因为喝醉酒而对积怨已久的同僚大打出手。有人正因为疾病的折磨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还有人正因为足以令其肝肠寸断的情伤而瘫死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之间仍然有可能发生那些不计较后果的一夜情,心底肆虐的冲动也并不会因为这个节日充满了浓情蜜意的原因而遭到禁止。


    大部分人的自控能力其实都没有他们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韧,而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又实在是有着太多令人目眩神迷的诱惑。


    大部分人,Shaw不是其中一员。


    她习惯性地翻着白眼侧过了身,此时Bear正安逸地趴在那一大堆电子产品的边上做着美梦。在这样寒风刺骨的冬日里,比起冷冰冰的自己,对它来说也许还是那些不知从何而来温暖的热气会更有吸引力一些。


    Finch和Reese也一起出去买该死的甜甜圈了,一种听起来或者尝起来都会让这个甜腻的节日变得更为浓情的食物。Shaw烦躁地吹了吹正搭在自己鼻尖上的发丝,这两个家伙大概也只是不希望错过这个你侬我侬的日子,所以才会随便就找了个借口躲开了她这个千瓦电灯泡。


    谁会在清晨的时候就顶着寒风去买都还没有出炉的甜甜圈?


    谁会?


    Shaw低垂着眉眼拿起了枕边的电话,摁亮屏幕之后"07:02"这四个数字就直接刺进了她仍然还有些疲惫的眼里,她随意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曲起了一边的膝盖之后又把手垂在了简易床之外,不管外面现在是风和日丽也好,是细雨连绵也好,Shaw都不在乎,因为她注定不会与"2月14日"这一天有任何的瓜葛。


    紧接着Shaw便在心里默念了一句"What the f**k"作为了送给自己的情人节礼物,因为这个日子对除了她以外的人来说竟然是如此的甜蜜而又美好。


    世界和平的一天,Shaw百无聊赖地躺在潮湿的地下铁基地里的简易床上这么想到。


    到目前为止The Machine还没有吐出任何一个无关号码,而Samaritan今天也是安分得有些出人意料。


    就仿佛这个节日里产生的温馨病毒已经感染了全人类甚至人工智能似的。


    Shaw干瞪着头顶上的暖光灯机械般的用指甲毫无规律地磕了磕铁制床架,她有预感,自己将要在这个巨型坟墓里躺上一整天,和一只狗,几台电脑,还有一节破车厢一起。


    她当然会诈尸的,等到这股极度危险的恋爱热潮退去之后。




    情人节,恋人,爱人。


    Root。


    Shaw的思绪又开始飘摇了起来,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很显然它这一次终于降落在了对的事情上面。


    电脑的散热声依然在宽阔且寂静的地下铁里"嗡嗡"地回响着,Bear舒服地呜咽了一声,此刻暖洋洋的热气当然绝对是胜过它的女主人那个心浮气躁的怀抱。


    情人节,女朋友,男朋友。


    Root。


    而Shaw的手依然在胡乱地敲击着床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总是无端端地就会冒出那个女人的笑靥,她紧蹙起了眉头心慌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少,焦躁的情绪也完全无法令她的大脑有效地隔绝掉这些不该有的念想。


    Shaw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屏气凝神瞪了几秒泛黄发霉的天花板之后,她便又在心里开始简略地发表起了自己对情人节独到的理解。


    情人节,拥抱,亲吻。


    ..Root。


    她真是恨不得一枪就崩开自己的脑袋。


    Shaw猛地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她的大脑回路在情人节里甚至怪异得让她不由地觉得很是紧张。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Root的名字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合时宜地在她的脑海里闪现,过度的干扰也使得Shaw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完整整地去思考任何一个问题。


    她狠狠敲了几下自己的后脑,就好像她这么做了便真的能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似的。Shaw试图想要通过再晃几下头的方式将这些多余的杂念尽快甩出她的脑袋,但是还没等到她大幅度地转起自己的脖子,转眼间剧烈的抽痛感便让Shaw整个人都止不住地紧缩了起来。


    Shaw收到了第一份来自情人节的特别的惊喜,而她也发誓,这份惊喜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想要再收第二次。


