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That Daring Game (肖根译文)第七章

一升sim卡:

电梯: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尾声




That Daring Game


作者:Lamachine


翻译:eason_sim; 校对:@熊比特之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6085/chapters/4905948


以下正文:


Chapter 7


 


“这些男孩还真是喜欢他们的玩具。” Sameen抱怨道,把脸埋进肘窝里等待着熟悉的爆炸声。


 


爆炸冲击着她的鼓膜,喉咙因为恶心而发紧,她努力地眨眼想要稳定呼吸。另一个黑色圆柱体紧跟着滚了进来,如果不是那么反胃,她一定会翻个大白眼。她把外套往上拉遮住脸,大声警告Root:“这次是催泪弹。”


 


Sameen迅速向前冲,把手缩到袖子里抓住圆柱体,转身把它扔进警察局大厅,可惜催泪弹已经开始放出催泪瓦斯,在空气中留下一道烟雾尾巴。她喘息着,眼睛里满是泪水,一屁股坐在文件柜后面,克制着揉眼的冲动。她任由那些对她来说尤为罕见的咸咸的液体沿着脸颊往下流,集中注意力调整她狂乱急躁的呼吸,压抑着冲击胸腔的咳嗽。


 


尽管房间里充斥着枪声,耳朵还一直嗡嗡作响,她仍然听到沙发后传来的微弱咳嗽声,看来那对恋人暂时还安全。而Root比爆炸前离她近了一点。她突然意识到骇客正独自一人抵抗来自两个入口的攻击,她的骄傲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她直起身,给枪装上子弹,瞟了一眼迅速移到桌子后面的棕发女人。Shaw注意到地上又多了三个失去意识的家伙,他们应该是打破窗子闯进来的,这些家伙真业余。从窗子进来的冷风正在慢慢驱散屋内的催泪烟雾。


 


“玩得还开心吗?” Root嘲笑着,但随即被呛得咳嗽起来。


 


Shaw冷笑。“把嘴闭上。”她回答到,外套遮住鼻子和嘴巴,一双红肿的眼睛看见棕发女人脸上混合着担心和忍俊不禁的表情,心里竟然有种奇异的温暖。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又有两个警官冲到了门口。Root随手把他们射倒,重新蹲下,明显还在试图恢复正常的呼吸节奏。


 


“Shaw,我们有麻烦了。” John的声音出现在Sameen的耳机里。


 


“别开玩笑。”她嘲笑道,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过她的左腰,特工不禁轻嘶了一声。听见附近昏迷警官身上的无线电正发出没完没了的支援请求,她第一次觉得也许她们不能很快走出警察局了。


 


John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他也许正在从监狱回来的路上,开着车,有Harold坐在身侧,甚至还在边开车边喝着咖啡或者茶,Shaw瞬间为自己的处境感到开心,这么多天,仅此一次她不是在做无聊事情的那个。


 


“Hayes并不是想杀Tumelo,” Reese接着说,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担心,“她为他工作。”


 


骇客这会儿正在处理自己的问题,一个高大的女警官穿过了她们的防线,正在向Root挥拳,棕发女人轻巧的躲过每一次攻击,手伸向裤子后口袋,掏出电击枪顶住那个女人的身侧。女警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着,发出痛苦的叫喊。Shaw的脸上闪现一丝得意的笑容,她知道那个家伙的喉咙一定会疼痛难忍,她太清楚了——催泪瓦斯优雅的副作用。


 


Root向Shaw眨了眨眼,这一瞬间的分心让她的后脑受到重击,骇客在那几秒钟失去了意识,Shaw还没来得及弄清楚Asha是怎么挣脱了手铐,Root的身体已经重重的跌落在地板上。


 


Tumelo冷漠而快速的从Root身上拿起枪,抬手将两名站在大厅的法警射倒在地。她走出房间,Shaw又听到三声枪响和同样数量的倒地声。她向前移动瞥向大厅,通风系统已经基本清除了催泪瓦斯,空气稀薄难以呼吸,但是却不再有丝毫催泪瓦斯的痕迹。


