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宣】 追光

LLLLLionnn:


又来到萧山演出,吴宣仪在台侧候场,她抬头看这个地方,从成团离开后自己再也没回到过这来。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很久了。两年?三年?好像更久更久了吧?

“吴老师,吴老师?上台了。”后台场务小声在她背后催促着。她不禁抿着嘴笑了笑,菁菁你看啊,别人都叫我吴老师了呢。傅菁,两个字,在舌尖转了个圈。她笑的更开,缓缓走上舞台。


“你今天晚上到底去不去?”一罐可乐递在傅菁面前。
她抬头看着小陈总,接过可乐也没着急喝,用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又把交叠的腿掉了个个,瘫在柔软的沙发里。“我不去了吧?”她嗓子哑的厉害,吐字却是清晰。
“行啊,你不去就走吧,我这忙得很,没功夫招待你这个…”陈意涵顿了顿,一脸玩味看着她说“前老丈人?”
“又胡说八道是吧?要不是当时闹成那样,我又怎么会…”没等她说完,小陈总已经拿起内线电话“喂,总裁办?派个人过来送一下傅小姐。”
“别啊!”本来瘫在沙发上的人突然跳起,一把按住电话挂断“我去!我去!”
“看见你了然后怎么办?”
“绝对不再跑了。”
“有记者拍照怎么办?”
“再也不砸相机了。”
“粉丝要合照怎么办?”
“照吧,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爸爸!爸爸!你看见我了吗爸爸!”
“看见了你不要再喊了,别人都看着你呢。我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爸爸!你看!”超超越越从助理手里接过袋子递给她,“你当时没拿走,我怕她看着难受,给你藏起来了,我就知道有一天你得用。”
傅菁接过袋子,随手在里面掏了掏,拿出来一件有点洗褪色的黄色T恤。
当指尖接触到那件衣服以后,回忆突然袭来,旧T恤好像成了开启尘封回忆的一把钥匙,凉凉的,让人全身发麻。
“我们下次一起穿粉色啊!”


吴宣仪站在台上,一贯标准的微笑突然僵在了脸上,举起准备跟粉丝比半个心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
那是,傅菁?虽然她带着帽子口罩,但是那个人,那双眼睛她不会认错的!她外套里穿的,是那件衣服?她眨眨眼睛,那个人还在那站着,不是幻觉,不是梦,不是癔症,很好,很好。
好像就在一瞬间,她又恢复原本那个样子,标准微笑,标准wink,标准跟粉丝比着半颗心。
她又转头看向傅菁的位置,发现傅菁并没有看向自己,反而抬着头看着场地的顶篷。她别在耳后的头发变成了黑色,好像剪短了点,人也又瘦了些。几年不见,怎么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少年气好像被磨没了一样,成熟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傅菁一抬头,对上了吴宣仪的眼睛。精致的眼妆,眼角贴着细小的钻,跟以前一摸一样。她暗自感叹,怎么能有人能留下时间呢?她总觉得吴宣仪的眼睛总往自己衣服里看,拢了拢外套想遮住里面的T恤,早知道就不让超超越越找这件衣服了,真是丢脸。
随着吴宣仪的长久注视,身边的粉丝们开始喊她的名字。只见台上的人突然转过身来冲着傅菁的方向实打实的比了个心,换来的当然是一阵掀过房顶的呐喊。傅菁眉眼弯了弯,慢慢靠在椅子背上闭上眼睛,这么久过去了,你还是那个你啊,还是我的,信仰啊。


身边吴宣仪的粉丝们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傅菁睁开眼看着在舞台上的她,充满魅力的舞台啊,从那年认识她的时候,这个人就是这样,像是穿过乌云而来的太阳,也像随时能致自己死地的毒药。
她又回想到那年那天,她坐在金字塔顶端,也是这样默默的看着她。那时候她在想什么?宇宙少女给我跳舞了啊!吴宣仪在跳舞给我看啊!
揣在外套口袋的手机突然震动,划开发现是超超越越的微信“爸爸!你等我啊,我一会给你找机会,你别走,涵涵马上来了。”
心想不好,马上回复她微信,还没打几个字就看着小鸵鸟从后台走出来。
完了,今天是真的要栽了。


