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chapter 1~5)

stumpfe Axt:

【翻译】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chapter 1~5)


一系列相互无关联的小甜文短篇。作者似乎还在更。


电梯间: chapter 1~5  


               chapter 6~9  


               chapter 10~13


原文: 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作者: funsizedshaw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戳我


 配对: Shaw/Root


分级 : T




摘要:


一系列相互没有关联的短篇。Some fluff, some angst.


 


Chapter 1: hold me close tonight


摘要:


Root在晚上帮Shaw对抗噩梦。


 


  Root猛然醒来,向右边扫了一眼。Shaw在床上坐着,头发垂在脸边,下巴紧绷着,她直直地盯着前方,眉毛紧皱,固执地忽略了Root。她的手攥成拳头放在被子上,即便她强迫自己深呼吸冷静下来,身体依然在颤抖着。


 


这是连续第五次她们俩在夜里被Shaw的噩梦惊醒了。她控制自己压抑的喊声已经比以前要好很多,但剧烈的颤抖还是会惊醒Root。她躺了回去,成功地控制了些呼吸。她试图继续睡,但知道那只是徒劳。针头和电极的闪回画面总在她眼睑上浮现,她用力咽下了涌上喉咙的胆汁。


 


Root看着Shaw的背影,尝试用意志力压住眼泪。她一句话也没说,就像前四夜那样。她知道Shaw把这看作软弱。并且话语对Shaw的效用很少,Shaw只会瞪着她,然后很可能就踏着重重的步子去睡沙发了。Root在内心诅咒Samaritan对她最喜爱的小炮仗做的事,她没办法看着她在夜里忍受痛苦,然后第二天醒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一阵突然的战栗传过Shaw的身体,让被子沙沙作响,令Root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缺乏睡眠对二人都有糟糕的影响,但Shaw尤其严重。她仍然没从Samaritan特工强加给她的折磨中恢复,不充足的休息只会延长恢复进程。Root看着身边矮个女人的身躯无法控制地颤抖,胸腔中的疼痛累积地越来越多。她没办法就这么看着而什么都不做。她试探性地把手伸向二人之间的空间,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并希望自己的手臂不会被掰成两段。


 


“Shaw,我现在要把手放在你的背上。”她不想打破沉默,但她清楚Shaw的创伤还在,也不想惊吓她。Shaw没有回答,Roo决定把这看做准许。她缓慢地将手放在Shaw的背上,保持不动了一小会儿,感受着她掌下Shaw身体散发出的热气。她慢慢地上下移动她的手,轻柔地抚摸着Shaw的背。


 


Root看着月光照亮了她已经如此熟悉的轮廓。她入神的看着每一缕散发,比记忆中突出的多的颧骨,后颈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延伸到背部,消失在了黑色背心里。Shaw的肌肉慢慢不再紧张,安静的呼吸声填满了黑夜的寂静。Root安静地数着她的每一次呼吸,在它们变得越来越稳定时,脸上慢慢出现了笑容,这说明Shaw终于睡着了。她放慢动作,让手指轻柔地划过Shaw的脊柱。清晨总会来的,带来又一天未知的危险,而他们必须挣扎着在战争中取胜。但今晚只有她和她美好的Sameen,她在这儿,她还活着,而Root将会慢慢品尝这个美妙的胜利。


 


Chapter 2:food fights and fun times


 


摘要:日常甜文


 


“你能去混合食材吗,sweetie?我有点累。”Root噘着嘴说,尽自己所能给了Shaw一个小狗一般可怜的眼神。


 


“胡扯。你只是想看我的肌肉线条。”Shaw得意地笑着,但还是走到案板前,把搅拌盆从Root手里拿了过来。


 


Root回了一个微笑,走到了一边。周日早上的薄煎饼听起来十分家居,但两人都没有抱怨。Shaw把巧克力混进面糊中时Root可以一直盯着她美妙的肌肉线条看,而Shaw只要有食物就很开心。


 


当然,Roo总是过不了几分钟就会用某些方式激怒Shaw。她漫不经心地走到了另一边储存食材的地方,一边假装在清理东西,一边把手探到一袋面粉里,抓了一大把。她慢慢走向Shaw,然后迅速地把满手的面粉扔向她,让小炮仗浑身覆盖了一层白色。


 


“Root.”Shaw满身都是面粉,看起来滑稽极了。


 


“只是找点乐子嘛,Sameen。顺便提一句,你看起来真可爱。像个小雪人。”


 


“我要用盆砸你了。”


 


“如果你想这么干的话,你早就动手了。”Root得意地笑着,转身回到桌前开始真的清理起东西来。


 


/啪嗒!/


 


有什么湿湿的东西从她的脖子后面淌了下来,Root迅速转身面对Shaw,然后——


 


/啪嗒!/


 


她的脸上全是Shaw扔的第二个鸡蛋。她不敢相信地张大嘴,睁开一只眼试图在把自己弄得更混乱之前把脸弄干净。


 


Shaw放弃了假装严肃的打算,开始公然嘲笑Root,“你真的以为我打一场食物战争会没有准备吗?”