 


在房间的中间,Tumelo站立在昏倒的警官们中间,用枪指着一个跪在地上的男人的头,目光坚定,毫不动摇。


 


“把枪放下。” Asha命令那名法警,他遵从的慢慢放下枪,全身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颤抖着,Shaw说不清楚。


 


“你应该放手的,Paul。”


 


“我为了这个不惜赔掉我的前途。” 男人回击,抬头死死盯着Tumelo,眼神里都是恨意,“而你想就这么甩手不干跑去和你女朋友双宿双飞?我可不这么认为。”


 


 他想要掏出备用枪,Sameen走进大厅,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别动,Paul。" 她嘲弄着走向她,边走边把脚边的枪踢开,好让眼前的男人,或者地上任何一个警官够不着它们。“别做蠢事。”


法警冷笑着把备用枪扔掉,“你才是做蠢事的那个,保护一个像她这样的野兽。”他盯着Sameen,“你知道她杀了多少人吗?”


 


“你靠这个野兽赚了不少钱。”Asha用枪口戳着他的脑门提醒他她的存在,“你知道吗?我说过我不再杀人。”她拉开保险拴,“但是我可以为你破个例。”


 


Shaw转而用枪指着Tumelo的胸口,“不能让你杀他。”她说道,低沉的声音在喉咙里带来灼烧感,使得她干燥的双眼不自觉的往上泛泪,Asha笑了。


 


“你知道我想这样做多久了吗?” 她看向Sameen,瞳孔中竟然也满是泪光,Shaw怀疑那不仅仅是因为残存的催泪瓦斯。“告诉警察他们对Noah做了什么的时候我才18岁,结果没想到他们也同样肮脏。”


 


“你几岁开始为Hayes工作?” 特工问道,衡量着眼前的形势,想为自己争取点时间。Harold终于停止在耳机里不断的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而她很庆幸终于能有片刻的安静,考虑到此刻有多少警察正在赶来的路上。


 


 “我太年轻了。” Asha回答道,她迅速扭头盯着跪在地上的法警,“你做了什么,Paul?”


 


那个男人大笑,随后剧烈的咳嗽起来,枪口狠狠的顶在他脸颊上,他才开口:“我刚把你的照片和新名字发出去,给所有想要复仇的人一个机会。”


 


Tumelo的脸微微抽搐,“那可是很多人。”她咬着牙,Shaw觉得她可能真的没错。


 


“Finch,你在听吗?” Sameen轻敲耳机,虽然她知道耳机里嗡嗡的声音只会让她由闪光弹引起的恶心加重,可是好像没什么更好的选择了,两个脑袋总好过一个不是吗。


 


 “是的,Miss Shaw。” Harold回答道,焦虑还夹杂着某种程度的悲伤。“恐怕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保护Miss Tumelo。”


 


Shaw皱眉。“什么?我们就这样放弃吗?”她惊讶的问道。“她刚说了,她想洗手不干了。”她恼怒地捏着鼻梁。


 


“你在跟谁说话?” Asha问道,语气中都是不信任。


 


“我老板。” 特工回答道,丝毫不在意Tumelo正用枪指着她。


 


 当俄罗斯女人惊惶地蹒跚着走出房间,手上还带着手铐,Tumelo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和困惑。


 


金发女人向前走,走过满地昏迷的警官,Shaw不用回头就能想像到她已经明白了。Irene越走越惊讶,越走越迷失,看着四周像是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甚至自己是谁。


 


“你们不用自己闯出去。” Shaw对这对恋人说,不知是她的想像还是真的,她似乎已经听到了警笛的声音。“我们可以帮忙。”


 


Finch在耳机里表示异议,但是Shaw没理他。金发女人终于走到了Asha身边,Tumelo的表情回到了一贯的冷漠。“谢谢你之前救了我们。”她承认道,但是Shaw能看出来她手握着枪的样子,似乎准备好了随时射击。Asha把大厅的人都打倒了,Sameen知道她枪法很好。


 


特工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 Tumelo问道,紧张的抬起枪。“你是想告诉我要做的事有多蠢吗?” 她嘲弄道。


 


“你已经做了 。” Shaw回答,继续微笑。“她可比看起来要厉害的多。”


 


Asha后退了一点。“谁?”


