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授权翻译][肖根]Close Quarters

Esistmiregal:

 原作者:mother_finch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41259


授权: @真月镜威  帅妹(应本人强烈要求)要了所有的芬妈傻白甜全集,于是我从她那里抱了一篇自己喜欢的来翻


简介:虽然大锤嘴上说不喜欢拥抱,但睡觉时会下意识抱住根的一篇傻。白。甜。。。。


芬妈的过于傻白甜所以略ooc有时候会。


前阵有点忙,终于想起来这篇欠债了。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AO3作者们的形容词真是风格迥异,上个作者是爱用原子裂变啥的,芬妈简直是少女田园风———千万颗钻石装饰在深夜的衬衫上。。。我。。。这种比喻句我就意译了!!




注:跟镜威男神(应本人强烈要求)一样,我也用下划线来表示人物心理活动独白了


------------------------------------------


Close Quarters




又是漫长的一天,又是让人精疲力尽的号码,Sameen Shaw和Root终于如释重负的回到了Root的公寓。没有人开灯,而她们却都已对室内的布局捻熟于心。轻松穿过起居室,俩人快步走向了卧室,想要——不,急需一个充实的八小时睡眠。也许应该是十小时,Root对自己许诺,让身体从自己的大衣和高跟鞋中解放出来后,去到抽屉里翻出一件大号T恤。迅速脱掉身上剩余的衣物,换上T恤,可以感到它下摆轻刷在自己膝盖上缘的触感。打着呵欠,她斜倚上墙壁,一只手随意插入自己的卷发,而后等待……听着水流动的声音,看着浴室的光线从门下微小的矩形缝隙中溢出。片刻之后,水声断了,Shaw从里面走了出来。


 


浴室的灯光有些刺眼,Root微眯起双眼,看着Shaw的方向。身后的光将她的轮廓描绘成一副剪影的形状,Shaw默默踱步而出。Root控制不住已挂上嘴角的笑意,迎向前去,光裸的脚陷入地毯。Shaw被她的动作顿在门框处,等到Root更进一步倾身探来,她继续后退一步,她的人又暴露在浴室的灯光下。宽松的灰色运动长裤,配上她一贯的黑色无袖背心。一头深色的头发铺散在肩膀,脸上带着疲倦,但眼神里依然显示着警惕,似乎有火花跳动在灯光的映照下。


 


“你在做什么?”Shaw犹疑的问道。


 


“准备给你一个晚安吻”Root轻声细语的回答,脸上的笑容进一步扩大。


 


“Don't”


 


Root瞬间卸下笑容,假装恼火的撅起嘴,皱起鼻子。“Why not?”


 


Shaw望着她,片刻之后,眼神逐寸描绘着对方的脸回答“你还没刷牙。”


 


Root在胸前交叉起双臂,歪着头露出一个暗讽的笑,似乎在问:‘这是你能找到的最好理由?’Shaw只白了她一眼,便闪身走进了的黑暗之中。Root原地旋身,望着Shaw离去的背影,然后走进浴室去刷牙。她试图不让自己微笑,但是她发现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已经一个星期了,她愉快的沉吟着。整整一个星期,Shaw每天晚上都来过夜。想到这里又带来更多的喜悦,然而她必须强迫自己合上笑容才能继续刷牙。当然,没有其他人知道,甚至Shaw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但是我知道。刷完牙,她随手关上灯,走向隐藏在漆黑卧室中的床铺。绕过床尾,她在窗前停驻仰望,天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弦月,伴着无数颗闪耀星辰装饰在深沉的暮色中。


 


又一个呵欠冒出,她悄悄从右边的床畔滑入,把被单拉起一直盖到自己的下颌。她看向自己左侧,月光照亮了大半个房间,在月色中足以看清Shaw苍白的轮廓,她已经睡着了。Root轻轻的笑了,又转向窗外,蓦地感到一阵焦躁不安。她的骨头生疼,她的肌肉胀痛,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叫嚣着睡眠,但她似乎无法闭上她的眼睛。What is it? 她问自己,但却找不到答案。


 


在她身后,她听到由于Shaw移动身子而带动床垫发出的轻微响动。Shaw的呼吸沿着她的后颈摇曳,Root感到她的胃纠结在一起。Well great,她想着,内心忍不住发笑,现在,我应该不会睡……


 


