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SHOOT】燈光會引導妳回家 1

Wolfie:

作者 : cedarwoods

原文網址 : Chapter 1


我個人是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暖文愛好者....


Shaw 在街上狂奔,勉強穿梭在結冰的路面,冷冽的冬天空氣刺痛著她的臉。她今天稍早已經在一條巷子裡摔一跤,屁股還痛得要死。追著一坨屎(Aidan Jackson,36歲,TM提供的資料),絕對不是 Shaw 打算過完這天的方式,這坨屎因為他老婆報警說他家暴而想殺了她,但這件事她幾乎沒得選。Fusco 聲稱他不再被指派長期的追蹤任務,Root 退役中,而 Reese 跟 Finch 在…

 

她把思緒推出她的腦海。沒時間分心。

 

她希望至少替他老婆給他一槍。

 

〝好吧,〞她喘著氣,進到中央公園,〝還有這討厭的狗雜碎的蹤跡嗎?〞

〝他也在公園裡,試圖繞過那個滑冰場,〞TM 回應。

 

穿過人群,Shaw 看到一個高高、魁武的男人穿著一身黑瘋狂奔跑著。他外套拉鍊沒拉,在他周遭飄動,讓他看起來像一隻過大的蝙蝠。

 

〝他在妳10點鐘方向,Shaw。快點。〞

〝想讓我滑倒蛤?〞Shaw 問,她看著滑冰場時突然想到一個點子。她衝向它,不小心撞進一小群唱著聖誕詩歌的人讓他們像骨牌那樣東倒西歪。然而,她根本毫不在意,計算著她需要怎樣的角度才可以逮到 Jackson。她跪到滑溜的冰上。

 

那些滑冰的人看到 Shaw 用極快的速度滑過來時都紛紛跌跌撞撞讓道。Jackson 出現在她前方幾呎的地方。抓住機會,她迅速掏出她的槍,乾脆俐落地射中他的膝蓋。看他跌撞在雪上,臉先著地,痛苦地吼叫著,她真是爽呆了。

 

〝幹得好,〞TM 欣賞地說。〝很可惜這附近監視器角度很差;我原本很想把這個給 Root 看。〞

〝她可能會開玩笑說想要我跟她一起滑上床之類的,〞Shaw 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咕噥著。

 

〝妳在跟誰說話?〞Jasckson 在哀號間問。

 

Shaw 冷酷地低頭盯著他,忽視他的問題。〝你別再傷害你老婆或者讓我在這種冷到要死的天氣裡追著你跑。聖誕快樂,你這下流的禽獸。〞

 

〝我可以…〞

〝不可以,〞Shaw 惱怒地拒絕。〝妳絕對不可以跟她說我說那句話。〞

〝NYPD,別動!〞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吼著。

〝不用跟我說,Lioel。很確定我已經冷到不能動了,〞Shaw 冷靜地回應。

〝哈哈,很風趣,〞Fusco 氣惱地說著。〝無論如何,我從這裡接手。謝啦。〞

〝下次再見,〞Shaw 邊說邊走開。

〝唷,麻辣女王!〞

Shaw 轉頭。

〝幫我問候巧克力泡芙,好嗎?〞

〝會的,Lionel,〞Shaw 說。她知道,當他很不幸地看到她的假屍體躺在太平間的平板上時,也深深被 Root 差點死掉這件事影響著。那景象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而他在知道 Root 事實上沒死時整個放鬆下來。〝祝你跟 Lee 假期愉快〞

 

Shaw 重重嘆口氣然後開始疲累且舉步維艱地回家。既然她不再跑步,她可以感到寒氣滲入她根本沒用的呢絨外套跟毛衣,鑽進她骨子裡。她對這陰鬱且灰濛濛的天氣低吼著,雪花開始快速落下。

 

操他的冬天

 

Shaw 決定她一回到安全屋時要馬上洗個又長、又熱的泡泡浴來幫她冰冷的手指跟腳指暖和起來順便舒緩她又痛又髒的身體。

 

她惡劣的情緒在她終於踏進極度溫暖的安全屋並看見 Root 時消失殆盡。她在窗邊的位置上靠著淡紫跟灰色交雜的墊子睡著,Bear 靠在她腳邊;她的氣息讓窗戶起霧。她一部分的海軍藍編織衫從羊毛毯下露出來,襯出她慘白的臉還有她眼下的陰影。

 

