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第五章

一升sim卡: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抱歉我这段时间忙着夏末的迁徙(?),翻译停了好久,而且是停在我最喜欢的第五章,两人的卧底工作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温馨提示,以下情节有KISS,有吵架,顺便为可怜的咨询师点蜡。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703391


以下正文:


Chapter 5


 


“这是个愚蠢的计划。” Sameen第三次重复,盯着空荡荡的杯子底部,她甚至已经不想看Root了。 骇客正在忙着打包她一天前装好的的屏幕和监视设备,早些时候特工曾提出要帮忙,却被棕发女人迅速拍开,除此之外嘴上还说着别碰你会弄坏之类的话。她决定懒得管她,然后,坐下来。


 


棕发女人忙碌地在房间里奔走,给自己和Irene添满酒。“没什么不在场证明会比安全警报好。”她向Shaw眨着眼睛。


 


她眼看就要收拾完,但在拉上旅行箱拉链之前,她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黑色的塑料小盒子,大小和眼镜盒差不多。骇客彻底无视Shaw好奇的眼神,走向Asha,脸上挂着笑容:“你还抽烟,对吧?”


她打开盒子后,里面排放着几根雪茄。Shaw终于忍不住了:“从一开始,你就有一盒雪茄和两瓶威士忌?”


 


“我没有,205住着的商人有。” Root笑着说,Sameen还没来得及抱怨那个人也许会上报失窃,骇客摇摇头,“ 哦,放轻松Sam,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他本来就没打算独享这些东西,你懂的。”


 


播放列表上的曲目转入下一首,房间里陷入一段短暂的沉默。Root停在床边,看着那对醉醺醺的情侣。她们并没有喝太久,但她们四个都猛灌了太多威士忌,骇客一直为她们添满酒杯,棕发女人的发音已经开始有点含糊,Sameen意外的觉得这很有诱惑力。


 


“那么,也许是时候该告诉我们你在房顶上的事了吧。”


 


Asha看起来更想再沉默地喝上几杯,但她的妻子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她叹了口气,用手指心不在焉地在椅子扶手上敲击出某种节奏,听上去跟她吐露的句子很相配,就像背景里让她们聚在一起的那首歌。
“我那时住在费城,学习建筑学。”她做了一个深呼吸,艰难地变换了一下坐姿,“有时候我会上去这栋楼的屋顶,遥望街道,然后我只是……看着地平线,”她垂下眼睛,再向上看的时候脸上浮现一个温柔的微笑,“这不是世界上最壮观的风景,但是那感觉像极了。”


 


一行泪从她脸颊落下,Irene用食指为她抹去。Asha又啜了一口威士忌才继续说。


 


“一天晚上,这群人来了,”她平铺直叙道,尽管回顾这段经历明显吓坏了她,“他们、他们没有看见我,我却看到他们,”她张大双眼,“我看到他们杀了那个孩子。”


 


 “Noah Park,”Root转向Shaw,瞳孔涣散着就像她并不在这儿——仿佛她正听着其他人听不到的某种声音。“刚满18岁,被Michael Hayes谋杀了。Hayes是一个机车黑帮的老大,正想要在东海岸的毒品生意中占有一席之地。”


 


Shaw皱眉道:“那孩子怎么会卷进去?十八岁对成为一个毒枭来说太年轻了。”


 


Root站起来,挠着后颈,叹了口气。“有时候这关乎你和谁走得近。”骇客解释道,拿起遥控器,将音量调高——音乐还不够吵到让人抱怨,但足以冒犯隔壁房间的住客。


 


“不管怎样,Hayes的生意这几年有相当可观的增长,”棕发女人继续说,又给Shaw倒了一杯。当她专心倒酒时,她的脸绷得很紧,如果她不集中注意力在这活上,Sameen一定会嘲笑她。“这确实令人印象深刻,只要你想想他一直以来是怎么在监狱里操控这一切的。”


 


“因为你。”特工补充道,看着Asha的目光似乎不相信她的故事。Irene的沉默令她有点不安,但她将她轻微的疑心病归结于酒精,并且没有再放在心上。


 


Root仍站在她身旁,一边用指甲把酒瓶商标的一角剥开,一边说道:“她的证词和一个不完整的指纹是警察在这案子上指控Hayes的所有证据,不过加上Hayes的犯罪记录和他跟Park一家频繁的口角,足够定罪了。”


 


Sameen呷了一口威士忌,又问:“出了什么岔子?”


