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宣】银河录

好看,爆哭

栖枝__:

#很喜欢这两个人了。


#速成瞎搞,逻辑死




银河录


 


 


♪BGM:花碳/Cordelia-銀河録


 


[ 在宇宙的尽头,我们手牵着手。]


 


//


       吴宣仪承认这本笔记潜藏得已足够隐秘狡黠——毕竟实在无法想象厚度仅为3毫米,封页为白色正楷字体与风景图片所占据的“国家地理手册”,内里是由浅灰线条构成的干净页面——奈何傅菁对她实在是不设防,留她在书桌前丢下一句“随便看”便冲去浴室洗澡,半分遮掩也无。


       但再怎么完美伪装,欲盖弥彰地塞在书架最角落,一翻开便总归马脚毕露了。


       有点像它的主人,一与她对上视线,就慌慌张张地不懂得如何掩藏情绪,也很有几分马脚毕露的样子。


 


       吴宣仪心情复杂地看着内封上笑得傻兮兮的三毛头像和傅菁因放大了写而略显陌生的手写体,蓝色水笔及描浓的橙色轮廓线鲜明又张牙舞爪地展现存在感。


       “傅菁的银河录”。


       六个字映进吴宣仪好奇的瞳孔里。 


 


       银河录……?


       吴宣仪翻过第一页,她的动作滞住了。


 


 


//Page 0  From傅菁的银河录


       我很喜欢银河录这首歌。等有一天,要把它推荐给吴宣仪听。


       仆ら宇宙の果て,手を繋いだ。


 


 


//


       吴宣仪对傅菁是有所耳闻的,但这人在她脑海里真正具象化是在六月上旬的某个午后。


       女生宿舍到外语楼的一整条道上,只有一个人没打遮阳伞。


       黑色棒球帽下张扬金发未束,阳光漏到上面,二者相得益彰得灼人眼球,与干净素颜的侧脸,晃出清爽锐利少年气的星型耳环,以及分明流畅的腕骨线条,共同构成名为“傅菁”的整体。


 


       有个女生经过吴宣仪身侧,快步走到傅菁后头伸手戳她肩膀,吴宣仪稍稍回想了一下,金融系的陈意涵,家境不错又温文知礼的学妹,傅菁身高腿长,轻轻松松就将来人揽到身边,与她保持亲密又不相触的身体距离,顺手接过了伞柄。


       吴宣仪听见陈意涵笑问她:“傅菁学姐你在人堆里是真的好认,今天擦没擦防晒啊?”


       “啊,又忘了。”傅菁也笑起来。


       吴宣仪落在她们身后两步,陈意涵不经意侧眼瞥了一下,很快认出她,放慢了步子回过头与她打招呼:“宣仪学姐好。”


 


       吴宣仪驾轻就熟地露出一个甜美的笑来,一双盈盈的眼回望过去,上扬着轻快的尾音回道:“学妹好呀。”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跟着回过头的傅菁拿伞柄撞到了自己的头。嘹亮蝉鸣里也能听到的一声轻轻闷响。


       “噗。”她和陈意涵同时忍俊不禁,弯了嘴角。


       傅菁晃了晃脑袋飞快地舔了一下形状姣好的上唇,颇有些尴尬又小心地将视线放在吴宣仪脸上,僵硬介绍道:“你好,我是傅菁。”


       她其实还想再说些能够顺势引出更多话题的句子的,比如我很早就听说过你,比如文化节学院的舞蹈决赛加油,比如你本人比学校论坛上的照片还好看很多,面对着这样一双清亮微弯的笑眼愣是一个字没想起来。


       吴宣仪注意到她游移的眼神和发白凸起的、用力握着伞柄的指节,有点儿困惑地想,性格与外表似乎不大相配——傅菁本人与人打交道时好像带点紧张过头的可爱呢。


       所幸刚好走到分岔口,为避免陈意涵那把精巧的遮阳伞惨遭持续大力折磨,吴宣仪落落大方地回以自己姓名,与她们简单摆手道别便去往教室。


 


       就是这样匆匆的一面。


       却足以让吴宣仪窥见藏在“那个看上去很酷的冷面女生”诸类评论之下,藏在第一眼略带张扬冷意的外表之下,藏在旁人定义之下的,不一样的傅菁。


 


 


//


       第二次相遇不久之后便来临。


       吴宣仪拎了大杯奶茶,推开舞蹈室的门,看见傅菁坐在几张叠起来的瑜伽垫上休息,正拿着湿巾擦汗,伸手把头发撩到一边的动作特别爽利,白T热裤,修长白皙的小臂架在膝盖上,大大咧咧的坐姿。


       刚下过场雨,天色昏暗,大约是为了省电,她只开了离镜子最近的一排灯,一个人坐在空调风口那一隅,浑身上下干净的少年气好像要将一个晦暗角落晃出明亮的光一般。


       舞蹈背景音乐没关,傅菁随着节拍点着头,没注意到她的出现。


       吴宣仪脸上不自知地露了笑,提高声音喊道:“傅菁!”