她看起來美麗又寧靜卻孤獨又疲累,像是羽翼碎裂的墮落天使,Shaw 想著。

 

她脫去靴子時 Bear 朝她蹦蹦跳跳跑來。〝嘿 大個子,〞Shaw 說,拍拍他的側腹。〝謝謝你再次幫我照顧她。我需要你再幫我看著她幾分鐘,好嗎?〞

Bear 開心地吠了一聲並慢跑回到 Root 那。

 

Shaw 突然只想依偎著她。她放棄泡泡浴的想法改成10分鐘的熱騰騰淋浴,讓她感到整個煥然一新。

 

Shaw 再次進到客廳,用毛巾擦乾她的頭髮時 Root 對她笑著。

〝嘿 小甜心,〞她柔柔地說。

〝嘿,〞Shaw 回答。〝妳醒了。感覺怎樣?〞

Root 給 Shaw 一個虛弱、抱歉的笑容。

〝抱歉。我猜那是個蠢問題。〞

〝才不是。妳的關心我很感動,Sam,〞Root 誠摯地呢喃著。

 

Root 的眼睛綻放出深深的愛意,Shaw 發現自己溶化其中。她將 Root 的臉捧在手裡吻她,逼她閉上眼。

 

當她們分開,她貼著她的唇低語,〝動都別動。我去幫我們弄些熱巧克力。〞

 

Shaw 在廚房忙著弄那兩個大的紅色馬克杯跟巧克力粉。她可以聽當 Root 輕聲跟 TM 說話,很可能在討論 Shaw 最近的號碼。不相信 TM 會保留任務中讓人尷尬的細節,Shaw 抓著她們的飲料,趕緊回到 Root 那。

 

〝謝了,〞Root 說,接過遞過來的馬克杯。她啜了一口,生奶油沾到她鼻子跟嘴角上時她臉皺了起來。她把馬克杯放到窗檯上然後試著要擦掉生奶油,但 Shaw 制止她的手。

 

她把她自己的馬克杯放到 Root 的旁邊,然後輕拭她的鼻尖。Shaw 傾過身去再次吻 Root,把她嘴上的生奶油舔掉。Root 用滿意的呻吟聲做為回應。

 

Shaw 拉開 Root 的毯子然後滑到她腿間。當她的背緊貼著 Root 的胸時,她把毯子拉回來蓋著她們。
〝我沒弄痛妳吧,有嗎?〞Shaw 問

〝一點也沒有。〞Root 把她拉近一點並且用她雙臂環住 Shaw 的腹部。

 

她們在舒適的寧靜裡一起坐了一會兒,喝著她們的熱巧克力,看著雪在飄。

 

〝這樣真的很好,〞Root 對著 Shaw 的耳朵用氣音說。

Shaw 哼了一聲表示同意然後舒服地靠 Root 更近一點,將她的頭靠在 Root 肩膀上並將她們的手指交纏在一起。在 Root 懷抱裡她覺得舒服又安全 - 太舒服太安全了導致她慢慢地屈服於睡意。

 

〝我剛才意識到,〞Root 軟軟地說,〝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過節。〞

Shaw 想到這件事時眼睛突然睜開。這是事實:兩年前,小撒上線,逼迫小隊分開好幾個月並接受新的身份。然後,去年,她被敵方抓住。Root 在 Reese 跟Finch 放棄後孤軍走遍全國找她。而幾個月前,Root 差點….

 

〝我真的很高興我們找到彼此 Sameen,〞Root 說完,打斷 Shaw 的沉思。

〝對啊,〞她說,緊握 Root 的手。〝我也是。〞

 

Shaw 想到 Root 極大部分的人生都是孤單一人,很可能沒慶祝過聖誕 - 更不用說過生日 - 從她還是個孩子開始。想到 Root 感到孤寂,沒有固定的身份在骯髒的旅社間流離,讓 Shaw 有股無名火。在 Root 中槍前她們最後交談的其中一句話不斷繚繞在她腦海裡:事實上 Sameen… 我從12歲開始就一直躲躲藏藏。這也許是第一次我感到有所歸屬。

 

Shaw 突然有很強烈的慾望想讓 Root 知道她對她有多重要 - 她有多需要她。她眼神空洞地盯著城市燈光跟紛紛落下的雪,暗自發誓要給 Root 可以想到的最棒的聖誕節。


评论
热度(72)
  1. Faith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暖甜
  2. 沧海轻舟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