    她落枕了。


    也许是因为她的睡姿太差,也许是枕头的舒适度太低,总之她落枕了。


    颈间的僵痛感害得Shaw哀叹了一声后只能无精打采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情人节已经来到,而她却盘腿坐在简易床上连头都回不了。


    看来今天对于Shaw来说终究将会是难捱的一天。




    这时Bear突然对着身旁的电脑吠了一声,Shaw也有些迟钝地僵直着脖子将顺势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她那张本来就缺乏表情的面容居然也会因为此刻略显尴尬的处境而渐渐趋于崩坏了。


    但是谢天谢地,The Machine也总算是吐出了一个能让她上街透透气的理由。


    Shaw踉踉跄跄地下了床,落枕所带来的疼痛甚至让她觉得有些缺氧。但她不知道这种恼人的痛楚将会纠缠着自己到什么时候,也许它会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消失,也许它会逐渐加剧,就如同那些缠绕在自己脑海中的咖啡色发丝上沁人的香味一样,极强的黏性,危险的气息。


    她战战兢兢地尝试着最大限度地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Shaw觉得疼痛应该是加剧了。


    过了一会儿。


    黑衣黑裤黑鞋子,此刻Shaw已经扎好了头发翘着腿坐在了电脑前的转椅上。她仔仔细细地浏览着这位叫做"Millie Cooper"的女性的资料,朱唇碧眼,微微蜷曲的淡金色秀发也让她看起来确实是有着一副美人的架势。


    而应召女郎的工作也的确是有一定的危险性,Shaw觉得The Machine会吐出这个女人的号码也算是情有可原。


    Shaw又拿起了手边的电话看了看,现在已经是10点14分了,Finch跟Reese也应该已经坐在公园的某张长椅上吃完了奶油或者栗子味的甜甜圈,又或者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去买甜甜圈。


    Shaw也想象不出来他们坐在一起将会讨论些什么,可能会讨论这个世界潜在的危机,也可能会计划如何正确地拯救全人类,他们甚至可能会去争辩一些深刻却繁琐的哲学道理。


    但他们也有可能正在讨论着某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比如在那种真的没有吃到甜甜圈的情况之下,也许这两人将会一起考虑他们到了中午的时候应该要去哪家餐厅共进一个浪漫的午餐比较好。


    左思右想之后Shaw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电话,说到底其实自己也并不真的是一个那么没有情调的人,她不希望因为这个号码关系而破坏了他们两人之间难得单独相处的机会,而Shaw也确实是懒得给他们留什么不必要的言。


    她有些笨拙的尽量在不活动脖子的前提下套上了毛线帽,Shaw考虑了一会儿,如果单干真的行不通的话,她觉得她至少还可以找Fusco帮忙。


    那个家伙今天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约会的,Shaw肯定地想到。


    Bear也认同似的眨了眨它乌溜溜的眼睛,它只是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位向来都手脚灵活的女主人,今天为什么连戴个帽子看起来都是一副格外僵硬的模样。


    Shaw倾下身子拍了拍它的头,Bear没听清楚她对着自己低语了什么,只是微弱的暖风又让它开始感觉到昏昏欲睡了。




    Shaw有些呆滞地按着自己的脖子看向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与她想象中的毫无出入,天色正暖,热恋的浪潮已经淹没了各式各样的情侣,而他们手中鲜艳的玫瑰花或者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也一样已经塞满了自己的眼球。


    这是Shaw的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想要临阵退缩的感觉。


    她无意识地摇了摇头却疼到忍不住紧皱起了眉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之后Shaw便开始一心一意追踪起了Cooper女士的下落,她甚至都没心情翻什么白眼了。


    Shaw在一家大型超市里发现了她的目标。


    应召女郎。


    除了她们身上那些浓厚的香水味和偶尔有些露骨的装扮以外,Shaw其实也并不觉得她们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而眼前这一位女士也更是让她确信了这样的想法,朴素温和的着装,与照片上截然不同的干净且白皙的脸,淡金色的随意盘起的卷发也是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调皮的意味。


