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轻舟

肖根文的搬运工 偶尔翻译

书信两则(一)

No.20160418:





说明:听Beautiful in White的一个脑洞。


 


 


亲爱的Shaw,


 


    你一定非常惊讶我为何会写信给你,我想,不仅因为书信这样的通讯工具已然极其落后,更因为“我写信给你”这件事本身,就非常不可思议。


 


    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打开这封信,尽管在此之前,你可能会把它丢进垃圾桶,把沾染上我的气味的信纸揉成一团,甚至踩上两脚。大概你会在短暂的纠结之后捡起它,拿手抹平那些褶皱,一字一字地看完它。因为事实上,你是个甜心。


 


    所以,假如我的猜想没错,非常幸运的,我们走到了这里。我终于能向你问候一句,见字如面。无论你承不承认,这是一封情书,关于我为何会爱上你,也关于我为何要向你求婚。


 


    你一定还记得我们的初次见面,也就是在上个月Harry和Grace的婚礼上,我让你出糗那次。不过在说这之前,还有很多事我需要你了解。


 


    我有一份特殊的职业,居无定所,也正是鉴于这个原因,我没能在那之后再和你见上一面,不过,一切顺利的话,以后我们会有个家——当然是指你的房子。我喜欢吃苹果派,我也知道,在烹饪食物方面,你很拿手,在这一点上,我们简直天生一对。


 


    我和Harry(也就是你们口中的Harold)的关系,有些特别,因此,收到Harry请柬那一刻,我就决定挤出时间精心打扮来参加这场看上去很无聊的婚礼。不过,Harry并不是我的前男友,同样地,也不要马上认为我是Grace的前女友,在你之前,真要算的话,我并没有爱上过别人。你瞧,这可是你听过最甜的情话了,我只喜欢你。


 


    现在,我很感谢这场婚礼,事实上它并不无聊——因为我遇见了你。我第一次单方面知道你,是在查宾客名单的时候瞥见了你的资料。你长得很漂亮,Shaw,粗略地浏览了你的资料之后,我就确信,我们在某些方面会很合得来,我也确实把你的名字放在了某个神秘名单的第一位(你不要吃醋,这个名单里的其他人,都比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在看见你真人的第一眼,这份名单就不重要了。你当时倚着门忸怩地拽着你那身白色的伴娘裙,嘴唇微微张开,两撇刘海耷拉到肩上,锁骨微微出汗,甚至没有注意到我的靠近。但是,该死的,你、性、感、极、了。一个强烈的预感立刻涌上来——我们会白头偕老。你不要觉得好笑,这不是什么泡妞手段,我曾预感过的事,多数都发生了。是的,我们会白头偕老,不管你信不信。


 


    接下里的事你也知道了,我走过来和你搭讪,亲爱的,你的表现实在是乏善可陈。不过我知道了这个非常有用的信息——和你一起走红毯的伴郎是John。John可不适合你,挽着你的手的人应该是我。但Harry自然是不会答应我这个不合理的请求,因此我不得不让John在新婚套房里好好地睡了一天,可他似乎也很享受,何乐而不为呢?


 


    婚礼上,在你半信半疑,皱着眉伸手过来挽我时,你不会察觉到我体内急剧上升的肾上腺素水平。不过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之间有一种生理性的契合。这一种契合使我们互相吸引,也让你可爱的小脑瓜里浮现出一些陌生的情绪,你不要困惑,我会帮你消解这些。


 


    本以为我会紧张兴奋地挽着你走完全程,可没想到,你滚烫的手臂贴着我时,我竟然觉得安全。近二十年来,这是第一次。我想有一天,你还能这样挽着我,穿着婚纱(老天,这会儿想到你穿婚纱的样子,我就快要高潮了)。那是我第一次有这个念头,我想向你求婚。


 


    可惜很快的,你就发现了一切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你的白眼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最没有恶意的。我想或许你是在向我传递爱的讯号,何况你我都知道,一起走红毯是一件赏心悦目而并不难堪的事。


 


    同样,跳舞也是如此,虽然一开始你不同意。拒绝我时咬牙切齿说No的你像极了一头炸毛的小狮子。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跳舞了。我不该让你领舞,但我怀疑你是故意踩了我几脚。不过这些我都不介意,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练习。


 


    很抱歉,亲爱的,我很啰嗦,因为我实在不是写情书的高手(不过我很擅长说情话,想必你也深有体会)。因此,接下来让我简短地为你回忆一遍之后的事。


 


    我接到了捧花,这似乎预示了什么。与此同时,你接住了险些摔倒的我,这个举动对我的意义更加非同寻常。你也不用再辩解那是条件反射,我真是爱死了傲娇的你。紧紧相贴的你和我,还有捧花,这真是一个再适合不过的求婚场合了。很遗憾,这一刻因为失神,我错过了求婚的好时机。当时我想,也许我可以等到欲望消退,疲惫来袭的半夜,在你耳鬓说出这句话——我本以为我们会有一个火热缠绵的夜晚。


 


    阴差阳错的,那晚我没能带走你。在此之后,我对你的思念却片刻不肯停息。在疲惫的半夜(因为工作原因,别想太多),它们像海草一样缠紧我的全身,我甚至做了许多让自己发笑的梦,有机会我可以和你分享。同时,我有在大洋彼岸默默地看着你(不是每天的晚安短信),你也是一样的。毕竟从那以后,你没有再在任何人家里过夜。


 


    总之,当手头这件棘手的事快要结束时,Zoe给我发邮件,打趣地让我快结婚退休。我也意识到,该让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了。


 


    你也知道我们接下来的关系会走到哪里。在此之前,也许你想要磨合一下,亲爱的,如果你有这个打算,20号晚上7:00我会在时代广场的旋转餐厅等你。到时候,我们可以谈谈接下来的安排,或许再能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你大概会笑我的笃定,不过没关系,我有很大把握。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一直缠着你。


 


    好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穿婚纱的样子。你不知道那会有多美。


 


    那就这样,20号,不见不散。


                                                   


                                                                                                                       爱你的


                                                                                                                         Root



评论
热度(62)
  1. 忠犬肖家的狐狸根No.20160418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No.20160418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No.20160418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