 


“我妻子。” Sameen话音未落,Root已经把电击枪按上Asha的颈部,将她电倒在地。


 


骇客直接走到Irene身边,边解开手铐边安慰对方,Sameen则忙着把法警打晕。


 


“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Root问道,指向Asha,一旁的俄罗斯女人脸上闪现一丝畏惧,却没有说什么。


 


“后备箱。” Sameen回答,闪身到前门探查外面的情况。停车场目前为止还是空的,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但是警笛的声音越来越近,没有时间考虑了。“你带上她们俩,我来掩护。”


 


Shaw接过骇客递过来的手枪,枪把上还残留着手的温度,特工没时间去想Root微红的眼睛里闪过的微光是什么意思。棕发女人和俄罗斯女人把地上昏迷的Asha拖出警察局,艰难的向停车场走去。夜晚的空气冰凉如水,她们迅速移到到车边,一旁的Sameen看着远处的树林和空旷的街道。


 


“我来开车。”Root关上后备箱,Shaw还没来得及抗议,她笑着增加了一条无法反驳的理由:“总要有人来扫清追兵。”


 


就像是为了印证Root的话,警笛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好吧。” Sameen同意,将车钥匙扔给她。“但是别习惯了。”


 


 


 


[...]


 


这是她第三遍说这句话了,如果说Root对前两次毫不在意的话,这次真的让她有点恼怒了。


 


“这地方就是个垃圾场。” Shaw环顾四周,墙上都是洞,褪色的地毯还有吱嘎作响的旧家具。


 


“习惯Harold安全屋的奢侈品位了?”骇客讥讽道,提到Finch的名字让她心里有些刺痛。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房间,不知多少次她筋疲力竭、伤痕累累的回到这里,跌落在那张旧沙发上,盯着墙上的裂缝,想像着她怎么走到今天。


 


有人在敲门,她没来得及转身,Shaw已经打开门,让Finch和Reese进来。


 


 “可真久。” Sameen放下枪,用她一贯的恼火态度欢迎他们。


 


“要不是Root住在迷宫里,我们会快很多。” John回答道,Root得意的扬起嘴角。


 


附近的废弃工厂看起来都一样,如果你对这一带不熟悉是不可能找到路进来的,而她在好几年前就把这里的路摸的烂熟。”我不住在这。” 她回应道,但没有人搭理她的抗议。


 


Reese迅速视察了一圈这间公寓,好像Shaw和Root没有视察过似的。骇客翻了个白眼,不愿意给搜查中的Reese让路,一旁的Sameen脸上浮现一丝微笑。Root叹了口气,双臂交叉在胸前。


 


 房间的另一角,Finch正在于Barysheva交谈,自从Shaw把她妻子拷在暖气管上,俄罗斯女人还没有一刻敢放松下来。他正在说着如何给她在另一个国家开始新生活,有或者没有Tumelo的生活,骇客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大兴趣,所以转身离开了。


 


她在厨房找到了Shaw,她正看着一堆脏盘子,好像它们正往外散发着敌意,Root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客厅算了,特工开口了。


 


“所以,你不住在这?” 她翻找着橱柜发现它们大部分都空着。


 


“这是个安全屋。” 骇客靠在柜台上回答道,有点恼怒。


 


Shaw轻笑着转身:“看起来并不安全。”


 


 


棕发女人叹了口气,双臂交叉在胸前。“没有摄像头,看起来都一样的废弃厂房,一个人很容易就可以在这儿消失。”


 


“而你非常了解这一点,不是吗?” Sameen回应道。Root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话里责备的意味。


 


“是的。” 于是她微笑着走近,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将Sameen散落在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欣赏着对方像是在期待着什么的吞咽。得到鼓励,Root将手放在特工腰上,想把她拉近,但是Sameen往后缩了一下。