       傅菁抬眼望过来,愣了三两秒,手忙脚乱地按掉音乐,随后更加手忙脚乱地拿过一边的棒球帽往自己头上戴。


       吴宣仪:“……”


       吴宣仪朝她走近,不知道逆着光的自己才是更亮的光源,困惑地歪一下脑袋,问傅菁:“为什么要戴帽子呀,不热吗?”


       傅菁手里反复揉捏着那张湿巾,看着地板回答:“……我今天没洗头。”


 


       吴宣仪笑倒在垫子上,边笑边感叹: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尾音挠得人心痒。


       傅菁盯着她挑染了几缕的、随主人的笑而微微颤动的、细软的棕发,手指动了动,也跟着笑。唇红齿白的,带点傻气的好看。


 


       距离于无形之间莫名地被拉近。


       吴宣仪发现傅菁一张口说话整个人气质就软下去,声音糯而甜,认真回答她问句的时候眉眼舒展,眼神坦诚,像只毫无保留对有好感的人露出柔软肚腹的猫。她今日化了妆,睫毛浓翘,棕黑眼线贴着睫根扫过,垂睫抬眸,说话时是猫的慵懒不设防,跳舞时却化成狮的霸气威压。


       ——吴宣仪觉得自己以半撒娇口吻换傅菁一场独舞真的很值。


       傅菁适合极了快节奏热舞,动作时锁骨和下颌勾出的阴影线条,干净利落甩动的金发,T恤下摆上扬不经意露出的人鱼线,力度与美感兼具的、每一个恰到好处的踩点,都使她的心跳随着音乐节拍不断加速。


       她是把该属于舞台的利剑,轻飘飘一眼就有千万人为她欢呼尖叫。


       舞曲终了,吴宣仪用力鼓掌,真心诚意地送上赞扬:“超级好看呀。真的很棒。”


       傅菁极力压制,才让自己的嘴角上扬得不那么夸张,抬起右手挠挠后脑勺,吴宣仪看见她脸红了。


 


       傅小朋友的反差真的太可爱了吧。告别的时候吴宣仪再次想,弯起眼睛对紧张兮兮攥着手机询问是否能加她微信的傅菁语调轻快地回一句,好呀。


 


 


//


       她们从偶尔碰面一起练舞做指甲到共度周末,再到傅菁动不动就往吴宣仪宿舍和教室跑。


       之后频率高到,怎么说,傅菁晚自习下课就算是捡到一片她觉得很好看的落叶,都会专门跑到吴宣仪宿舍拿给她看。


       吴宣仪的一个室友是本地人,每天下了晚课就坐公车回家,因为傅菁来得实在太勤,而且长得好看(这个是主要理由),她索性主动把自己的床位让给了傅菁。傅菁看上去很是不好意思地推诿了一番,最后还是默默地抱过来自己的公仔和毯子。


 


       熟起来之后,关于傅菁。


       吴宣仪觉得傅菁什么都好,就老爱管着她,不让她吃很多垃圾食品。——可是紫菜和奶茶能算是垃圾食品吗?!没有它们的人生还有意义吗?!她们两个因为诸如此类的幼稚问题动手动脚地打闹,有时候她妥协,有时候傅菁妥协。


       吴宣仪蛮喜欢自拍的,傅菁不大喜欢(而且拍得不好看),但还是会乖乖陪着或者等着她拍照。


       傅菁就是空长了一张对生人装凶很有效的脸,对熟人根本就是金毛任撸的小奶狮。


       小奶狮嗅觉好像敏锐过头。她们俩有一次出去逛商场,吴宣仪拿了一管口红,顺手凑过去给傅菁涂。傅菁僵在原地,吴宣仪过了好久才觉出不对,抬眼睛看她,弯弯的下垂眼里都是清澈的无辜疑惑,问,傅小猪你为什么要憋气哦。


       傅菁又憋了两秒,侧过脸深吸了一大口气,回答:“……我觉得你太香。”


       吴宣仪往自己身上嗅了嗅,觉得更疑惑了,今天她没有喷香水呀。


 


 


//


       她们的关系某一天之后有了一些微妙的不同。


 