“大家都不知道,今天有一个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朋友也来了现场。我有很久没见过她了······”
傅菁听见超超越越这样说,要栽了的心情更肯定了。她歪着头斜睨着台上穿着紫色小裙子的杨超越,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准备起身离开。
她刚起身走到两排座椅的过道,却被另一个纤细瘦弱的身影堵住了去路。
“票很贵,回去。”
陈意涵踩着高跟鞋,刚刚跟傅菁打个平齐,一脸冷峻“你答应我了的,又想溜?”
就在这时,傅菁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她就是~我的鸵鸟爸爸!傅菁!上来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傅菁摘下口罩塞在口袋里,跟两侧的粉丝们鞠躬,挥手,一直走到舞台上。
超超越越有意将她往吴宣仪身边引,被她无视之后拉着吴宣仪就往她身边凑。今天本来就是个简单的粉丝见面会,小团体活动,舞台不大,傅菁再躲也躲不开超超越越狗皮膏药一样的纠缠,无奈的接过话筒跟大家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傅菁。很久不见。”
她向台下鞠躬,抬头发现有一双眼睛非常认真的盯着自己看,她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谁,扯起嘴角还了她一个微笑。她看见吴宣仪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继而又把笑容扩大了一些。


吴宣仪定定的看着她,笑着举起话筒“你这个抠门的,这衣服还留着啊!”
话音一落台下就炸了锅,相机咔嚓咔嚓响个不停,粉丝发现傅菁外套下面穿的分明是B班的黄色T恤。
超超越越很有眼色的把话筒递给傅菁,她愣了一下抬头对上吴宣仪的眼睛“下次我们一起穿粉色啊!”
行了,彻底炸了。
台下的粉丝们突然齐声喊着傅菁的名字,喊她唱说散就散的也有,喊她跟吴宣仪跳Trouble Maker的也有。她嘴角依旧挂着笑“我很久没跳舞了,要么就唱首歌?”


傅菁好像也不大清楚她是怎么在台上下来的,跟前几年一样面向台下鞠躬,致谢。跟台上的女孩们拥抱,只是到了那个人跟前的时候微微停顿,随后被一个熟悉的味道拥入怀里。她说
“我的小奶狮长大了呢,真好看。”

十一
“怎么样,高兴吗?”在车上,傅菁和小陈总一起坐在后座上,陈意涵抬手拉下跟驾驶室的隔板,偏头问她“想好了吗?”
傅菁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今天这个见面会是你安排的吧?”
“不是,是她啊,你们俩的事,只有她最操心了。”一提起超超越越,小陈总就打心眼高兴。她伸手向脖颈摸去,把弄那条看上去就不便宜的钻石项链。“你想自己做工作室的话,我们俩都支持,钱不是问题,就看你想不想了。”她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面对傅菁“你这三年学了不少东西吧?你要是不想继续在圈子里待了,要不要来我公司继续带新人跳舞?”
“不了吧,免得,对你们····”
“你们我们,我们不是一家人?”陈意涵打断了她的话。“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俩今天在台上还真是给CP粉发糖了。不过你怎么想的说一起穿粉色?真看开了?”
“她太优秀了,太好了。她是小太阳啊,我不行的。三年前就不行,三年后更想也别想。”傅菁挺直背,双眼看向车窗外。“我不是最好的,萤火虫发光发热,然后····嗯。“
“湖南妹子的特质是什么啊!”
她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吃的苦,耐得烦,霸得蛮。傅菁不会认输的?”

十二
周一早九点,小陈总公司的微信群炸了窝。小陈总则跟傅菁坐在公司咖啡厅视奸着这一切。
“听说傅菁要来我们公司?”
是啊怎样~
“是那个消失了好几年的101女孩吗?听说她跟陈总交情匪浅啊,我之前看到有八卦博主说她俩坐在一辆车里?!”
可她是超超越越的爸爸啊。
“楼上的你疯了吧,陈总明明跟杨超越在一起啊!你看从首饰到衣服,吃的用的哪样不一样?上次杨超越微博刚发了双鞋子,第二天小陈总就穿来公司了啊!”
陈意涵一手托着腮撑在椅子上,笑的不能自已。那双鞋是她买给杨超越的,那天晚上去剧组探班,温存之后第二天早上着急走人穿错了鞋。
“先不说这个,傅菁这是空降吗?去哪啊?总经办?总裁办?”
“重磅!傅菁不在本部工作,她负责带新人,在北京!看不到plmm了!”
小陈总把手机放下,看着傅菁“这个消息已经够传到她耳朵里了,你觉得怎么样?”
傅菁突然回魂,她以为今天要跟着陈意涵见见新公司的同事们,特意早起一个多小时化了全套的妆,结果跟儿媳?女婿?在咖啡厅呆坐了快一个小时。“我们不用去见同事们吗?”
陈意涵知道她不想回答自己刚过那个问题,从善如流是两个人最好的交流方式。“你的同事们不在这,在北京,你收拾收拾,下午就走。”
“好。”