 


骇客立刻放开手退了一步,咬着下唇准备好接受Shaw的攻击。 Shaw皱眉看着她焦虑的表情,突然明白了。


 


“我那里擦伤了。” 她解释道,掀起上衣,露出早先被子弹擦伤的伤痕。


 


“哦。” 骇客只挤出一个单音节,她的双眼好奇的扫过Sameen裸露的肌肤,然后停在她的唇上。“我们应该清理一下伤口。”她眨了眨眼。


 


“是的,我们应该。”Sameen笨拙地回应。


 


Root指向Shaw身后的一道门,带领她走进浴室:“我有点备用品。” 特工点点头,跟着她走进浴室。浴室里非常狭窄,Sameen坐在浴缸边缘,而骇客在洗脸池下面的柜子里翻找着。她掏出来一瓶碘酒和一块干劲的毛巾,咧开嘴笑了。


 


 


 “把衣服脱了。” Shaw瞪了她一眼,一把将衣服扯下来,她把黑色卫衣紧紧抓在手上,盯着地板生怕衣服碰到上面的积灰。Root翻了个白眼,而后陶醉地盯着她平坦的小腹。


 


“你看够了吗?”Shaw恼怒的发问。


 


“我才刚刚开始呢。” 骇客微笑着跪在特工身前,审视着她腰上狭长的伤口,就在皮带上去一点点的位置。


 


她安静的开始处理伤口,用碘酒浸湿毛巾,覆在伤口上。她听见Shaw的呼吸变得急促,下巴紧绷着抵抗消毒液带来的灼烧感。Root基本搞定后,抬头看着Sameen,发现她深色的瞳孔里有异样的光芒。


 


凭着直觉,Shaw抓着Root的后颈,把她扯向自己,吻了上去。这个吻匆忙而粗暴,骇客倾身向前,一只手撑在Sameen大腿上保持平衡。特工轻扯头发让她停留在原地,当Root把毛巾重新压在伤口上时,Shaw呻吟了出来。


 


Shaw微微分开,确认Root正在得意的笑,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骇客的嘴唇。骇客张开嘴想让她的舌头进来,却被对方咬在了唇上,她不自觉的加重了撑在Shaw大腿上的手的力道,紧紧抓住裤子上的布料。


 


“Shaw?” John的声音从客厅传来,Root非常乐意当他不存在,但是Sameen突然起身结束了吻。骇客双眼迷离,还未来得及直起身来,特工已经穿上了卫衣。几秒钟后Reese出现在门口,好奇地看着正在起身的Root。


 


“我们该走了。”


 


Sameen点点头,手指无意识地滑过嘴唇,另一只手插在头发里。John转身离开后,她跟了上去。发现Root并没有跟上来,她


回头困惑地看着她。


 


“The Machine需要我去别的地方。”骇客解释道,把毛巾扔进水池。“我不在你也会很好。”


 


“当然。” Shaw的回答中缺少了一贯的挖苦语气。


 


她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Root双手抱胸,Sameen则盯着地板。她们固执的用沉默回避着对方,直到Finch的声音划破寂静。


 


“Miss Shaw,你来吗?”


 


她抬眼看进Root的双眼,回答道:“Finch,我来了。”Shaw向客厅走了几步,再次回头:“会再见的吧?”


 


骇客咧开嘴:“会的。”


 


 


 


============


再不翻完,某只早就已经把最后一小章翻完的熊就要罚我跪蚂蚁了。抱歉因为懒癌发作拖了这么久,好多人都以为我坑了XDDD。


当初翻这篇文的时候真是没想到肖根会走到今天这步,当时还和姬友讨论如果正剧有两人扮情侣出任务就圆满了,不敢再奢求更多。想不到官方如此大手一把把所有fanfic都甩出18条街。


现在再看这篇文真是治愈的不得了


“会再见的吧?”


“会的。”

评论
热度(165)
  1. 沧海轻舟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4. Instance Zones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
  5. Ri一升sim卡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