她的思绪陷入停顿,因为她感觉到有手指覆上了她的臀部。继而手掌。然后一只胳膊慢慢伸展,手肘已经攀到了她的腰侧。她能感到她的肺开始燃烧,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Shaw。她的手已经完全来到了Root身子的另一边,握拳攥起一小部分她的T恤。Root许久之后终于让自己缓慢呼出一口气,仿佛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被可卡/因刺激着。再一次,她听到床垫在响动,Shaw的上臂已经靠紧了Root的小腹然后把她自己拉的更近。Root不由得睁大眼睛,她忘了如何思考,如何眨眼,如何呼吸。她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已经短路,她此刻躺在那里就像一块坚硬的岩石。


 


Shaw迅速又把身体压上了Root的后背,一声轻微的鼾声溢出了她的嘴唇。但那听起来就像地震般在Root耳边炸响——到底距离她有多近。Root张开嘴,试图说出一个词,但她似乎忘记了英语。忘记了语言,忘记了一切,除了Shaw。Shaw的气息,Shaw的触感,这是她此刻唯一知道的事情。


 


Root可以察觉Shaw的前额抵住了她的后颈,冰凉的鼻尖压入了她的颈窝。她的呼吸逐渐稳定,温暖的气息席卷了Root每一片肩胛。Shaw轻碾她的脸,紧紧的压着Root。随着Shaw的手臂将她收紧,Root只觉得自己的肺在拼命收缩,所有空气都在拼命外逃。像一条蟒蛇捕食着它的猎物,Root的每一块肌肉都因缺氧而尖叫,在Shaw如此收紧的臂弯中她几乎不能呼吸。然而,她却根本不敢动——她不想Shaw放手。几分钟后,她才逐渐恢复呼吸,身体开始放松。她阖上双眼,Shaw另一只手从她的后背开始向上滑去,最后静止在Root肩膀与床垫的缝隙间。它困在了Root的一缕棕发中,拽,Root默默的弯起手臂,手指灵活的探入纠缠的卷发。


 


她的手指刚轻擦上shaw的,就像触动了捕鼠器上的线圈,Shaw的手一触即发般便缠上了Root的手指,而Root此刻感到自己的心跳就像一把开动着的电钻,唯寄希望于Shaw可以听不到它。希望不要惊动Shaw。Root能感到它正在穿透自己的身体,心脏悸动的如此强烈似乎可以牵动着全身。尽管如此,她扔努力的克制着,害怕最轻微的动作会导致Shaw的离开。她微笑的看着Shaw疲倦的手指慢慢缠绕住自己的,不让她的手可以逃出。


 


神经过度紧张之后,她感到疲劳席卷而来,她举棋不定的想法最终慢慢归于到宁静的嗡鸣中。


 


--------------------------------------


第二天清晨,Root先而转醒,初生的太阳射出的光线,终于越过窗台晃进了她的眼睛。她昏沉的揭开眼睑,眨了几下直至适应。伸懒腰,下意识地想抬手。等一下……她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动,瞬间,每一个细节都回溯到了脑海中。随着记忆的复苏,她的心跳开始加速,看向自己的身侧,露出微笑。她的手依然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她依然躺在那里,愉悦的心情让她忍不住想移动身体。只是享受着这一刻的延续,她告诉自己,因为知道Shaw迟早会醒来。但是能再久一些么?


 


她一惊,Root发现手中的手指在轻微抽动,但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慢慢的,Shaw也苏醒过来。Root感到Shaw转了一下脖颈,她的前额离开了Root的背脊,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她的左肩转动,然后她的手指松开了Root的T恤。原来停驻的地方因为Shaw手的缺席突然给Root带来一丝不适的冷意。听到一个呵欠声,而后她的手贴身划过Root的腰际,回到了自己身侧。


 


一时之间,她所有小动作都突然停顿了,接着Shaw的呼吸也止住了,不在吹拂着Root的皮肤。


 


“Morning,Sweetie”Root问候道,试图让声音稳定在她控制不住的灿烂笑容中。“睡得好吗?”