十三
“宣仪啊,你真不打算继续跟公司签下去了?”
“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你想去拍电视剧还是电影啊?”
“我啊?我要去拍一部纪录片。”
吴宣仪跟公司的合同还有四个月就结束了,卖命十年,也准备转行去歇歇。公司自然把这四个月当四年来用,采访,代言,杂志画报,晚会,通告向雪片一样飘来,她都笑着一一接受。
再过四个月就是自由人了啊,真好。

吴宣仪也没想到她跟傅菁再次见面会这么快,一眨眼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好。”傅菁伸出手,“再见面很高兴。”
吴宣仪看着那只右手,纤长,白皙,仔细看能看到青绿色的血管,还有随着动作停顿用力的骨节。她抬头看着傅菁,抬手轻轻抱住她“好想你啊菁菁,怎么是你来?”
傅菁被她突然环抱住,抬起的右手僵住不敢动。拥抱很短,她身上是好闻的香水味,一瞬间被熟悉的味道包裹,身体里水汽突然向上钻进眼眶。“是...本来定的编舞老师临时有事,意涵让我来替她一阵。”她低着头,等眼里的水汽散去才敢看对面的人。
吴宣仪眼笑成了弯月亮,看着面前的小狮子,真是可爱的猫科动物呢。

十四
解约倒计时一天。
今天是吴宣仪解约前最后一场演出,明天开始,她就是自由人了。从练习生到在韩国出道,从回来参加101到两年期满两地活动,这一路她走了快十年,明天她将正式从老东家手里离开,拥有彻底属于自己的生活。
和成员们站在台上,一眼看见站在台下的傅菁,她带着顶灰色的棒球帽,短袖卷起来一节露出平坦紧实的小腹。吴宣仪心下默默叹气,真是个小腰精。

演出结束,舞台被镁光灯映的热极了,一再向粉丝鞠躬致谢后,吴宣仪接过工作人员递上来的水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向着台下说“谢谢我的仪圆们,谢谢大家,始终照顾我保护我支持我。还有未来,我们不说再见。爱你们哟!”再次比心鞠躬,起来后看见台下右手边果然已经没了小狮子的影子。
怎么又让她跑了!

十五
傅菁并不是又偷偷溜走了,而是被小陈总拉走的。刚刚陈意涵的助理收到消息说一会演出结束的采访或许比较棘手。几家杂志,网站拿来的稿子和上一次看到的不太一样,之前的都是针对吴宣仪合约到期,是否续约或者是自己成立工作室之类的问题,问题也很平和,走个过场而已,明天一早就会有两方发出解约的通告。而刚刚吴宣仪态度已经很明显是不再续约,而又不知道是谁发现傅菁在台下站着,陈意涵过来的时候已经看着有记者拿着相机对着傅菁一阵咔咔咔的拍,忙拉了傅菁离开。
“你能不能不那样盯着她看了?眼眨都不眨真的不会累吗?”陈总的高跟鞋踩在瓷砖上面,两人走的飞快,就连语速也被脚步带快“你从前面通道抓紧出去,我的车在2号口等着你。你上车先回公司,别上微博,想吃什么就安排人去买。”
“意涵···”被拉着衣袖走的人突然停下来,“我想去找她行吗?”
“找谁?”
“吴宣仪。”

十六
一个月前
“傅老师?吴老师找你呢,说是有两个动作跳不了,在练习室。”
助理来的时候傅菁正窝在沙发里梦猪,粉色的,可爱的小猪仔,一群一群从她脚边跑过去。她顾不得谁喊她,吧唧了两下嘴继续跟猪玩。
“傅老师~吴~宣~仪~老师等您呢。”坐在沙发另一边打游戏的超超越越用脚踹了一下傅菁,打趣的拖长音喊她。
双手一撑沙发坐起来,使劲太大还有点晕。傅菁一边抓住沙发背一边答应着“知道了这就去。”
等眩晕感好些了之后冲着超超越越挥起了祖传王八拳“是不是fong了?你喊她名字干什么?”
“不然呢?爸爸快起床,妈妈在等你跳双人舞?”杨超越耸肩“你俩真有意思,都有意思就抓紧呗,不冷不淡神神经经。自己以为瞒得好,其实全世界人都知道。放你跟她在一起,你那个眼跟长人嘴上一样!喜欢就上啊唔!”傅菁抄起沙发上的一只抱枕把杨超越整张脸都摁进沙发里。“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微博小号都告诉陈意涵,省得天天跑她微博下面放彩虹屁没人知道你是谁。”