 


“一周前不完整的指纹被标记在另一起案件中,在波士顿的一起谋杀。”Root的声音放慢,好像是她累了,又或是引述别的什么人的话。


 


“好吧,但是我以为指纹是独一无二的。”Irene评论道,显然被这整件事弄糊涂了。


 


“世上没有无缝的蛋。”Root回应道,用力拉着她的袖子那处擦到她绷带的地方。她把瓶子放在一边,扮了个鬼脸:“指纹分析没那么简单,尤其是不完整的指纹。”


 


Shaw沉思着,从那对情侣看到骇客。“如果Hayes请求上诉,这条关于指纹的证据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


 


“如果又没有目击证人的话……” Root停下来,盯着杯里的酒。她一仰脖把酒喝干,做了个鬼脸,再一次调高音量。


 


“我们怎么追踪一个在牢里的人?” Shaw的问题没有针对任何人,虽然她知道她的声音太小,而音乐声又太大,只有旁边Root能听清她的话。


 


Root转身对着Sameen,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那是Reese的问题,不是我们的。” 她几乎是雀跃地回应着。Shaw沉下脸,棕发女人笑起来:“别那么沮丧 Shaw,我们正在开party呢。”


 


特工摇摇头:“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现在到了有趣的环节。” 骇客把音量调的更高,继续猛灌威士忌好让她们的感觉更迟钝,“ 现在我们开始招惹麻烦。”


 


她说麻烦的方式让Shaw兴趣盎然。棕发女人盯着她的双眼,手却不老实的偷走了她的酒杯,举起酒杯她长长地啜了一口。艰难地咽下后,她转向Asha,淘气地笑着:“你真的应该试试那个,那是你的最爱。”


 


“你怎么会知道?” Asha问,把玩着手上的雪茄。


 


“因为她无所不知。” Shaw低声抱怨,伸手过去迅速把她的威士忌从Root手里抢回来,仰头喝干,骇客笑的更开心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这点。” 棕发女人争辩道,雪茄的香味正在房间里弥漫。Root的手穿过她的发丝,与她四目相对,Sameen深吸了口气,但是当她发现骇客正跨坐在她腿上时,还是吓了一跳。


 


棕发女人倾前,她轻声地说着,温暖的气息落在Sam的唇上,“这就是我的计划,Sameen。”


 


“这是个愚蠢的计划。” Shaw回答,但是当Root开始亲吻她,她很快就屈服了。不出五秒她就已经开始轻咬对方的双唇,棕发女人发出享受的喘息声。这好像牵动着Sam的欲望,于是她急忙加深了吻,把舌头伸进骇客的嘴里,再一次品尝到香醇的威士忌,还有更多,像是某种诡异的诱惑和令人愉悦的辛辣。


 


雪茄的味道越来越远,棕发女人的香水味包围着她,Root的双手扯着她的头发,Shaw则揉捏着对方的大腿和臀部。音响的低音在她们的皮肤上弹奏出舒缓的节奏,Sameen想着也许她并不真的那么介意Root的计划。


 


就在这时,宾馆保安设法打开门,两个保安愤怒地走进来,下一秒他们脸上就只剩下尴尬。


 


“你们没人听到敲门了吗?”


 


 


[...]


 


“你知道室内是禁止吸烟的吧,女士?”


 


这位职员显然不同意他经理的决定——让Alison Wells和她可爱的妻子继续住在那间房里,可惜不幸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说保安押着她们到前台时她们确实惹上了麻烦,但是当棕发女人亮出信用卡后麻烦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承诺要赔偿任何宾馆的损失,然后,瞧,指控立马被撤销了。


 


“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先生。” 骇客用上了她伪装的纯良声音,Shaw翻了个白眼。


 


Root签了几份同意书,特工用眼神示意附近一间关着门的办公室。几分钟前,一个侦探把Asha和Irene拉进了那里,她可不喜欢看不到她的号码。她还记得当前台找出她们就是301的住客时她们脸上惊恐的表情,"没关系,我们待会见。" Root那时向她们确保,手温柔地搭在Asha的胳膊上,鼓励着她们离开。


 


尽管骇客一再保证Tumelo和Barysheva在警察的看管下完全安全,Sameen仍然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她们遗失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我不喜欢这样。" 她第三次念叨,声音因为威士忌的原因还是有点模糊。



"会没事的。"棕发女人再次承诺,挽着Shaw的胳膊。但她们刚转身离开前台,就迎面撞上了Alison和Ann咨询师愤怒的双眼。



那个女人双拳紧握叉在腰上,看上去就像动画片里呵斥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孩的老女人一样。" 我听说你们被发现在房间里喝酒抽烟。"她口气严厉,但这对她的威慑力并没有什么帮助。



"你忘了滚床。"Root大笑,表情轻佻,也许还醉醺醺的。Shaw肘击她的身侧,再加上一记眼刀让她闭嘴。


 


"很抱歉。" 特工迅速回答,向咨询师微笑,但是她满嘴酒气,只好苦笑:"我们有点失控了。"



好像读到了她的思想,总发女人从口袋里掏出薄荷糖,递给Shaw:"我们只不过在重温年轻岁月。"她满脸无辜的补充道,但是她眼底有一丝邪恶,饥渴的微光。她盯着Sameen,把糖放在舌尖,好像在挑战她什么。


 


 


"我们是认真的。" Shaw握住Root的手,好像在证明什么,"我们好多年没有这么亲密了。" 她伪装了一个微笑,虽然她知道她听起来并不像是真心诚意。



Root笑着,拇指轻刷Sam的肌肤。"其实,我觉得我们从来没有这么亲密过。" 她又开始用那种调情的腔调了。Shaw迅速掩盖自己恼怒的表情,用足够让Root痛的力道捏住她的手。



