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SHOOT】只要我活著(妳就是我的寶貝)3

Wolfie:

作者 : cedarwoods


原文網址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57081?view_adult=true






在被 Shaw 被用槍指著頭的夢魘折磨十個月後,Root 無法相信一個活生生、還在呼吸的 Sameen 現在正站在她面前 - 一支槍指著她的頭。


 


只是這次,槍是在 Sameen 手裡。


 


〝好吧 Sameen,〞Root 說,開了她自己槍上的保險並指著自己的下巴。〝我們就用妳的方式來玩。妳無法忍受我。我沒妳活不了。〞


 


〝該死 Root!〞


 


Shaw 瞪大眼睛帶著驚恐以及一股怒氣看著她。Root 挑戰似地瞪回去。她們已經受過太多傷無法再承受被死亡硬生生拆散;她這次不會再讓 Sameen 從她身邊被帶走。惱人的沉寂在她們之間延續著,像是過了幾個小時,她們在這場意志力的戰爭裡僵持不下,只有風裡樹葉的沙沙聲打破這場寂靜,各自估計著對方會先投降。


 


最後,Shaw 放下她的武器並塞到她的牛仔褲裡。她警戒地邁向 Root 並放低她的手腕。Root 鎖上她槍上的保險,丟到一邊並謹慎地看著 Shaw。這前 ISA 特工躊躇著,然後一把抓住 Root 的夾克把臉埋進這駭客的胸膛。Root 溶化在這尷尬的擁抱裡,放鬆地嘆口氣。


 


〝妳在模擬裡沒這樣做過,〞Shaw 喃喃說著。


〝小撒不懂愛跟友情這樣的東西,〞Root 邊說邊愛撫著 Shaw 的臉。〝因此,它永遠無法確實地預估我們。〞


 


Shaw 更用力地抱緊 Root。


 


〝想離開這裡嗎?小甜心,〞Root 的氣息撫過 Shaw 的耳朵。


Shaw 畏縮了。〝去哪?〞


〝相信我,〞Root 低語。〝我會帶路。〞


Shaw 用探詢的目光看著她好一下然後點頭。Root 握住她被兜帽上衣袖子蓋住的小手,迅速把她帶離。


 


〝這什麼地方?〞在她們接近一棟位在沒有監視器區域的大樓時 Shaw 不確定地問。她來的這一整路一直很焦躁不安,Root 對於小撒這樣深深侵入她愛人的腦袋這件事怒火不斷地攀升。


 


〝她幫我弄的安全屋,〞Root 回應。〝我在任務間偶爾會來這過夜。〞她有時在這裡很寂寞,會想起她在 Shaw 的公寓裡度過的那幾個夜晚,但她沒提。


 


今晚第一次,Shaw 的臉上出現一抹淡淡的笑容。〝早該這樣做了。〞


〝我想她有把妳的批評納入考量。〞Root 說,也對她笑。〝坐啊。我去給我們弄點喝的。〞


 


在她準備兩杯咖啡時,她看到Shaw 環顧著這公寓。很一般但佈置得很豐富,似乎讓她不是很安心。然而,在她眼光落到 Root 床邊的兔子拖鞋以及在旁邊桌子上鑲滿寶石的檯燈時,Shaw 表情從困惑變成被逗樂的樣子。當她轉身向 Root,她顯然地看起來自在多了。


 


〝謝了,〞Shaw 接過馬克杯時說。


〝我一直沒機會謝謝妳救了我,〞Root 柔聲地說。〝我只是希望…〞


〝妳知道為何必須是我。〞


 


Root 再次低頭看著她的咖啡。她懂,當然。Shaw 做了該做的事。〝我找了妳幾個月。我… 對不起我沒能找到妳。我敢說如果我們位置交換妳早在頃刻間就救到我了。〞


〝不,〞Shaw 咕噥著。〝我做不到。他們把我關在南非一個重度戒備的地方。〞她轉著馬克杯。〝我,呃,得到妳的訊息。’天雷地火’ 它… 妳也救了我。我在模擬裡為妳自殺了幾千次,但妳在最重要的時刻阻止我。〞


Root 的雙眼因為這真相朦上一層霧,她穩穩地吸口氣,試著消除 Sameen 自殺的景像。她溫柔地碰碰她的手臂。〝我很高興妳跟我在這裡,Sam。〞


 


她們各自迷失在她們自己的思緒裡,沉靜又再次降臨。


 


〝妳怎麼逃走的,小甜心?〞Root 終於開口問。


〝學刺激1995逃出來的,〞她說。Root 因為這笑話咯咯笑了。〝花了一個月計畫。我也殺了 Lambert。〞


〝很好。〞Root 眼裡閃著壞壞的愉悅。〝我殺了 Martine,〞她驕傲地宣稱。


Shaw 嘻嘻笑著。〝我那時還在想為何她不再出現在我的模擬裡。〞


〝所以我們消滅了 Greer 兩個最有價值的伙伴,更別提那些被妳幹掉的幾十個。〞Root 用她的馬克杯碰了碰 Shaw 的。〝乾杯。〞


 


〝然而小撒就像條九頭蛇,〞Shaw 說。〝那是我學到的。妳砍掉一個頭然後它又長出另外兩個。〞她皺著眉彷彿在回想一些事。〝我們怎麼可能…〞


〝現在別擔心那些,〞Root 安撫地說。〝我對她有信心。〞


 


即便如此,她幾乎時常被一些疑慮困惑著。她們存活著 - 勉勉強強 - 就只能算是苟延殘喘。TM 在籌畫幾百萬兆次與小撒的對決裡,她都輸。她殘破成這樣是不可能會贏的。


 


然而,她不想討論這些。她們在一起的時間一定有限,Root 想要細細品嘗每一刻。她們為了彼此跨越世界。她們重逢,儘管情況極其不利,Root 渴望緊握著 Shaw 不放,吻遍她所有傷口,然後再也,永遠不放手。


 


〝時間晚了。〞Root 收拾馬克杯並快速把它們洗乾淨。〝妳該休息一下,Sameen。〞


〝我可以先沖個澡嗎?〞


〝當然。浴室在走廊那端,妳右邊第一道門。我會在床上幫妳留衣服讓妳換。〞


Shaw 似乎自我掙扎了一下接著她站起來然後往走廊那端走了幾步。她猛地轉身。〝那?妳要來還是怎樣?〞


Root 匆忙地整暇她的臉部表情藏起她的驚愕。〝我們都還沒有,但我們很快就會了,〞她流暢說著並企圖對她眨眼但失敗了。


**這邊解釋一下好了。Shaw  "you coming or what?" 相信大家都知道 come 也有高潮的意思而這邊 Root 就是故意把它扭曲成 Shaw 問她高潮了沒然後回說她們都還沒有但很快就會了


 


Shaw 搖著頭翻白眼時 Root 的笑容很大而且無法控制。然而,在 Root 大步走向她,沿路脫掉她的衣服時,她的表情立刻變了。〝想到我們有很多舊要敘,Sameen,〞她聲音粗啞地說,摸著她腹部上被 Martine 射中兩次的地方。


 


〝我想也是,〞Shaw 用氣音說著,她的眼睛覆蓋上一層慾望。她攫住 Root 的唇把她帶進一個急切、熱烈的吻裡,邊吻邊搖搖晃晃地朝浴室去。



评论
热度(60)
  1. 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幸好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