 


Root拿起一条毛巾擦干净自己的脸和脖子,“你会后悔的,sweetie."她迅速抓起那包面粉把剩下的全倒向Shaw。


 


Shaw敏捷地跳出面粉袋的路径,成功地躲过了大部分面粉。Root趁她分神的时候抓起剩下的鸡蛋藏到了沙发后面。Shaw去冰箱拿出了第二箱鸡蛋,得意地笑着。


 


“来吧,战争开始了。”


——————————————————


一个小时后,Root躲在沙发后,已经用完了手头的鸡蛋。厨房混乱无比,全是面粉,糖,和碎掉的鸡蛋。Shaw漫不经心地靠着桌子,好像全身没被多种烘烤原料覆盖似的。“快出来,Root,我不想往沙发上扔鸡蛋。”


 


“你只会用更多鸡蛋砸我。“


 


“是你先挑事儿拿吃的砸我的,白痴。”“Shaw说,强忍着不嘲笑Root的哀鸣。


 


Root从沙发背后往外窥视,她的头发从各个方向竖着,身上的鸡蛋比Shaw还要多。


 


/啪嗒!/


 


“Sameeeeen!” 


 


Shaw狂笑了起来,“那是最后一个鸡蛋,我保证。快出来吧。”


 


Root从沙发背后站起来,试着让自己尽可能看起来体面一些。


 


Shaw仍然在笑,“那么,你从和一个训练有素的政府特工进行食物大作战里学到了什么吗?“


 


Root得意地笑了。“如果我把她弄得足够脏,她就会和我一起洗澡?”


 


Shaw翻了个白眼走向浴室,一边走一边脱衣服。“好吧。但是你得在我吃完煎饼之后打扫卫生。”


 


“你说什么都好,sweetie."Root的声音在目光扫过Shaw线条完美的身躯时低了一个八度。她吞咽了一下,迅速跟着Shaw进了浴室。她不需要煎饼,有比它好的多的多的多的东西可以吃呢。


———————————————————


 


Chapter3: lean on me


 


摘要:


Root在车中靠在Shaw身上睡着了。Shaw也允许她这么做了。


 


车正驶向市里,远离了过去一个月Root和Shaw藏身的安全屋。Shaw在清晨被显然一晚没睡的Root叫醒。Fusco和Reese在车里,他们在屋外等着,Root在她们坐到后座时递给了她一杯咖啡。


 


Shaw把头靠到椅背上看着窗外,忽然感到自己的头顶被撞了一下。Root英勇地试图不让自己睡着,但她依然不断在点头。Shaw转身看向她。


 


“Root."


 


“抱歉,Sameen,我有一阵儿没睡了,咖啡也不起作用。”


 


Shaw叹了口气。她本想告诉Root让她把脑袋靠到窗玻璃上,但鉴于车不断的颠簸,那大概不是很舒服。


 


“好吧,”她咕哝着,试着不让Reese和Fusco听到她。“那就靠着我的肩睡。”


 


Root试着挤出一个微笑,但是被哈欠打断了。她猛地瘫下去,试探性地把头放在Shaw的肩膀上。Shaw继续看向窗外的树林,尽力忽略离自己距离如此之近的Root.


 


过了一小会儿,她开始对黑客不断动来动去感到恼火。


 


“Root.”


 


“Um,这个高度差有一点不舒服,Sameen."


 


Root的声音里有一点小小的哀鸣,噘着嘴看向她。Shaw的眼睛眯了起来。她坐直了一些,再次把头靠向椅背,这次离Root近了些。然后她把身体调整到一个舒适的角度,把头靠在Root的肩膀上。


 


“这样足够高了吗?”


 


她感到了自己头顶的重量,一个小小的微笑掠过了Shaw的脸。Root的头发垂在她的脸上,她能闻到已经习惯了的熟悉味道。这个位置出奇地舒适,而且还有很长的路程在前方等着她们。Shaw把杯子举到嘴边,啜饮了一口咖啡,然后闭上眼睛,让睡意笼罩了自己。


 


Chapter 4:culinary goddess


 


摘要:Root和Shaw一起做饭


日常甜及一些Root 的思考


 


“Hey!我本来要吃那个的!”Root在Shaw抢走她手上的苹果后抗议道。


 


“不行,你要吃点真正的食物。“


 


“我看不出来这怎么不是真正的食物了,Sameen?”