       那一天是期末的某个周一,前一周末吴宣仪家里有点事,晚上飞机延误,一点多才赶回学校,她两天都没睡好觉,体力透支,拎着背包,脚步沉重地走进校门口。然后看见跨着自行车等在路灯下的傅菁。


       吴宣仪心情复杂,惊讶感动和担忧,勉强扬起嘴角对她笑了一笑,轻轻地说:“以后不要这么晚出门,学校里也可能有危险的。”


       傅菁表情平静,回以她一个淡淡微笑,没回话也没问别的,只说:“我来接你。上车。”


       吴宣仪的脚踝因为前一天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而微微发肿,走路隐痛,但她仍非常犹豫,校门到宿舍的距离不算近,她怕傅菁骑车载人会很累。


       傅菁腿一跨下了自行车,停好,走过来拉她手。她顺从地被牵着走,环过傅菁的腰闭上眼睛。傅菁骑得很稳,她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熟悉好闻,不像自己,倦怠又风尘仆仆的。


       走过无数次的路,这一次居然生出些荒谬又理所当然的、真实的归家感。


 


       吴宣仪回宿舍之后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傅菁还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翻课本。


       “早点休息呀。还不睡吗?”


       “这个点了,一时半会左右也睡不着。”


       傅菁朝她摇手,“过来,脚上擦点药。”


       “被你发现啦。”吴宣仪朝她不好意思地笑,她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素颜的脸看上去小小的。


       傅菁转身拿药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动作万分轻柔地给她涂上。


 


       收拾妥当后傅菁将药瓶放好,突然语气认真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吗?”


       吴宣仪低着头揉脚踝,用她自以为只有自己能察觉到的、略带生涩的撒娇口吻笑道:“没事呀。就有一点点累了,回家听了一顿唠叨。”


       吴宣仪随后感到一片阴影将自己罩住了。阴影一晃,漏出的灯光刺了一下她的眼睛。傅菁单膝跪地地在她面前蹲下来,神情严肃地看她。


       她不笑的时候脸部轮廓确切分明,狭长眉眼携了恼怒冷意望过来,吴宣仪忽然就第一次深刻意识到这幅在女生圈子里被议论颇多的皮囊严肃起来是如何带有令人无所遁形的侵略性杀伤力。


       然而傅菁对面坐的是吴宣仪。一个她本人冷下脸来永远多不过三秒、无计可施的唯一对象。


       傅菁很快敛了冰冷神色,朝左边偏一下头,再转回来的时候,琥珀般的眸子里三分被雨淋过似的柔软疼惜,三分静悄悄的无奈委屈,还有三分强迫自己不避不闪与吴宣仪对视的赧然和坚定。


       她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说:


       “我都已经在这里了,你可以不忍的。宣仪。”


 


       呼唤名字的那两秒,咬字,语调,藏着轻轻叹息的尾音,后来反复地反复地,出现在吴宣仪生命中裹挟着倦累的时刻里。 


       ——屈膝半跪在地板上、抬起眼睛看她的傅菁说,你可以不忍的。宣仪。 


       她头皮发麻,两耳轰鸣,被一种巨大的满足与悲怆所击中。满足于另一双瞳孔里那种炽热浓稠的、全心全意的守护与理解,悲怆于面对着如斯真诚的眼神话语,做了那么久的朋友,自己心里所想的居然是,这个人真的是可以相信的吗。


       “谢谢。” 吴宣仪听见自己说,她仍在笑,笑容应该是精致好看的,叫任何仪态与表情管理的老师也无法挑出一丝破绽。


 


       吴宣仪很早就已完全掌控如何笑得漂亮自然讨人喜欢,在某些隐秘时刻却时常感觉自己仍处在十六岁,第一次在商业酒会正式被父亲介绍到宾客面前的某个晚上,她穿高级定制的礼服,妆容精致得自己在镜前也茫然失措——混杂着惊艳感以外的那种失措——水晶吊灯将酒液折射出脆弱而高贵的影绰光线,而她婷婷地立在这昂贵的、醉人的光线之中,在所有人视线中央。


       眉眼发光地笑。


       与她对视的每一个人也在笑,欣赏的,审视的,艳羡的。在一片庞杂的真情假意里,吴宣仪恍然平静的心底,突然传出一个很小的委屈的声音。


       “再坚持一下吧,吴宣仪。”


       她对自己说。


 


       她又回到十六岁,变成脆弱得只能在心底给自己暗暗打气的小女孩,再坚持一下吧,吴宣仪想,笑得再久一点,再慢一点,再无懈可击一点,尤其是在傅菁面前。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尤其是在傅菁面前。


