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翻译】【肖根】And Baby Makes Three(1)

Summary


如果有人告诉Shaw她会成为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中的一半,她很有可能会突突这个人的膝盖。

同样的,如果有人告诉Shaw她会结婚并且通过科技成为了一个宝宝的爸爸,她一定会直接把这个人脑袋射穿。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77340/chapters/11431504?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122625300

授权:等待中  侵歉删

 

第一次翻译,有什么错误欢迎指正。

 

 

Chapter1

如果有人告诉Shaw她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中的一半,她很有可能会突突这个人的膝盖。

 同样的,如果有人告诉Shaw她会结婚并且通过科技成为了一个孩子的爸爸,她一定会直接把这个人脑袋射穿。 

在那天最后,像大部分事情一样,Root是罪魁祸首。

Root抱着必死的信念手持双枪暴风似的冲进戒备森严的Samaritan。Root将大门炸开,在硝烟与火焰中现出轮廓,把Shaw从床上扶起,半拖半拽地将Shaw安全地安置在SUV的车后座。

当Shaw清醒过来时,她从车后座抬起头来看着Root,并低声地说出那些那天困扰着她的话。

“我欠你一个人情。”

 

 

事实证明,Root并没有忘记Shaw说的(被用了大量药物情况下,完全不负责任的)话,而且还用Shaw说的这话作为交换的条件。 

当Shaw第一次踏入安全屋后,直接整整睡了三天。她花了几天时间设法保持清醒的时间超过2个小时,甚至花了更久的时间才能不受任何帮助的在床上坐着。就像发条一样,Root带着午餐和手提电脑出现,取决于Shaw那天的心情[i],她们不是在一起吃饭或是Shaw在Root工作时安静地坐着。

今天与往常一样,当Shaw坐着时Root带着个棕色纸袋和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她将纸袋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并将小木盒子扔到的Shaw的胸前。

Shaw接住了它,在看向Root之前从各个角度检查了一遍(木盒子)。

“What the hell is this?”

Root并没有看Shaw,只是忙于拆封她们的午餐。

“打开它”

Shaw的目光在转移到盒子之前一直停留在Root身上,慢慢地,轻轻地,好像她在处理一颗炸弹,她打开了它。

她所看到的使她真的希望是一颗炸弹。 

她嘭地一下关上盒子,好像盒子着火了似的扔向的床尾。

“这他妈的没门,Root.”

Root叹了口气,停下了打开袋子的动作。她走向床尾自己打开了那盒子,拿出漫画似的(认真的吗?Root)大订婚戒指,走向Shaw的身边,举起了那戒指。

“戴上它” 

“绝对不可能”Shaw咬牙切齿地说。如果Root想要玩一个意志力游戏,Shaw很确信在Samaritan手上12个月的她是占上风。

“Sameen…”

 “Root.”

Root叹了口气,她的目光移向了天花板好像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情形。

 “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Shaw。把戒指戴上,我们才能吃饭。”

Shaw的胃正在不舒服地咕噜咕噜响着,她已经3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她的身体几乎出卖了她。 

“我们没有结婚,Root。这不是谈判,在我揍你之前把我的午餐给我。”Shaw说,鉴于她几乎用尽全力才举起她的手臂,她的威胁是相当的空洞的,但该死的是她是否要在这事上妥协。

Root翻了个白眼,戒指从手中掉落在Shaw身旁,Shaw几乎松了口气。

“多年来我们都在约会,Sameen,难道你不认为是时候吗?“Root头倾向一边问道。

 在Shaw能从口中说出“hell,no”之前,Root在床边双膝跪地抓住Shaw的手。 

“再说了”她笑着说道,好像她已经赢了一般,“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

 

所以,Shaw就戴上了那愚蠢的戒指后从Root手中抢走了午餐,她找了个理由,这都是为了满足Root,因为她自己很少戴戒指。她们已经住在了一起,没有婚礼和结婚证。因为Shaw在法律上来说已经死了,严格说来Root则根本不存在。

 但这并不能阻止John和Fusco打趣她或者Finch(打电话时)脸红了,他在挂断(电话)之前说了声”祝贺“[ii]。当然也不能阻止Root像个蠢货一样傻笑当她瞥见Shaw脖子上的小链子,手里拿着一个更合理、更不花哨的戒指,那枚戒指是她退回Liz Taylor的那枚戒指后挑选出来的。Shaw甚至还买了一个(小孩式的塑料戒指)给Root,说她自己(因为戒指)看起来很蠢那么Root也不能例外;事情的发展出乎Shaw的意料,当Shaw将戒指给Root戴上时,像纹身般永远附着于她时,Root几乎喜极而泣。 

Shaw依然对婚姻感到讨厌,但几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她们之间的性爱还是他妈的火热,她也不欠Root什么了,所以她解决了这个问题。

 

 

她解决了这个问题直到(事情变得)超出了她能力范围。 

事情发生在她们深入Samaritan某一废弃的工厂时,Shaw不记得她曾在这里被囚禁,但她在这里仍感到不安,Root用带着一种关切和心疼的心情看着她并没有让她好一点,好像她是一只受伤的小鸟,想再尝试飞一次。

所以,Shaw以做好了应付不愉快的准备走到了工厂里,她打开了门上的锁,走进了原来的实验室里,在她身后的Root将枪塞进了枪套里,拿出并打开了一个手电筒,开始环顾四周。

“这是什么地方”Shaw问道,每一步前进都让她感觉到了更加的不适。

Root坚定地从她身边走过,显然是接到了机器的指令,Shaw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角落的一个有着密码的铁门前。

Shaw笑着从她口袋中拿出了塑料炸弹,她的快乐突然被打断了,在她的胳膊肘上Root用手拦住了她。

“别”,Root看着键盘锁说道。

Shaw皱起了眉。

“那我们如何把这锁打开?”

键盘突然响了起来,Root输入了机器对她耳语的代码。键盘上亮起了绿灯,Root露出了得意的笑容,Shaw翻了个白眼,她从Root身边走过,伸手打开了门。

她们打开门时有一股凉气袭来,发现了一个装满各式各样的玻璃器皿的标本室。Root走了进来,用光线照亮每个标本罐好像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们在这里寻找什么,Root?“Shaw在门口问道。

Root停了下来,显然已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她拿出了一个标本罐给Shaw看,她疯狂地微笑着,与当她理解了机器某个令人费解的计划或者当她要突突某人时的表情是一样的。

“这个,”Root说,虔诚地拿着那标本罐。   

“那是什么?”Shaw问。 

Root脸上绽出一个露齿的笑容。 

“是你,Shaw。” 

 


[i]有的实在不知道怎么翻,在此附上原文: Like clockwork, Root showed up with lunchand a laptop and depending on Shaw’s mood that day

 

[ii] It didn’t stopJohn and Fusco from making fun of her or Finch blushing a deep red and offeringa ‘congratu-’ before he rightfully cut himself off.

 

 

 

评论(1)
热度(16)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