 


“你能…跟我来就好。”Shaw恼怒地摇了摇头,拽着Root出了地铁。


 


“我们要去哪儿?”


 


“商店。然后回去。我们一起做晚饭。“


 


“做饭?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呃…明天是波斯新年。而且我很想吃我母亲以前喜欢做的菜。”


 


“你想让我加入你?”


 


Shaw无意识地瞄了Root一眼,她的脸毫无疑问地被点亮了,就像每次Shaw要求她陪伴她时那样。她回了Root一个小小的微笑,继续向前走。


 


“嗯,我会需要用到助理厨师的,不是吗?”


——————————————————


一个小时后,她们站在Shaw的厨房中央。正在缓慢下落的夕阳把周围变成了美丽的橘黄色,Root一边切菜一边哼着歌。


 


Shaw站在她身后搅着一大锅炖汤。她简短地闭了下眼,闻着香气,对着熟悉的感觉微笑着。


 


“蔬菜切好了吗?我马上就要用了,Root。”


 


“好的,主厨。”Root转身露出招牌式的微笑,慢慢地把蔬菜放到汤里。她闻到空气里漂浮的美味香气时满足地微微叹息了一声。


 


“Shaw,这闻起来棒极了。“


 


Shaw咧嘴笑了,“比苹果要好?"


 


"绝对比苹果要好。“


——————————————————


在Shaw的指导下,两人很快把晚饭做好了。Root看着Shaw把饭菜端上桌的动作就像她做其他事情一样高效而精准,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


 


Root从来对食物不怎么上心。她可以欣赏精致的菜肴,但通常过于专注将要干的事而懒得细细品尝。食物仅仅是为了维持生计,特别是当机器给她一堆工作,必须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时。但Shaw享受食物,包括它们的每一个残渣。但她有意无意地培养了Root对食物的喜爱。


 


在她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Root想着其他由于Shaw而喜欢上的事情。和Bear一起玩,老套的动作电影,和Gen一起玩电子游戏,拳击。Shaw,和她对食物的喜爱,傻得可爱的俏皮话,还有粗暴的棒极了的性爱,一同进入她的生活,把她自己变成了Root的锚。她仍然在执行漫长的任务,不断换着身份,因为她模拟界面的身份没有变。但Shaw确保了她不会漂泊太久。她确保了Root不会迷失自我。但Root从来不是个喜欢“正常”生活的人。她决定如果这就是她的”正常生活“,那么就再完美不过了。


 


Chapter 5:two can play at this game


 


摘要: Shaw反守为攻。


 


“你昏倒了…还是直接倒在我怀里。你知道,如果你想引起我的注意的话,你不用那么走极端的。“


 


她预计的反应是一个白眼,就像Root在Shaw身边时Shaw通常的反应那样,或者抱怨着起身离开床。她没有料到的是,Shaw得意地笑了一下,动了动眉毛。


 


“极端?相信我,Root,远不止这些呢。”


 


她的嘴唇在说Root名字的尾音“t"时嘴角弯曲了一下,让Root的心跳忽然微微加速了一点。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床边的椅子上几不可察地动了一下。


 


“Um,你感觉还好吗,Sameen?”


 


“我挺好的。除了我腰侧那个疼的像婊子一样的刀伤。抱歉把血抹的你衬衫到处都是,”她停顿了一下,歪着头仿佛在思考。“那衬衫不错。在你身上很好看。当然,如果我在你身上我也会好看到高潮的。”(“Itwas a nice shirt. Looked very becoming on you. Of course, if I were on you I’d be coming too.”//快来个大大教我怎么翻黄腔,笑哭脸//)


 


Root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下巴几乎要掉了。Shaw必须咬住嘴唇才能忍住不笑出声。Shaw觉得既然任务完成了,身侧还受了伤,她最好还是休息。但她并不很想睡觉,坐在床上也挺无聊的。好吧,其实和Root调情,观察对方狼狈的反应从来都不会无趣。


 


“猫把你舌头吃了吗,Root?"


 


Root一口气没喘上来。


 


“你应该…uh…你应该吃点东西,Sameen。“


 


Shaw得意地笑了。这简直太简单了。


 


“现在我只想吃一种东西,Root。”


 


Root发誓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Shaw扬起了眉毛,微微点头示意她过来。Root倾身向前时,Shaw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一路拖了过来,用力把她们的唇贴在了一起。Shaw在Root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时嘴角翘了起来。她停止了这个吻,身体微微向后调整了一下,冲着Root露齿而笑。


 


“那么,你想看看我的’更加走极端‘是什么样的吗?”



评论
热度(238)
  1. 沧海轻舟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