    Shaw又一脸不解地看向了她身旁的男人,Cooper女士正在细心挑选蔬菜而他正带着一脸笑意在替她推着手推车,一头棕黑色的短发加上白衬衣和针织外套也让他的模样看上去的确是毫无杀伤力。


    不过两人的手上都没戴戒指,Shaw猜想这两位应该也是正在热恋中的情侣,并且他们有可能决定了今晚要在家里来个什么烛光晚餐之类的。


    Shaw就这么跟着他们逛完了超市,又吃着甜筒看着他们逛完了家居店。而这两人从头到尾都洋溢着一种新婚夫妇的感觉,Shaw几乎都要怀疑The Machine是不是吐错号码了。


    而令人奇怪的是出了家居店之后这两人便分道扬镳了,没有任何的争吵与拌嘴,明明前一秒还处于一种你侬我侬的状态之中,下一秒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般各走各的路了。


    男人提着从超市买来的新鲜食材还有从家居店里精心挑选的餐具向着十字路口走了过去,而Cooper女士却两手空空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Shaw不明所以地跟了上去,她还是不太明白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已经入夜了,但她的脖子却依然还处在落枕的窘境之中。




    现在是晚上20点28分。


    Shaw已经监视了Cooper女士将近9个小时了,除了发现她似乎是有一个正处在恋爱阶段的男朋友之外,到目前为止她仍然一无所获。


    情人节还有3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Root也是一如既往的杳无音讯。


    Shaw用力地吸了一口冷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去在乎这些。


    而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又令Shaw再次警惕了起来,Cooper女士接起了电话,Shaw也同时监听起了她的通话,短促的杂音闪过之后,Shaw便在耳机里听见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今晚有工作。"


    今晚有工作,如果Cooper女士的职业的确是应召女郎的话,Shaw觉得来电的一定就是她的中间人。


    她没有回答便掐断了通话,Shaw又等了一会儿,十分钟之后一个穿着长大衣踩着高跟鞋的身影便从Cooper女士的家里走了出来。


    朱唇碧眼,Cooper女士身上的香水味甚至浓郁到让Shaw都不禁捂住了鼻子。


    但Shaw却始终都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不是那种庸俗且堕落的,她看上去很有格调,尽管她从事的是一份如此特殊的工作。


    Shaw一路跟着她来到了一家闹市区的酒吧,尾随着熟门熟路的Cooper女士径直穿过了酒吧来到了后巷。她走到了巷尾点燃了从包里拿出来的一支香烟,Shaw则趁着她不注意的间隙爬上了附近的钢制楼梯,接着便继续起了她的监视行动。


    Shaw注视着黑暗中她的指间忽明忽暗的微弱星火,身后愈发靠近的另一种轻佻的脚步声也让她不由自主地往墙角缩了缩。


    Shaw屏着呼吸直到某个身影从钢制楼梯下缓慢地经过,她小心翼翼地吁了一口气,紧咬着牙便稍稍地朝着Cooper女士的方向探出了头。


    而此刻出现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女人高挑的背影却让Shaw难以置信地撑大了眼睛,诧异着缩回头的同时她的后脑也顺势狠狠地撞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之上。


    Shaw闷哼了一声,女人那双匀称且细长的腿,还有从背后看上去足够纤细紧实的腰肢,单薄的肩膀此刻也正被她散落下来的柔顺且光滑的棕发若隐若现地遮盖了起来。


    Shaw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混杂在寒气之中的淡淡的烟味也总算是让她回过了神来。




    她的确没认错人,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叨扰她的身影现在确实已经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好吧,情人节。


    Shaw有些不知所措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玫瑰,钻戒,情书,巧克力。羞涩的情人,失落的情敌。


    ..网状透视装,红唇吊带袜。


    这是Shaw收到的来自情人节的第二份特别惊喜,而比起这份惊喜此刻给她带来的无法估量的视觉冲击,Shaw觉得其实她还是更为愿意继续落枕下去。


    该死的情人节。


    Shaw紧握着拳头用力地敲了一下手边的栏杆。


    还有该死的..


    ..Root。

评论
热度(377)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徐嘉阳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优秀的文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