       要足够强大,足够包容,足够成熟,足够——


 


       而傅菁上前一步抱住了她。


       她抱得好用力,手臂将吴宣仪落在肩胛上的发丝压得有点疼,头发上清爽的柚子味香气铺天盖地地压过来。傅菁比她高上一点点,吴宣仪感到对方滚烫的鼻息喷在自己耳朵尖上。


       “我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谢谢。”实在太近了。傅菁的声音就响在她耳边,闷闷的,带着与她说话时惯常的软和温柔。


       “相信我吧。”


       她又说。


 


       吴宣仪要碎在这个怀抱里了。


       同这么久以来她给自己砌的心墙、铸的面具、虚张声势的笑靥、不为人知的自嘲、冷静适度的进退考量、胸膛里散发寒气的冰一起,彻底地哗啦碎掉。


 


       ——相信我吧。


 


       她朝她伸出了手。


 


 


//


       还是六月。


       晚上原本还只是落了淅沥雨滴,她们走在回寝路上,几阵忽起的风后,暴雨如同天边猛然炸响的雷声般来得猝不及防,傅菁把吴宣仪整个人拢在伞下,护着走到了距离最近的、自己的宿舍楼。


       吴宣仪原本还有点惧怕雷雨天,此刻只顾着赶傅菁去浴室和打量她这学期重新整理过的书桌了。


       她来这边次数其实很少,从很久之前开始,好像总是傅菁找她要频繁得多的。


 


       吴宣仪没什么目标,扫一眼她堆在一起放得乱七八糟的化妆品,从二层书架最左边抽出了一本薄薄的、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册子。


 


 


 


//Page 1  From傅菁的银河录


       她本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漂亮。


       而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蠢。


 


 


//Page 3  From傅菁的银河录


       要到微信了。


 


 


//Page 9  From傅菁的银河录


       是很好的朋友了。


       该知足的,傅菁。


 


 


//Page 11  From傅菁的银河录


       过界了。


       比刚相处那会儿,更不敢直视她眼睛。


 


 


//Page 14  From傅菁的银河录


       我每天反复咀嚼我们相处的细节,却不敢多记录一个字。


       万一最后的结局不那么如我意,我也好假装冷情地扫过这些只言片语,如同自己一开始便没那么用心,对不对。


 


       银河里有更多更小的、不会发光的、沉默的星星,能看到的,从来都是很少一部分。


 


 


//Page 17  From傅菁的银河录


       她真的很温柔。


       但现在的我清楚地知道,我无法真正享有这份温柔。


       她很像我从前捡回来养了一段时间的一只猫,那只猫温柔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只温柔的猫咪,而不是因为遇到我。


 


       我是,所有人之中的普通一个。


       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特殊呢。


 


 


//Page 19  From傅菁的银河录


       别逞强了,吴宣仪。


 


 


//Page 21  From傅菁的银河录


       给宣仪的新年礼物,去商场挑了很久很久,什么都很难与她相配。最后用打工攒的钱买了款香水。


       SECRET OBSESSION.


       送给她盒子的时候我特意叮嘱她明天再打开,很怕她当场开了问香水叫什么名字。


       我不敢当面说。


       希望她喜欢吧。


 


 


//Page 25  From傅菁的银河录


       ……吴宣仪居然打我。


       我总不能老黏在她身边吧。要是不暗戳戳地浪,心思不都昭然若揭了。


       不过她在意,有点开心。


 


 


//Page 28  From傅菁的银河录


       又有朋友调侃我看她的眼神了,吴宣仪什么时候回头也认真看看我吧。


 


 


//Page 30  From傅菁的银河录


       马上又要到生日了,今年有宣仪陪我一起过,开心。


       愿望是世界和平,家人都好,每天能吃到很多好吃的。嗯。


 


       还有


       和吴宣仪在一起。


       一直陪在她身边。


 


 


 


//


       吴宣仪捧着那本薄薄的册子,捂着嘴掉眼泪。头晕目眩里,她又回想起原本以为在记忆中模糊了的,傅菁的某个长久的、认真的注视。


       ——三分被雨淋过般的柔软疼惜,三分静悄悄的无奈委屈,三分强迫自己不避不闪与她对视的赧然和坚定。


       剩下一分,是极力掩藏的热烈爱意。


 


 


       良久,她拿起一支笔,在傅菁的银河录最新一页那行被划掉的字下,一笔一划、边哭边笑地写。


 


       傅菁,你的愿望实现了:


 


       和吴宣仪在一起。


  


  


-FIN

评论
热度(1856)

© 沧海轻舟 | Powered by LOFTER