"没错,你说的对,宝贝。" 她再次加深了手上的力道,眼睛瞟过咨询师再看向棕发女人。"我觉得我们从来没有。"Root忍痛微笑着,这点让Shaw颇为欣赏。


 


咨询师叹了口气,瞟了一眼手表:"好吧,我们的约谈,你们已经迟到了15分钟。"
"不会再有下次了。" Root保证,举起一只手好像在对着并不存在的圣经发誓。她拖着Shaw的胳膊擦身走过咨询师,转身抛了个媚眼:"可以走了吗?"
她领着她们穿过走廊,走向咨询师的办公室,骇客边走边贴近Shaw,身体时不时与Shaw的轻擦。"对了,那个女侍者跑了。"她耳语道,"她偷了辆车还有别的东西。"


 


特工皱起眉,低声问:"我们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我们的朋友在盯着她。"Root耸耸肩,刚好到达咨询师的办公室。



她们走进房间的一瞬间都呆住了,刚才身处音乐震天响的房间和喧闹的宾馆大厅,此刻的安静就像聋了一样。她们迅速松开对方的手,坐在桌子一边的两张椅子上,终于在安静中放松下来,等着咨询师说话。有那么一会儿,Shaw觉得也许咨询师在等着她们再次道歉。


 


只不过当她往旁边瞟时,发现咨询师正在满脸愁容地掐着自己的鼻梁,于是她觉得估计再道歉一次也无济于事。咨询师缓慢的关上门,带上一副专业人士的面具,坐在她们面前。过了一会儿,她还在假装阅读笔记本上的某一页,把对面的两人晾在尴尬的沉默中。


 


终于,她开口提出建议:"你们听说过role play吗?"
Shaw还未开口就猜到了Root会说什么,所以她看到骇客笑的一脸灿烂的样子一点都不惊讶。
"哦,我们爱死这个了。"


 


咨询师没有被这个回答吓到,但也显然没有感到满意。“我指,治疗目的的那种。”她澄清道。


 


 “嗯,是的,我不太清楚我能不能说我相信性治疗。” 骇客用上了她最纯良的笑容,而Shaw的怒气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她指角色扮演心理治疗。” 特工打断,一只手挠着凌乱的头发,“把你的大脑从臭水沟里拎出来行么?”


 


Root在座位上转身,面对着她。“看看,是谁在说话。” 她的气息闻起来甜腻而锐利,像是薄荷奶油。“冰与火皇后。”她接着说,语调渐渐从调戏变成了沮丧,“上一秒还在叫我滚开,下一秒你就把舌头伸进了人家嘴里。”


 


“哦,你就更好了?’ Sameen回嘴道。她嘴巴发干,一说话脑袋里就一阵阵发疼,“你无时无刻不在跟每一个人调情,你满嘴不是陈词滥调就是双关语。”


 


骇客笑了,却满脸苦涩。“当然,在一个除了一只蠢狗什么都不关心的人眼里可不就是这样吗?”


 


“你给我收回那句话。”Shaw威胁道。


 


她们盯着对方,直到意识到咨询师正站在桌子后面,试图引起她们的注意。


 


“好了,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非常不推荐参会者在灵修会中饮酒了吧。” 咨询师开口,Root和Shaw几乎同时翻了个白眼。“显然我们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她陈述道,专业的表情下似乎正在为面前这对情侣感情破裂幸灾乐祸,“但是首先,我希望你们用第一人称,试着站在对方的立场——”


 


“我先开始。” Root直接打断她,醉酒的脸上显出一丝怒容。她转身面对Shaw,扯起一个笑容:“Hi,我是Ann,我整天都在抱怨。”


 


她伸出手,等着特工来握,但是Sameen没有理会她,她双手环抱,瞪着对方。


 


“好吧,那我是Alison。” 她开口,双手握拳,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因为愤怒还是威士忌,她还真说不清,“ 我实在是太喜欢我自己的声音了。”


 


“不是这样操作的。” 咨询师试图让她们停下来,但两位病人完全忽视她。


 


Root倾身靠前,提高声线,眉头皱的像个生气的小孩。“我整天严肃又阴沉。”


 


“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不管有多蠢。” Shaw回击,拉近两人的距离,直到呼吸喷到对方唇上。


 


骇客嘴角上扬。“是吗,” 她的手指沿着Sameen的脸颊往下滑,“至少我不会因为害怕在乎某个人而停止我想做的事。”


 


 “哦,我会吗?” Root看着怒气在Shaw的眼睛里燃烧,但是她没有退缩。特工咬紧牙关:“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骇客还没来得及回应,Sameen抽身后退,“一个总是听到声音还认为自己刀枪不入的家伙给的建议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真是好极了。”


 


“我说了我很抱歉。” 棕发女人小声的回应,不知该怎么应对Shaw的敌意。


 


“不,你没有,这……” Sameen起身,重重叹了口气,“ 这真是一坨狗屎。”


 


在开门的声音和Root慌乱的心跳声下,她还是听到了Shaw低沉的声音。“我不干了。”


 



评论
热度(209)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Ago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3. lovetaeyeonlove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这个
  4.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第四章有詞彙無法轉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