傅菁在走廊里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今天让人发给吴宣仪的编舞视频,应该没有动作是她跳不了的啊,舞蹈难度都不大,对吴宣仪来说甚至可以算是小儿科,是自己哪弄错了吗?
敲门没人应,她推开门,吴宣仪正对着镜子练习,动作流畅踩点准确表情完美。她不是说有两个动作跳不了么?站了一会看吴宣仪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自己也觉得她跳舞没什么问题,傅菁冲着镜子里的吴宣仪指了指门,意思是自己要走了。
吴宣仪随即停下来,也关上了音乐。
“怕我?”
“怎么会呢。”
“傅菁,你抬起头来看我。”话音刚落,吴宣仪来到傅菁面前,傅菁感到压力,自从两人再次见面之后,从来没挨这么近过。
“你看着我。”
傅菁抬头,眼神集中在她下巴,她不敢多看她一眼,她怕自己忍不住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我的眼睛。”
依言,傅菁抬起垂着的眼皮往上看,先是吴宣仪的两片唇,再是鼻子,沿着鼻子往上,一双泛红的眼睛也在看着自己。
“菁菁,你真不打算跟我说什么了吗?还有一个月,我就自由了。”一眨眼,两颗泪沿着好看的眼睛划向脸颊,像两道流星一样,落在傅菁的手上。
她像被眼泪烫到一样马上开口“祝贺你,这么久终于能歇歇了,再也不用四海为家了啊。”
“就这些?”见她说着话又把头低下,吴宣仪强硬的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没有别的了?”
“没,没有。”傅菁目光躲闪,连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吴宣仪松开钳制她下巴的手,侧身擦了一把下巴上的眼泪。“你还记得我们刚成团的时候超越发的鸵鸟表情包吗?”
傅菁被她突然跳戏搞得摸不着头脑,还没等她回话,吴宣仪又说“你真是她的鸵鸟爸爸。”

十七
“你想好了?去找她可能真是万劫不复啊。你现在走,回公司,剩下的公关会处理好。”陈意涵也停下来脚步,回头看她。
“想好了,我必须得回去。”
傅菁说完,冲陈意涵摆摆手,转身往回走,三五步之后跑起来,沿着来时的路。

“你好我是XX的记者,我想问一下你这次跟公司解约,是不是因为三年前离团的傅菁?我刚刚看她有在台下看你们今天的演出。”
吴宣仪淹没在话筒里,旁边超超越越刚想替她打断问话,手却被吴宣仪按了按,识趣的没做声。
“傅菁是我们这次演出的编舞,她离团后去海外求学,不久前刚学成回来。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她非常的优秀,也很欣赏她理解舞台的眼光。作为她的朋友,我不想···”

“傅菁!是傅菁!”突然一阵骚乱,一个高瘦的身形出现在门口。她摘了帽子拿在手里,黑发散在耳朵两边,卷起来的衣服因为跑动散下来盖住了小腹,额头上也有薄汗。两个人目光交换,傅菁突然冲她歪嘴笑了笑。一步一步从门口走过来。“宣仪啊,刚有事耽误,我来晚了。”
傅菁走过来,贴心的从杨超越手里接过话筒,站在吴宣仪身边。
吴宣仪看着她愣了神,当时那个少年又回来了,仿佛一切都没变过。只是那眼神,不再犹豫,那么坚定,也那么温柔。
那是她的,小狮子啊。

十八
“下面我们颁发今年的最佳新人奖。让我们看看这次的最佳新人是谁呢?她就是!”
“傅菁!”
“她,2018年由腾讯视频出品的《创造101》成团出道,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多次坎坷,但依然坚持在舞台演出的道路上,并且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天赋,力攀高峰!有请,傅菁!”
镜头给到傅菁脸上,她笑着站起身,跟身边的同事拥抱庆祝。从座位上走下,沿着金色的台阶一步步走向舞台,经过前几排的时候她笑的更开了,有个人早就控制不住情绪站了起来,到台阶下张开手,等她拥抱,一如那年一样。
傅菁紧走了几步,把吴宣仪抱在怀里。温暖的像冬日暖阳一样的怀抱啊,真是一辈子也不想再放开了。
她好像是在吴宣仪耳朵边说了什么,吴宣仪抬头看她,又被她重新抱进怀里。
那一句耳语姿势挺奇怪的,倒更像是,亲了耳朵一下?