 


Shaw翻转身体,手迅速离开Root的身侧,Root能感觉到她的离去。她朝着反方向翻身,但却握紧住Shaw和她还缠在一起的手。变换成仰卧在床上姿势后,继而用深情的目光看向Shaw。


 


Shaw此刻的表情看不出情绪,只是脸上挂着一丝为难,但Root可以探出她的眼中有几分震惊。Shaw眨了眨眼,看向她们的手,然后目光回到Root。愤怒,她立刻抽回自己的那只。把脸扭回看着天花板,热量涌上了她的脸颊。Root又转了一下,用她的左手撑着头,侧起身看着Shaw。


 


Shaw的头没有动,用余光扫了一下Root。看到Shaw的模样,Root脸上忍不住泛起一个自鸣得意的笑容。


 


“Everythingalright, Sam?”她问,声音中带着些过分的满意和少许的好奇。她轻微伸出自己的手,让她的手指沿着Shaw的小臂滑动。Shaw瞪向Root,给了她一个冷笑继而坐了起来。活动她的肩膀,让肌肉苏醒过来,然后朝着衣柜走去,Root张开嘴正想继续说点什么时被电话铃声打断。


 


看着来电显示,她迅速展露一个微笑然后答道。“Detective。”


 


“Nutella”(1)


 


“需要什么帮忙?”


 


“是的,你和Shaw都在哪里?我们在车站,需要你们的支援。”


 


“Sorry, Lionel”Root用一个同情的语气告诉他,并配合地噘着嘴。她的眼睛瞟向Shaw,上下打量着。“我们可能会晚点。我们还抱在一起,你懂得,女孩儿们的那些事。”闻言,Shaw的头立刻扭向了Root,眼中燃烧着致命的火焰,保证她会死的很难看。嘴唇抿成一道线,下巴严肃的紧绷着,双手也握成拳头,停下手中在穿衣服的动作,轻蔑地盯着Root。


 


 


“Yeah,真希望如你所愿”Lionel轻笑着回答。“说真的,她到底在哪?”


 


 


“不知道”Root边用一个熟络的语气应对着,边从床上站起来。“今天还没有见过她。”Shaw的目光一直追着Root,脸上随即上一个恼火的表情。Root只对她随意的眨了一下眼。


 


“好吧,如果你转告她,眼镜希望你们俩都能到这里。”


 


“You got it”Root答完便挂上了电话。然后注意力从电话上转移,而后目光正对上Shaw恶狠狠的凝视。她站定,冲着Shaw绽放了一个巨大的微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从Shaw身侧贴着划过,朝着浴室走去。


 


“洗澡,”说着就消失在门框后“欢迎随时加入我,你看起来需要一些特效冷却剂。”


 


对于Root充满暗示的语气,Shaw摇了摇头,翻出一个白眼然后悄然走出卧室。


 


--------------------------------


“现在是连续三天了,Sameen,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么?”Root可以感到莫大的愉悦隐藏在她吐露的语句中。刚刚处理完今天的号码,她们沿着街道步行,但Shaw拒绝看Root,她急需要有什么人在她耳边说句话,只要不是这个话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haw冷静的回复着,站停在转角处。Root站在她旁边,脸上挂着一幅意味深长的表情。Shaw后撤一步,不小心撞到经过的路人。路人抱怨几句后走开,她狠狠地瞪了Root一眼。


 


“那没什么,”Shaw咬定,然后穿过马路。


 


“我敢确定应该有什么”Root反驳道,眼睛对上Shaw的,但Shaw又一次避开了她的目光。


 


“做梦而已”Shaw心不在焉地敷衍着,然后看向Root。“我梦到了爆炸,然后那是一种本能去护住你身边的人……”她说的有些快,以至于语气听来并没有任何说服力。


 


“连续三个晚上?”Root怀疑的指出,Shaw则低下眼皮不再言语。夕阳跌落下城市的天际线,告示着一天的忙碌接近尾声,两个女人走向公寓楼。乘电梯而上,默默的走到Root公寓门前,Root把钥匙插入门锁时又忍不住偷偷地快速瞟了Shaw一眼。终于随着咔嗒一声,Root把门彻底推开。


 


整个房间沐浴在夕阳的色彩中,落日如火焰般点燃一切。


 


“Miss. Groves?”Harold的声音在耳中响起,她微微一笑。


 


“Hi, Harry.”


 


“我们有了新号码,一位火车站售票员,名叫Henry Welsh。不过他的实际身份Henry Benovard可有不少犯罪记录,所以目前还不清楚他是会陷入危险还是去制造麻烦的那个。”


 


“听起来很有趣,”Root响应着,边走入房间边脱掉自己的夹克。“地址是什么?”


 


“还没有一个确切的”Harold答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你和Ms.Shaw需要去中/央车站赶凌晨4:36的火车。我建议你们早点睡觉,它可能是一个漫长的旅行。”


 


“Got it,”她回答着他,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我稍后会打给Shaw,通知她。”


 


“我不觉得你必须打给她才能让她知道,”Harold的回应让她怔在原地。


 


“…You know…?”她的声音带着不确定和一些犹豫,眼睛四处张望,寻找Shaw的踪迹。


 


“老实说,MS.Groves,你真的认为可以瞒过我么?”他的问话中明显带入了消遣的语气。


 


“还有谁知道?”她不禁询问,担心如果整个小分队都知道后,Shaw的反应。


 


“目前,我想我是唯一的一个。”她松了口气,肩膀终于放松。


 


“4:36,中/央车站,”她和他确认,试图绕开他们之前的话题。


 


“是的,不要迟到。晚安,Ms.Groves”他挂断电话,Root把通讯器取出,随手放在厨柜的台面上,绕了进去。Shaw正坐在另一头,吞咽着一个三明治。


 


“Harold说我们明天早上需要赶火车,今晚最好早点休息。”Shaw从橱柜台面上滑下,边擦嘴边咽下口中的食物。


 


“你去睡吧,我呆在外面就好。”Root给了她一个疑惑的目光。“沙发。”她朝着起居室抻了一下头解释。Root把头歪向一边,用柔软的眼神看着她。


 


“你知道我刚才只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Shaw打断她,声音生硬得难以辨认。Root杵在原地,等着她有更多的解释,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无声的叹息,她点了点头,朝卧室走去。有轻微的刺痛在心头,她脱下衣服,然后随手关上灯,专心于独自一人的夜晚。墙的另一面,Shaw站着,听着。直到她确认Root不会再回来,继续吃完手中的三明治,然后来到沙发,疲惫的坐在上面。


 


Wonderful,她讽刺的如此认为,她的手肘撑在膝盖上,前额抵在紧握的双手上。This is just wonderful。她心不在焉地松脱脚上的靴子。我需要思考。起身,Shaw朝着屋子另一端的小浴室走去,不想打扰Root。抓起一条毛巾,她打开水龙头。水的温度逐渐升高,她上前一步,让热气放松她全身的肌肉,让水冲过她的头发顺着脊椎流下。又在自问着: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一只手穿过自己湿漉的头发,沉思,寻找一个答案。这不是在做梦,她知道,Shaw没过度的责备自己。所以你为什么那么做?什么改变了,那晚你就翻过身抱住了她?你疯了吗?她对自己轻笑着。大概吧。


 


It's nice她承认。温水冲刷着她的脸,开始感到疲惫涌向自己。一切并非我告诉她的那样。关上水龙头,用一块大毛巾包裹着自己。她站到镜子前,又一次问她自己,为什么她要那么做。她四处寻找着答案,但显然没有一个答案存在于笼罩着她的蒸汽中。长叹一声,她终于打开门,感到冷空气碰撞着她裸/露的四肢,然后她无声息的潜入回卧室。拽出几件舒服的衣服套上,湿漉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束随意的马尾。视线凝固到床上,她看到Root的后背正对着她,安静的睡着。Why do you do it ? 她坚持抵抗。望着Root,最细不可查的微笑在黑暗中出现在她脸上,最终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I don't know,她只能如此回答自己。But it's not so bad。考虑片刻后,她慢慢向前走去,滑进Root身边的被单。她的双臂环上了Root下腹,让自己靠得更近。It's comfortable,她不得不对自己坦白,意识到这是多么舒适贴合的感觉。手臂裹紧她,额头抵上她的脖颈,手绕上她的双肩——一切就像谜题的所有线索都正确归位后的豁然开朗。


 


“You’re doing it again”Root的声音带着虚伪的责备飘向了Shaw,她可以听到Root话中难以掩饰的笑意。


 


“难道你不应该是已经睡着的么……”Shaw用一个低徊的声音答道。于是Root没再多说一句话,而Shaw也闭上了她的双眼。


 


Fin


-------------------


 


(1)Nutella著名巧克力酱的品牌,国内外各大超市有售,我早餐就吃它。


 


 要过的授权基本都翻译完了,不过最近ao3上并没有扫到合心意的文,看到喜欢的会随时继续翻给大家一起分享。


谢谢大家!


(la大的善意谎言更新啦~K大的RC也更新了,然而我都不敢看!)

评论
热度(171)
  1. 佚名啊Esistmiregal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Esistmiregal 转载了此文字
  3. StephyEsistmiregal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