“我从来没想过能站上这么大的舞台。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评委老师们对我的肯定,感谢三毛大军的喜爱。”她冲着二楼挥挥手,然后定定的看着吴宣仪的方向。“我更感谢的是你,一直默默支持我,一直爱我的你。我们这些年,有过误解有过争吵,甚至走丢过。”她看到吴宣仪在哭,顿时皱了眉“喂,老宣,你不要哭啊!”
大屏幕上马上切出了吴宣仪的样子,眉眼弯弯,看上去在笑,眼泪却不断的从眼眶溢出。她抬起手跟摄像机打招呼。又听到傅菁继续在台上说着“我再也不想让你哭了,再也不想让你有压力了,再也,再也不想跟你走丢了,再也不想让你四海为家了,我现在的房子很大,自己住太难受了,我喜欢人多吃饭,你愿意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吗?”
眼泪簇簇留下,模糊了视线,但是耳朵灵敏的连她紧张的呼吸都没放过,她张了张嘴,发现哭的嗓子梗住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冲着傅菁的方向拼命点头。
台下早就沸腾,许多能入场拍摄的媒体就地开始写通稿,小陈总给助理发了条微信,让他们马上把早就编辑好的通稿发出去,微博,公众号,豆瓣,贴吧,能上的地方统统不放过,先一步控制舆论方向。现在就等着一会回家看新浪微博的承载力了。
手上一紧,杨超越白嫩的小手握住她的,睁着大眼睛跟洋娃娃似的问她“涵涵,我困了,她俩的戏码演完了,我们去吃东西嘛?吃了东西回家睡觉好不好?”

十九
“爸爸!我也想吃肉!”杨超越一筷子拦下傅菁从锅里夹住的肉,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陈意涵不给你吃肉吗?这都要抢?”傅菁瞟了一眼杨超越身边的陈总。“给你给你,在婆家吃不饱就回娘家吃!”
超超越越嚼着肉,口齿不清的问坐在对面的傅菁和吴宣仪“接下来呢?你俩准备做什么?”
吴宣仪没理她,喊来服务员又给她们加了两盘牛肉片,回头见傅菁也疑问的看着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你女儿问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还是要问你啊。”傅菁放下筷子,小心的用小拇指帮吴宣仪拨开耳朵边的头发。
“超越你还记得我跟公司解约的时候你问我去拍电视还是拍电影吗?”
“你那时候说要去拍纪录片,结果到现在也没拍啊,纪录片有什么好拍的?动物世界还是舌尖上的中国啊?”让她说的杨超越更迷糊了,这都什么事啊,有话不能直说吗?
三个人都看着吴宣仪的方向,她给傅菁夹了一筷子肉片,握住她的手,看着杨超越和陈意涵。
“我准备拍一部,人生纪录片。”

二十

当天晚上,微博果然瘫了。吴宣仪傅菁的名字后面还跟了一个红色的爆。热搜第二是一个话题,叫做#一脚踢开这柜门#,第三是傅宣CP,后面还跟着两条单人的热搜。洗了澡,吴宣仪倚在沙发上拿着iPad刷微博,傅菁在后面帮她吹头发。
“微博好看吗?”傅菁拿着吹风机,头发已经吹的半干,她还是舍不得放下。
她把iPad递给傅菁让她自己看,“还不错,没什么奇怪的东西。现在好了,傅妈和仪母再也不用滑跪了。我们去傅宣超话也不用切小号还害怕掉马了。”
“嗯也对,”傅菁点进傅宣超话,里面跟过年一样,陈年老贴也被挖出来磕,所有人都在找头。原来一直不温不火的排名一下冲到了第一。“你看啊老宣,那个世纪拥抱视频还在呢!”
她打开那条微博,微博里写着:所有的晦暗都留给过往,从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以爱之名,一起走下去。”出道快乐。
视频是101成团的那天晚上,宣布傅菁名字以后两个人拥抱的剪辑。上次看的时候转发才四五千,现在一看,转发早就过了万,评论也有八千多。以前大多数转发都是每日一磕,转载附上一句:今日份的眼泪。现在的转载都是卧槽卧槽恭喜恭喜,这也就算了,怎么还有来转锦鲤的?
傅菁抱着那条视频看了很久很久。
深夜,用星饭团关注傅菁的人手机都亮了,傅菁微博转载了一条2018年的微博,附上一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热度(421)
  1. Sahara DesertLLLLLionnn 转载了此文字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